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此谯楼是不是根据地的谯楼?

习惯看报纸,今天在“深圳特区报”的“文化星空”版上,无意中看到“谯楼”的名字,附带的相片以前根据地网友聚会时有见过谯楼的PP,猜想应该是根据地的这位吧!笑得挺纯的!呵呵!

谯楼:扬青春意气著少年文章
    2007年03月09日    深圳特区报

不久前,在同时举行的第五届深圳青年文学奖和2006年度深圳原创网络文学拉力赛的颁奖典礼上,一位之前少为人知的青年凭着两篇手法老到却又别出心裁的小说,同时摘取了这两项深圳文学大奖的桂冠,令在场所有人为之惊讶。这位年仅28岁的文学新星就是谯楼。

谯楼已经来到他所喜欢的深圳定居了四年。他以散文出道,小说成名,他的文章入选了新加坡大学语文阅读教材和全国中学语文阅读教材,他的散文和小说经常在全国知名的文学杂志发表,并在互联网上被广泛传阅。谯楼的笔下有着一股源自青春的书生意气,岩浆般的热情加上出色的控制力,令他的散文与小说散发出一种独到的魅力。如此生气勃发的少年文章,喻示着深圳文学的未来希望。

文学转折从深圳开始

谯楼一手摘双奖的作品分别是短篇小说《走到最后》和中篇小说《几厘米的温暖》。这两篇小说均以冷静的语调传达了一位从乡村走入城市的年轻人对生活和生存的细密观察。谯楼说,在自己刚刚心怀文学理想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在30岁之前介入小说的创作。那时,他钟爱的文体只是散文,一心沉浸在忠实于自己记忆的叙述中。他曾经认为,对于专事虚构的小说,要到自己足够成年之后才能驾驭。然而25岁那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来到深圳,深深改变了谯楼的生活,也扭转了他的文学轨迹,他提前坠入了小说创作的诡秘世界中。

谯楼的老家在四川西充。他的文学启蒙很简单,那就是当村长的父亲为了解时事而订阅的两份报纸:《四川日报》和《南充日报》。很小的时候,他就喜欢在这两份报纸中挑出文艺副刊的版面来反复品味。父亲收藏的《唐宋传奇》、《隋唐演艺》等古典小说则让儿时的谯楼体验到了进入虚构语言世界的乐趣。

在谯楼的无数散文中,他都不惜笔墨地描述自己的家乡,忘情地追忆在他童稚的眼睛里所见到的故乡的点点滴滴。而在这些文章中,父母亲是占去最多篇幅的主角,谯楼说:“我的父母亲曾经受了不少的苦难,但他们彼此的爱、对家人和朋友的爱却始终未移。他们的言行与生活态度构成了我永远的精神营养,我为是他们的儿子而骄傲。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文学。”

1996年,谯楼尚在读高二,他的散文处女作《错·爱》即在全国最好的散文类杂志《散文》月刊发表,这极大地鼓励了他的写作信心。此后,谯楼一发而不可收,作品先后见诸于《美文》、《山花》、《收获》、《大家》等知名刊物。虽然为此也付出了高考不理想的代价,但谯楼的文学梦想却从未动摇,他甚至成为路遥青年文学奖最年轻的获奖者。2000年,谯楼的《父亲母亲之间》被《散文》月刊以头条位置隆重推出后,即被数十家刊物转载,随后入选新加坡大学语文阅读教材,尔后又入选全国中学语文阅读教材。谯楼从此开始了自觉写作,文学的方向越来越清晰。

“她突然说,我们应该到南方去。就这样,2003年7月的一个下午,我们坐上了南去的火车。一路上,我们不停地说话,指点窗外的树,草,谷穗……”在这篇题为《坐火车去远方》的散文里,谯楼讲述了南来深圳的故事。当时他本来是到广州的一家杂志应聘,由于正值该杂志主编出差,在等待期间,谯楼应朋友之约来到深圳散心,一下子就被这座充满故事的城市打动,便没有再回头。虽然初来深圳时也曾慨叹“四周都是高高的楼,哪里有我矮矮的床”,然而谯楼仍然在深圳找到了自己的文学坐标。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的活泼故事很快将他的创作兴致推向了小说。

