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方言可以得到复兴吗?

 文/潮  白

    《中国青年报》昨天有一篇报道,谈论我国的方言正在消失的现状。文章认为,自从1955年10月我国内地开始推广普通话以来,内地人口中会说普通话的已经占到一半以上,在普通话主导“话语空间”的压力下,方言日渐式微。

    明显感觉得到,报道在陈述现状的同时,透露出一种对方言依依难舍的眷恋情怀。这是可以理解的。方言的消失,毕竟意味着文化差异性和丰富性的缩减。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并不是所有的传统文化——时尚说叫做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依靠人的力量能够“保护”得了的。中科院专家历时两年完成的《中国姓氏统计》表明,原本的2万4千个姓氏现在只剩下了4千个,迄今已有2万个姓氏消亡了,就是另一个实例。刚刚出席了省政协全会的文艺界委员,对自己所属的领域纷纷要求扶持,传出一片要钱声,省委副书记蔡东士答得好,发展不要找后门要找出路。也就是说,一种文化遗产如果找不到出路的话,单纯的扶植无济于事,充其量只扶得了一时。

    方言可能得到复兴吗?笔者认为不可能。方言是地域“隔绝”的产物,在文化融合的时代,其在地域之间的沟通领域退出,几乎是历史的必然。文化融合的速度越快,方言“消失”的速度越快。方言的魅力固然是无法取代的,然而在方言越是勃兴的地方,基本上也越是意味着当地的文化融合还处于“初级阶段”。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种“通用”语言,沟通就势必成为障碍。笔者20几年前刚来的广州的时候,对此感受颇深。那个时候广州的普通话非常罕闻,上街问个路,往往是“鸡同鸭讲”,互相不明所以。不难想见,一个满大街依然盛行方言的广州,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方言有复兴的必要吗?笔者认为没有。在地球村——公共语言主宰交流的时代,方言的“阵地”逐渐萎缩,萎缩成为语言的“活化石”,是它的宿命,这一点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那么所谓复兴,也非人力所能为之。况且,以为普通话扼杀了方言,是一种误解。推广普通话与保存方言,并不构成你死我活的排斥关系,许多普通话讲得很好的人,方言不是依然讲得很好吗?假以时日,在通行的人群之外,方言只能成为“调味品”,成为人们记忆或研究的对象。

    方言代表了中华文化丰富多彩的一面,对其记录、整理,使后人免于费尽心机去琢磨、猜测,十分必要。有人认为,今天人们解释来解释去的“离骚”二字,就是当时人人皆知的方言。但这不等同于对方言的式微就悲天悯之,一定要让它像从前那样生机勃勃。有一天,当方言真的只是存在于词典中的时候,也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现象。
 
                2007年2月5日

方言就那样了.

TOP

没有是顺应潮流,可毕竟有些难以割舍。
枯藤流水退休,偶来接班。2006.11.24 枯藤流水不退休了,这个马甲偶还用.2007.1.23

TOP

这是很自然发展的事,比如,说方言的妈妈跟说国语的爸爸结合,将来孩子成长时绝对只讲普国话.

我是沙漠里的一只鱼,靠着思念的眼泪坚强而又痛苦地活着……

TOP

说来有理.

但还是建议和自己的孩子说自己的母语——自个打小就说的那个方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