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圈飘向时间的深处——我读王炜《被时光遗弃的鱼》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3-05 16:59:12

烟圈飘向时间的深处——我读王炜《被时光遗弃的鱼》

秦 力

对面的王炜,

从体内掏出烟圈。一个空灵诱惑,

偶然落入茶海,

在你的心中发呆;

我想到陕北的鱼,

在时间深处,

耸立生命的一缕阳光。

 

周河的残冰依然圆润,

刚想将它含到口中,

烟圈已经捷足先登。

龙井呻吟着,

银针踌躇着,

普洱流出美酒的鲜血,

不约而同唱起岩石的牧歌。

 

今天日落时分,

志丹城蜷曲在万山丛中。

一个烟圈,慢慢升腾,

飘荡在你我之间,

蜿蜒在时空之中。

出奇的灵秀、温暖,任你拥抱高原上的那棵大树,

以及将军和红军;

苍穹里那双眼睛也和这烟圈一样,

慢慢睁开,十分温柔;

甚至可以让钟子期,

将它引入茶室,

如小米,用它的金光滋润寂寞的心灵。

在滴水成冰的纪念馆里,

烟圈慢慢融化了主席的忧郁,

博古的微笑。

笼罩了阴风下,

你我的激情和鼻息。

 

当烟圈飘向时间的深处,

再一次抚摸一头骡子的遥远记忆。

想到金丁山的传奇,飘落瞬间迸发的诗情。

荞麦和苜蓿搀扶着写成历史;

永远的苦菜长出爱情的藤蔓;

烟圈流出忧伤的血泪,

抚弄着老虎坝午后的恋人。

 

当烟圈飘向时间的深处,

烟圈下的我们十分渺小,

却从不放弃河流的幻想。

因为毕竟高于山上的神祗,

过去和自己。

甚至超出一切时间的思想,

我们飞翔,我们凝视,

烟圈的方向慢慢变大变淡。

 

当烟圈飘向时间的深处,

我们坐在大地的原点,

关注着茶境、小鸟、门洞和窨子;

或者会因风起舞,

像那烟圈,十分空灵。

不固执得失,不燃烧激情。

时间的深处,

甚至没有湿润心灵的风景;

甚至把心仪的青春,

扔进犁沟,任它发芽;

甚至唤回烟圈,

敲开耳朵,在西海的吃茶图中,

品味伯牙的高山、流水。

                 2012.3.4早于好古堂

    小注:王炜,当代作家。陕西志丹人。任志丹县文联主席,《红都》总编。作品见于《十月》《作家文摘》《诗刊》《散文选刊》《美文》等,出版了《岩石的牧歌》《生命是一缕阳光》等诗文集和小说《穿越时空谷》。


TAG: 时光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于作者

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