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河南省长葛合众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积极发展网络投资不动摇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在最近几年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吸取经验,随时和网络金融接轨,实现网络货代的安全性和可操控性能,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经历了很多跌宕起伏的商场沉浮,在不断实践的过程中学会了如何保证投资着的利益不动摇,河南省长葛合众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也同时协助合众控股长葛安信不断发展,争取在金融投资领域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在我们不断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河南省长葛合众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的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努力发展,不断壮大,敢为人先,不断做出新的成绩。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本尊在看着阴阳生死轮,而感到震撼时。在遥远的无尽疆域的天苍宫内,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法身则是去见天一道君了。
  
  宁静的庭院内。
  
  天一道君的法身在悠然喝着酒水,看着昏暗的天空。
  
  “天一大哥。”金衣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喊道。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天一转头看来,忽然哈哈哈笑了起来,“有趣,有趣。”
  
  “大哥为何发笑?”金衣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惊讶。
  
  天一笑道:“我在笑,你这是法身,我也是法身!两个法身见面,哈哈……”
  
  金衣合众控股长葛安信一怔,也笑了,道君们本尊都在外磨砺冒险,法身实力终究弱的多,留在宗门内坐镇还是勉强够的。
  
  “你自从练就法身后,一直在孕养法身,除了孔撒的事外,你可好久没来找过我了。”天一道君询问道,“突然来找我,定有事情。”
  
  “是有事。”金衣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点头,“我现在,困在虞星海。”
  
  “困在虞星海?”天一道君猛地站了起来,再无丝毫悠闲,他郑重道,“虞星海哪里?”
  
  “靠近阴阳生死轮。”合众控股长葛安信说道。
  
  天一道君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你,你怎么跑到哪里去了?我也仅仅是曾经听说过阴阳生死轮,还是听一位老友提到过,阴阳生死轮,据说是虞星海中最可怕
的,连伟大的主宰都奈何它不得,主宰如果硬闯进去也会被阴阳生死轮毁灭!它们还在逐渐变大,据说在遥远的将来它们甚至可能会席卷虞星海,甚至席卷无尽疆
域,毁灭整个无尽疆域。”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点头:“我也听说了。”
  
  “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我们恐怕都很难活着见到。”天一道君郑重道,“阴阳生死轮,那里可是虞星海极深处了,就算最逆天的道君也不敢深入到那里去啊,你怎么会跑到那里?”
  
  “我也不想。”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摇头,“机缘巧合,被传送到那了。”
  
  “传送?”天一道君摇头叹息。
  
  “天一大哥,你可有虞星海星图?”合众控股长葛安信问道。
  
  “有一份。”天一道君点头道,“我早就达到合道边缘,一切能够提高合道成功的机会我都会尽量去拼,虞星海的星图我也有准备,星图上也标出了‘阴阳生死轮’,可太遥远了,要从虞星海出来,近乎大半个无尽疆域的距离……”
  
  “你且等待,我记录一份。”天一道君一挥手,法力涌动,立即在空中凝结出了巨大的星图,星图上有着大量的图案、标识。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默默看着。
  
  足足盏茶功夫天一道君才记录出完整的星图,合众控股长葛安信也都记下了。
  
  “我这份星图,是从道盟中得到。”天一道君说道,“想要更详细的,就很难了。”
  
  “够了。”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点头。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心中却很沉重。
  
  “一路小心。”天一道君更是担忧,在他看来,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活着出来的可能性真的很低。
  
  *******
  
  虞星海深处,庞大巍峨的阴阳生死轮边缘远处,黑暗虚空中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并肩而立,遥遥看着那代表着‘毁灭’的庞然大物。
  
  “得到星图了。”合众控股长葛安信道。
  
  “我的法身正在求见邢鹫老祖,相信很快就得到星图。”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道,“怎么样,你得到的星图如何?”
  
