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力小说选•成信大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2-11 20:43:07

秦力小说选·成信大哥

秦力

一进政府大院,迎面是一栋灰暗陈旧的四层楼,我和他的一间办公室就挤在四楼一角。

论年龄,他是大哥,我是小妹。他是部队转业的团职干部,现在单位的主任科员,我是中专毕业分配不久的丫头片子,正在实习期的办事员。

他叫成信,名字同人一样的敦厚,实诚,算不得高大魁梧,但眉宇间透着刚毅、果敢,一种大度的经历过风雨考验的成熟之美。

一天,会议间隙,他对我说:“哎,静娴,第一次见你,我心想,这丫头活泼灵动的,恐怕在办公室里坐不住,以后,时间长了,看你还真能下功夫,全然没有你这个年纪的飘浮感觉。”

“那我是老成持重,老态横秋了?”

他摇头笑了:“那倒谈不上。”

他是单位的大会计,我则是宣传干事。

“你帮我学财会吧,拿不到会计证,将来下岗了怎么办。”

“行啊,那你帮我写手好字,字可是人的门面哩。”

我开玩笑逗逗他:“成大哥,如果咱俩组成一个家庭就好了,既能精打细算……门面又考究。”

他眼睛一瞪:“现在的丫头真大胆,我可不当陈世美,你也不怕你爱人骂你?”

他做事总是扎扎实实,说话稳稳当当的,每当完成一件棘手的事情,他总喜欢泡一杯绿茶慢慢地嘬着。眼光平和地看着穿窗而入的一束阳光,那份温馨足可净化人的心灵。

一天,在一篇稿子中我将国内生产总值2.4亿元错写成2.4万元,被领导叫去批评了一顿,回到办公桌前,颓然坐下。他踱过来说:“该打,看以后还敢粗心不!”两人对视着,他故作严肃的神态,逗得我笑了起来,我的心头顿时又充满了阳光。

爱人出差后,煤气用完了。我说:“成大哥,帮帮忙吧!”他来了,拎上煤气罐一口气爬上六楼,一切拾掇停当,他坐下喝口茶,朝我笑笑说:“我该走了,还得给孩子辅导作业哩。”他若无其事地走了,就象若无其事地来一样。

一次,他去浙江宁波招商引资,回来时捎了一件工艺考究的艺术台灯送我,将台灯放在桌上,小声说:“送你的,祝你成功。”

“多少钱啊?”

他笑笑,便低头忙起了工作。

从此,夜深人静时,幽幽的台灯光总是默默地陪伴着我,仿佛透过灯光看到了他深遂的目光。

不久,成嫂子调往广州,成大哥也要随迁。临别,我握住成大哥的手,眼睛不自觉的湿润了。他望着我,笑笑说:“一到广州,我就给你写信。

可是,我现在也没有收到他的来信。

2004731中午于家

原刊《西部风》2010.8.2629


相关阅读:

TAG: 小说 大哥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于作者

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