秦 风 浩 荡(原创组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30 09:27:27

秦 风 浩 荡(原创组诗)

秦 力

秦人的故乡

站在嬴渠梁的战车上,远离故乡

我踌躇满志,还想叱咤风云

 

不知有多少人,憧憬着军功爵的荣耀

永远扎根在六国的土地上

三千年后长出或高或低的树、草

几千年不曾回家一次

可那树叶、草茎上的露珠

无不带着故乡的气息

 

三千年来

秦人将天水带出函谷关

秦人将天水送到欧罗巴

甚至,亚马逊的大水

也承载者故乡的精、气、神

 

故乡,如同霍松林的普通话

故乡,如同始皇帝的DNA

故乡的情填不满麦积山的石窟

故乡的土染黄了东去的渭水

在他乡,酒后言多时

我会不自觉地炫耀伯益、非子

人生低谷时,自然地想起

横扫六合,并吞八荒

于是,秦人的泪水熬成了海盐

强壮了黑红色的胳膊

 

我,常常感到

离开天水的秦人是洞庭的浮萍

是乞力马扎罗的流云

是阿尔比斯山飞鹰掉落的一根尾羽

 

只有天水,才有照亮宇宙的烈火

秦人的泥胎,只有经过你的锤炼

才会成为东去的兵、东去的马

 

梦中,我正襟危坐在烈火上,

飞过黄河,飞过秦岭

飞过世俗,飞过激情

一下子扑进故乡的怀抱

期望着学那凤凰

——涅槃

阿房宫

一位帝王的功绩在月光下流淌

阿房宫,千古沧桑展示在柱础石上

曾经的万人会场

是大秦帝国政令所出

大旗所张

 

玉米地,平坦如垠

数千年,汗水耕作形成平地

夯土台,述说着曾经的尊贵和寂寞

月弯如泣。近处的一行灯火

深藏着帝国哪么多的传说

 

遥想当年,先祖选择了渭水两岸

黄土成为巍峨的基础

营造大一统。在此孕育了诸多法令

也许为了买卖方便

遗落在直道边的

度量衡的标准物件

充满着说不清的传奇

 

沿着大都市的灯江火海

仿佛感受着征服六国的

车流戟光

那一场使明月泣弯的战役

坑杀,摧毁了他们残存的记忆

 

我开始寻觅帝国的真谛

在通向大秦的绕城高速上

我体味着赳赳老秦——百姓的生活秘密

这块玉米茂盛的秦川大地里

任何一滴血都是欲望的积聚

秦法的恩赐

 

是谁用冷兵器的智慧

开凿了通往四方的驰道

是谁扬弃了儒、墨、法、道······

找到了潜伏深处的军功爵

视同生命的秦法,使汗水流成血河

绕一周八万里甚至更远,血流成为宫殿的依托

血尽汗枯,阿房宫的泪水依然能够

濡湿睫毛

 

当年,公元前206年前后

项羽或者其他人

一把火炬抛出去

于是,阿房宫的大火映红了弯月和孤坟

几千年,不再熄灭

几十代,不再仇恨

 

28层的窗口放眼望去

喊杀声已经远去

大唐不夜城

还像那项羽的火烧红了天空

于是没有了苍天,没有了星星

也没有了弯月

 

凝眸阿房宫这段历史,我的大脑不断翻腾

弯月依依,心田凄凄

弯月渺渺,心路迢迢

······

为这不再辉煌的阿房宫

为这依然繁荣的大都市

我不由叩问那若明若暗的弯月

为什么人类创造的一切

美好话题

却总会毁于自身的武力

秦川诗

秦川有那么多空闲

拴马桩光滑如玉

成片站在澄城那儿

覆斗冢模模糊糊

一排排躺在咸阳那块

农家的黑油门红边子

关的严严实实

院子里

小女孩跳房子

在屋后的花草间还躲了一会儿

笑声却从门缝中飘出了一点儿

 

秦川有那么多光阴

麦积山坑坑凹凹

孤独地斜倚在天水那儿

大散关威风凛凛

高卧在宝鸡那块儿

佛家的宝刹高塔

迎来天南海北的人儿

禅堂上

小沙弥心无旁骛念经

眼尾余光不经意地瞅了一眼

佛祖前的功德箱

一声尘缘绕着佛香烟气

升到了梁柱那儿

 

秦川有那么多色彩

钟楼顶上的黄

汉陵腰间的青

秦岭顶上的白

楼观台身上的皂

以及西安-咸阳大都市的彩

更多的还是咸阳塬上小麦的绿

那绿浪在春风那儿

借了力量

翻滚着吞没了一条条大路

像大海吞没了小船那样

 

秦川摒弃了五颜六色

在兵马俑那儿

留下了永久的灰

孤独的诗人们

还在枯瘦的渭河那儿

放慢脚步

孕育着另一个世纪的色彩

是青?

是黄?

还是红?