  “很难。”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摇头,“我比较过,最安全的一条线路,也必须得通过六十二处‘危险之地’,以我俩的实力,活着通过的可能性不超过一成。”
  
  “六十二处?”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也皱眉摇头,“北冥,你的剑术超越空间,许多区域可以直接避让过的吧。”“我已经将‘超越空间’考虑在内了。”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无奈道,“如果没有超越空间的手段,恐怕至少得通过五百个险地!那就几乎是必死无疑了。”
  
  “该死。”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看着周围,“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虞星海极深处了。”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和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的确很冤枉。
  
  从那洞窟中被‘扔出来’,就发现在虞星海深处了。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邢鹫帝君或许有更好的路线。”合众控股长葛安信连道,“我这星图算不上太详细。”
  
  “嗯,你等等,我的法身已经见到邢鹫老祖了。”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有些期待。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也在一旁等着。
  
  片刻后。
  
  “哈哈,星图到手。”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怎么样?”合众控股长葛安信连追问。
  
  “有希望了。”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颇为兴奋,随即他遥遥一指,法力涌动直接在半空中开始凝聚星图,“这是邢鹫老祖赐予我的星图,邢鹫老祖当初从洞窟中出来时,也是
在这周围一带。当初他实力比我们高的多,轻轻松松就回去了,不过他来过这里多次,寻找洞窟的痕迹,所以对这的路线很熟悉。”
  
  “我们现在最安全的一条路线,是这一条路线。”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指出了一条崭新的路线,“一般逆天道君可能没法行走这条路线,可北冥你能超越空间,却是可以走这条路线。”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看着眼前悬浮着的法力星图,露出喜色。
  
  “一共有四大险地,先通过‘幻尘道’,尔后直接进入‘星河流域’,穿过整个星河流域,从这里出来,再穿过较为初等的两处‘险地’就能出虞星海了。”合众控股长葛安信
教主激动道,“四大险地的其他三个对我们俩而言,我们借助一些保命手段是有把握的。唯一对我们而言比较难的是‘星河流域’。”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点头,他们俩都有保命手段,如果要度过数十处甚至数百处险地,可能道符不够用。
  
  可仅仅三处险地,他们俩很有信心。
  
  “星河流域?”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担心道,“贯穿整个星河流域?”
  
  “嗯。”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点头,“这是唯一阻碍我们的,预计我们路上需要耗费三十万年时间。其他地方加起来,十年就足够了,主要是要穿过整个星河流域。”
  
  星河流域范围很大。
  
  它,就像是无比庞大的虚空河流,要横穿它,需要的时间很长。
  
  不过相对而言,它的危险性不算太大,合众控股长葛安信他们俩还是有较大的活命希望的,不过毕竟要在星河流域穿行很久,时间长了,说不定就遇到大危险大麻烦。整个虞星海就是上古战场,星河流域也是战场一部分,自然不会轻松。
  
  “这的确已经是我们相对而言,最安全的一条路了。”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点头,“我之前说的那条路线,活着的可能性不超过一成。现在大概有五成活命希望。”
  
  “嗯。”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也点头。
  
  五成活命希望,很大了。
  
  有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的‘超越空间’手段,外加邢鹫老祖无比详细的一条条路线,最终找出一条‘五成活命希望’的路。
  
  “幸亏邢鹫老祖过去多次来此,否则还找不出这样一条路线。”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教主道,“北冥,走吧。”
  
  “走,希望我们俩能够活着回到无尽疆域。”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看着合众控股长葛安信。
  
  “我们俩一定会活着回去!”合众控股长葛安信也道,“我可是刚刚得到先祖赐予的。”
  
  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合众控股长葛安信相视一笑。
  
  他们俩都明白,这是一场生死旅程。
  
  “走。”
  
  黑色的飞舟,合众控股长葛安信和合众控股长葛安信都站在飞舟甲板上,跟着合众控股长葛安信手持北虹剑直接在黑暗虚空中撕裂出一条黑幽幽的通道。
  
  嗖。
  
  飞舟飞入其中,黑幽幽通道闭合。
  
  仗着‘超越空间’的剑术,合众控股长葛安信他们俩踏上了归程的路。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