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力是个人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2-07 09:21:41 / 天气: 冷 / 心情: 平静 / 精华(1) / 置顶(1)

 

秦力是个人物

 

冯西海

 

秦力的新诗自然非常漂亮,我却喜欢他恶作剧类的某些情趣横生的带有古典情怀或者特别凝练的散句短诗。千古爱情题材,他的诗作标题中规中矩《杜十娘》。可正文一开始,就慢慢的把你带入了他机智精怪的快乐迷宫:杜十娘对月当歌|人生几何|千万把钥匙|虽然都能插进锁孔|但只有公子这把|才能打开门锁|除非门锁生锈。诸位看官,怪吧,接下来,你继续读,他的怪就带些坏的意思了——百宝箱沉入水中|或者是原子锁|需要电池放电。如此把庄重的爱情又怪又坏的渲染,我非但一点不讨厌,反而为作者的文人情怀而激赏。

    几日前,好久不遇的秦力突然打电话说:冯老兄,我要出诗集了,暂叫《形奋短句选》。窗外分明已经是冬天了,可笑的气象台连续几天预报有雨夹雪,可是狗日的老沉着脸没个情况。其时我正无奈地迷醉丹青,画着怪嘛日眼的画,一边提醒自己若是下雪了,就去渭河边穿得厚厚的狗熊般的跑一圈。画什么画啊,活得轻松有趣点!接下来,就抽空看秦力兄弟的诗集,不觉得干燥的心慢慢滋润下来。我想,是秦力带来了另一种温润的雪意,他的文字很人情的湿润润的。自己该为他写点了。

我曾经是爱诗的,仿佛是爱某个美女的发黄照片,现在随着履历的增长和年齿的徒增,当初的如火如荼早变得温吐开水般没有内容。可是,总忍不住抽瑕偷窥几眼自己的旧作或者朋友的新作。秦力的诗在他的博客上,我看起来很方便,这回又有厚厚的诗集,看起来更系统。平日正正经经又不失时髦的他,骨子里挺古典的,老弄些赋、词之类的玩货。这回打包一包装,哇,新诗竟占了大部分。你瞧瞧,这厮弄得啥事?严肃高雅的新诗,他偏在分类时写成“植物们”、“动物们”、“心情门”、“风景们”、“凡人们”、“书报们”、“天气们”、“事物们”、“应酬门”、“风雅门”、“吹捧门”等等,似乎是一个皇帝在呼唤他的三宫六院宰相大臣,在作品面前的自豪和骄傲溢于纸面。说实话,我喜欢这种貌似调侃实则坚硬的风格。我们的传统文化因为装腔作势的传送方式正被洋文化垃圾一天天驱逐,我们不妨来一场文化领域里的洋务运动,以她的方式传播自己的文化,未尝不可?

正因为如此,我特别迷醉秦力的独特视角。我以为,这是一种特别的风格,使生活在沉重物质时代的人们阅读后兴趣盎然。老实说,这种富有情趣的诗歌作品在当代文学至少我老冯的阅读视野里不多。文章快完了,我再举个例子说说歪理。比如《一号楼和二号楼》,他坏坏的这样泼墨:一号楼是三足乌|二号楼是芨芨草|一号楼感冒|二号楼发烧|一号楼一句话|二号楼十分害怕……上访了|一号楼从旁门溜出|二号楼大摇大摆|走出正门,分明是永寿文友史小平“秦力是才子”的直接佐证了。

我对诗歌应该不是外行,但我如今愿意以“外行”的身份瞎掰一回。为了中国文化的尊严,为了秦力的才气,也为了我轻松的读书写作生活。

 

2011126日写于瓜棚书屋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于作者

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