 

男儿咸阳湖

你是秦人精神的聚集

你是秦川丰饶物产的显示

画家小看了你

把你画成了高楼丛中的水池

可你生来不媚

更不是为了衬托桃红柳绿

你用全身涟漪

荡涤着大都市的俗气毒素

 

咸阳因你而挺起了胸膛

始皇帝因你而拔剑东去

昔日的阿房宫

留给你心头无数奇迹

你用少年的身躯

挺住了千年的期盼

才有了关中天府——

可持续发展的甜蜜

 

你有关中男儿铁骨豪气

你敢和洞庭鄱阳争个高低

暴雪三尺

你裸胸袒背笑傲江湖

为苜蓿榴花蕴藏着未来的喜悦

 

你有秦川汉子低头的踏实

你从黄土深处大步走来

用水,用火,用心

 

你披甲戴盔,不做作

你执戟策马,不张扬

你偶尔抬头一吼

隐隐然秦之声也

于是撑起了秦川的天

肥沃了关中的地

你成了咸阳的圣经

你成了咸阳的驭手

咸阳缺少了你

就像航船没有了舵手

就像骏马没有了双目

 

你劳作一天

酣睡了

星星搬来太白山,捅了又捅

你的鼻孔

啊——嚏,惊雷似的喷嚏

翻过身

你的心儿飘过了函谷

你的声儿传出了地球

 

凤凰台是枚印章

凤凰台的天空

是都市少见的天空

高远而蓝

微风吹响铜铃

拂过我的面颊

一群一群的凤凰

团团围住古人的那枝玉笛

忽而化作朵朵白云

飘向东方和西方

只剩下凤凰台

像一枚击了边的汉印

朱红着秦汉大纛

 

手搭凉棚

眯眼眺望南方

一段隐约的秦岭

就像怀素的落款

凤凰台很红,印色很深

我好像一滴汗珠

被阳光蒸发

 

走下台来,看见一抔黄土

静静地躺在门角那儿

止步河岸,看见渭河

羞涩的流着

就像柳公权悬针的一竖

 

关天经济区更像一张白纸

凤凰台饱蘸印色

重重的摁了上去

跑上茂陵

渭河北岸,油菜花浓烈地开

蜜蜂打开了八音盒

仿佛思古幽情般迫切

我在塔柏的注目下疾跑

北击匈奴的豪情

希望只是一个传说

 

爬上高高的覆斗

黄山宫的那株槐树

悄悄躲进我的阴影

我不敢仰看卧虎博熊那样的石刻

害怕看到流出的鲜血

 

一声长叹

马血混着人血

将白沙浸润

 

泾河峡谷

沿着郑国开渠的足迹

走向西北。心中响起打夯的节律

水利富秦的概念在渠上深刻

沿途的麦浪逐渐金黄

八百里的视线

玉米苗的呼吸逐渐浓绿

 

绛山,一个响亮的地名从永寿淳化间跃然

耸立两岸的两排山丘

一眼浓绿

以及粉白的槐花

书写者大秦的辉煌

和关中的繁华

无数引流电站,共同述说着

一个好听的名字

——泾河峡谷

徒步穿行其间

泾水演绎着千年回响

关中西北

至今存在着华夏的骄傲

以及泾河石的嶙峋

每一滴泾水都激荡着

民族的绝唱

又是一年的五月

在这里,槐花又流溢出

馋人的馨香

 

槐山顶听到泾河的吟唱

清波是亘古渴望

一种对三秦儿女的祈福

如同回放了数千年前的那一幕——

疲秦?强秦?

成为激流中的转折点

千年旅途

少见了骏马嘶鸣

更替了小麦的绿浪

油菜的黄花

 

今天,我亲历关中第一峡谷

沿着开渠百姓的足迹

拜访那道大坝的豪气

又一次演绎泾河龙君

和传书的柳毅

又一次感受泾水的变化

和两岸植被的清奇

 

峡谷正在播种希望

绛山成为世纪传唱

常年守护峡谷的绿浪

继续承载者峡谷的漫长

滋润着大中华的原点

——咸阳

 

泾河峡谷

一首亘古不变的民谣

永远吟唱在你、我、他

的头脑

雨停了

雷歇了

我下楼来,走上咸阳桥

此时,没有扬尘

不见尾气

更没有行人

平常嘈杂的麻雀也难觅踪迹

淡淡的太阳披着薄纱

羞涩的瞧着

那边的一道弯虹

六合和原点

六合是什么

六合是神州

六合是八荒或九州

六合是中华或海内

六合是你我的家乡

抑或女人眉梢的泪

战士钢盔檐的尘

 

原点是什么

原点是方圆

原点是规矩或标准

原点是正负零或起点

原点是你我的涅槃

抑或长征的瑞金

受精卵初次的分裂

 

女娲的鞭梢甩出一串

泥点

悄悄然落在华山之巅

他们指点江山

他们激扬文字

他们的目光

逃出了原点

俯视在上下五千年

俯视在一览众山小

 

后羿的神弓弹出一串

火星

轰隆隆降落在喜马拉雅

他们消融冰川

他们手捧雪莲

他们的目光

逃出了六合

俯视在月宫嫦娥

俯视在茫茫星空

 

我的心儿满载伯益、非子

抑或秦风大纛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于作者

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