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七十年代纪事系列之四——《照相》

照相,对于小镇上的人来说,应该是很奢侈的事儿。

照相的师傅姓陈,三十来岁,白白胖胖的,人称陈胖子。

赶场天,陈胖子将机器架在一个院子里。院子的墙上挂了一幅油画布景:绿色的树木,红色的花朵,白塔,飞鸟。。。。。。

总之,是很美的事物。

至少在当时人们心目中是很美的事物。

油画前面,摆了一条长板凳,照相的人坐在长板凳上。

陈胖子给他们摆好姿势后,钻进一张黑布里——那黑布罩在照相机上,照相机架在一人高的脚架上。

他一只手扶相机,一只手捏一只橡胶圆球(快门),眼睛通过取景器看一个倒置的图像。

“男的脑壳往左边靠靠,再靠靠,过了一点,注意,笑一笑,好!”一捏橡胶球,相,算是照完了。

咋那么神奇呢?就一捏,人就被关在里面了?

我躲在一边,迷惑的眼睛始终盯着那个神奇的相机。

那阵照的相片,一寸、两寸居多。记得一寸是三角三分钱,两寸是六角钱,都是印两张照片。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约空间,几乎每张照片都是装一个大大的脑袋。也有照全身和大半身的,往往喜欢拿一些道具,最常用的道具是毛主席语录本。端端正正捧在胸前——象只呆头鹅!

许多照片都是几个女孩子一起照,一来是图热闹,二来是为了省钱。你想想,三个人照一张一寸的相片,每个人只需要一角一分钱。

最难熬的,是等待取照片的时候。简直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一会儿担心眼睛照瞎了;一会儿担心嘴巴笑歪了。最担心的是陈胖子走神,将哪个零件按错了,把头没有装进去,据说那是很不吉利的。总之,烦恼多得数都数不清。于是一遍一遍往陈胖子的家里跑。爬在窗台上、门缝里往里面张望,哪怕只看到晾着的底片,也要高兴好一阵子。

陈胖子太胖,行动不太方便,不喜欢走路。遇到镇上喜欢照外景的,早早就要约他。女孩子好说,照个麦苗苗、油菜花什么的,他一般都去。所以常常看到陈胖子穿一件白色的针织背心,扛着照相机,在镇上走来走去。

气呼呼!

肉呼呼!

胖呼呼!

冷场天,陈胖子常常坐在一张方桌前,整理照片——裁切、装袋、人工彩色等等。需要彩色的,大多是农村人的结婚照片。一男一女,生硬地坐在一起,脸上的表情呆滞而麻木,眼睛空空洞洞的,盯着虚无缥缈的远方——似乎对未来一片迷茫。

经过陈胖子的手,虽然男人和女人的嘴唇化红了,眉毛描黑了,天也变兰了,水也染绿了,但再多的色彩也晕染不开照片上的那份苦涩和迷茫。

过去的相馆是个有趣又有些神圣的地方。

TOP

我生活的小镇,照相的地方可能还称不上是相馆,就在一个敞院子里。当场天(逢集)营业的时候将布景挂出来,散场就收了。几乎没有固定的场地。

谢谢您的关注。新来乍到希望多多指教。

TOP

想看续集,顶一下.
佛曰:“前世的500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宁愿用来世的一次擦肩而过来换得今生的500次回眸。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