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袁刚:计划生育再执行下去将会灭国

  任职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中国学者易富贤博士多次给我邮寄资料,呼唤北大教授站出来,提请中国政府在十二五规划中断然停止计划生育政策,所论有理有据,怵目惊心。易氏忧国忧民,子规啼血,饱含着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和悲怆。我看是有必要站出来说上几句,为民族的生存兴旺、国家的持续发展,向执政当局讲几句逆耳诤言。
  `' W+ x- L6 s! H5 Q: j5 f: o: Q# p8 |* J7 T8 k3 @
  搞计划生育在世界上虽不乏其例,但用行政手段强制推行并将其写入宪法者,则唯独中国一家。中国自古至今都是人口第一大国,从秦汉帝国始直到清乾嘉年间多数时间GDP也是世界第一,鸦片战争前人口和GDP均占世界三分之一,后来就每况愈下,人口占世界之比降为四分之一,现在为五分之一。计划生育政策起始于国“富”民穷的上世纪七十年代,1978年后列为基本国策,1980年实施一对夫妇只生一胎政策,表面上说是自愿,实际上是粗暴强制。当局声称30年来因计划生肓使中国少生了四亿人,被当作伟大的“政绩”,说成是对世界的大“贡献”。" q; v5 g; K: y! e6 H' T6 ?

2 v, C6 v& X9 f/ P) j+ k7 @  计划生育该不该搞呢?显然有其必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面对连饭都吃不饱的局面,是有必要控制人口过渡增长,强制性计划生育亦可谓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是不得已而为之。“独生子女”政策唯独中国才有,但此并非德政,全球找不到第二份,当时就定了30年的期限。因为违反人性的强制计生终不可持久,现在30年大限已过,是应按原案断然停止实施了。
( X$ y1 N) J3 F
6 n4 Q4 X" `4 l8 H: j! ?  按常识讲,夫妇二人只准生一个,两个变一个,呈几何数递减,30年已减少四个亿,长此以往,150年人就死光,显然是不可持续的政策,政府应见好就收。以人口减半的办法实现现代化,还不如不要现代化,现代化的终极目的就是人的普遍幸福,可以提倡人民自愿节育,但让人断子绝孙的强制节育,搞30年已是忍辱负重,不能形成路径依赖,将不得已的临时性恶政无限延长。/ O. R3 O4 g2 }4 b2 E
9 ?' r' ^, `3 t, R) ?) d' N7 q
  从现实情况看,沿海工业区招工用工已难以为继,维持经济快速增长的人口红利已亮红灯。且大城市中小学已招生不满,老龄化社会已提前到来。未富先老,诸多社会问题接踵而来,“两害相权”,人力资源的萎缩危害更大,是作出政策调整的时候了。* T" c6 i  |; m5 e
+ `& A0 {/ U9 w) `- f
  从人之常情考虑,生儿育女是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生命权最须尊重。我国强制性一胎政策,侵犯了多少人权?农民不生儿子没有劳动力,生活就没出保障,所以非生男孩不肯休,计生委对超生者罚款外还拆屋,其凶残超过石壕吏。“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在农村象赶牲畜、阉鸡一样把妇女集中到医院“结扎”,以致出现误将输尿管当输卵管结扎的事故。对残暴的计生员,有的农民以命相拼。“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可以毫不夸张地讲,计划生育是农民最痛恨的暴政。虽说是“必要的恶”,却是世界少有,遭到世界舆论的广泛遣责,实在不该以此为豪。. D+ Y0 A3 S! }$ g8 `! Y

/ }$ f7 ]5 a5 Q$ S5 \  可怜的“超生游击队”在夹缝中求生存,过着难以言状的悲惨生活。城市居民因管制严,难生二胎,超生的主要是农民。独生子女们没有兄弟姐妹,成为小公主小皇帝,养成不能吃苦的新一代。又造成严重男女失调,今后有四千万人将找不到老婆成为光棍汉,成为严重社会问题。
) g: B8 G5 M* N% w  A
) @$ A  E5 j' a* ]- c  边疆少数民族不搞计划生育,有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在新疆汉族只准生一个,维吾尔、哈萨克生四五个也不管,如此,则不出50年,疆独将不可抑止。要知道,当年清政府能超越汉唐稳固地控制蒙藏,就是因为推崇喇嘛教成功地控制了其人口增长。从历史上看,清朝前期满蒙情势差不多,但清末满洲地区开禁,汉人大规模“闯关东”,使东北汉人占了多数,才使东三省几经曲折仍未丢失,外蒙则因没有汉人而守不住。现在新疆、西藏的人口形势其实已很严峻,不要认为表面文章的“民族区域自治”能起什么好作用,没有人,最终是守不住疆土的!) w4 i7 n# D; x! C6 T
" z6 ?% }! g( ~
  有人傻愣愣地宣称不出数年中国将把人口第一的帽子交给印度,殊不知印度加上巴基斯坦、孟加拉人口早已大大超过中国,历史上他们本是一国,只是因宗教冲突而分裂。印度也一直操弄宗教希望中国分裂。印度国土比中国小得多,但如今发展势头直逼中国,是中国真的的劲敌。印度的资源比中国还少,其发展依持的就是人力资源。
2 x) ]$ h& r) B8 y+ s0 A6 d9 g2 X3 b4 o
  世界经验表明,越是现代化越生育少。如今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城市化的迅猛扩张,市民生存压力增加,不出十年中国也将出现欧洲日本韩国台湾等发达起来后的国家和地区那样的低出生率,政府奖励生育也不起作用。对于中华民族来讲,人口形势其实已很严峻,计划生育再搞下去等于民族自杀!易富贤博士说要站在民族救亡的高度看待中国目前面临的人口危机,所论并非危言耸听。. Q6 q0 P1 b" p$ I) I

4 x$ H" ]" `6 y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结果尚未公开,政府将作何种考量?原定30年的时限还算不算数?怕就怕不得已而为之的恶政形成路径依赖,计划生育作为“必要的恶”,即使暂时搞了30年,本也应低调,不值得张扬。但这项恶政却被说成是根据马克思主义关于物质资料生产与人类自身再生产相适的“原理”而制定,少生四亿人被吹成是对世界的“贡献”, 恶政难道值得表彰?值得风光?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承认其是个“贡献”呢?计划生育虽经“人大”立法,但并非人民自愿,而是普遍的强制,侵犯人权是违宪的。几十年来全国形成了一支如狼似虎的计生官僚队伍,上上下下各级政府计生委、办,直到农村的计生员,其数在百万以上,特别是在基层农村,专靠抓超生罚款维持,国家为此也耗费巨大。这笔钱其实可用于农转非城市化建设,越城市化会越生育少,又何需花纳税人的钱养一批官僚搞强制性计划生育呢?庞大的计生官僚队伍唯独中国才有,是又一个“中国特色”,却并非光荣脸面的事,“必要的恶”不能没完没了,计生官僚也该寿终正寝了。(作者:袁刚)

支持生2个
不要问为什么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