从“暖散文”到“冷小说”

谯楼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比原计划提前四年进入了小说创作领域。他只是反复跟记者强调说:“写了这么多年散文,最终发现生活中有些东西不是散文所能承载的。”事实上,在决定写小说之前,他所接触过的小说除了儿时看过的那些传奇之外,基本上就只有鲁迅的小说了。因此,谯楼投向小说创作的动机只能说是深圳日新月异、剧烈变动的生活所催发的。

在写小说之前,谯楼差不多写了10年的散文。虽然他并非是一个高产的创作者,以至于百花文艺出版社要给他出散文集时他竟然只能收集到5万多字的作品,然而,谯楼对散文的痴心却依然一往情深。谯楼说,他喜欢在那些朴素无华的语言流动中让过去的时光重新呈现在大家面前:“散文比较适用于过去时的写作,它审视生活的角度与其对象保持了一定距离,因此可以非常考究地反映人生。”

在散文作家里,谯楼比较欣赏鲁迅、沈从文和明代散文名家归有光的作品。尤其是归有光的《项脊轩志》和《先妣事略》,均在简洁的篇幅内写出了绵长的情感,这让谯楼深为感动。在谯楼的心目中,散文就应该以最接近日常用语的叙说方式讲出生命中那些最生动不过的细节和最朴素不过的秘密。虽然《父亲母亲之间》让他一举成名,但他自己最满意的散文却是只有一千来字的《路过一个小镇》,在这篇精悍的文字中,谯楼只是不动声色地回忆了童年时和父亲路过一个小镇的片断,但却揭示了人间最动人的风物人情。

对于写小说,谯楼开玩笑地说只是为了洗刷自己高质低产的“罪名”而进行的“字数复仇”,然而当记者和他严肃地讨论散文与小说写作体验之异同时,谯楼由衷地说:“在尝试写小说的过程中,我慢慢喜欢上了这种虚构。因为我写散文的时候,都是直接切入自己的生活,叙述由记忆主宰。而写小说的时候,我是切入别人的生活,并且主宰故事中人物的命运,这对我来说,虽然是一种冒险,但的确惊险刺激,充满快感。它带给我的是前所未有的全新体验。”在谯楼近两年来读的小说中,他比较喜欢茨威格和卡夫卡的小说,“因为那里面有一种不事张扬的气质”。

在谯楼所有的散文中,只有一篇是以深圳为题材的。而他的小说却频频以深圳生活为主题。他喜欢在小说中以不同的角度叙说成长,力图发现那些在残酷的成长过程中所被隐藏的残忍和温暖。谯楼说:“一个人对他正经历的现实生活感到不满,于是就有了虚构生活的欲望。所谓虚构,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散文是温暖的,有义务表达生活的美好,再现人性的温情和柔软,是一种温暖的维护;而小说则刚好相反,它必须冷静地揭示生活中那些往往被掩藏起来的东西,必须指向人性深处的矛盾,它是一种破坏与重建。”


作者:本报记者王俊/文齐洁爽/图 

欢迎光临本博:http://diaky.sz1979.net

正是。

前段时间文学拉力赛闹得挺火的。

打工作者联盟——高举打工大旗,坚守文学阵地。http://www.dgzzlm.com

TOP

感觉有点腼腆的男孩,呵呵……

我是沙漠里的一只鱼,靠着思念的眼泪坚强而又痛苦地活着……

TOP

我忽然发现晓晓是特区百万富翁!

有钱人啊。

晓晓,借点银子来花花呢。

我的明天是否充满希望?但是我的未来绝对需要钞票!

TOP

这里头,MS很多文学高手?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双手握无限, 刹那是永恒。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