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大同市长马彦平被民工发帖讨“血汗钱”


3 I2 Y! W/ J6 _: E3 Q( i5 ^8 ~, k
  古时候,但凡草民有冤 情或者诉请,会有“拦 轿 喊 冤”者。
9 F- K6 \$ W, _3 r- r- r  
% H2 Q' }0 w. |  如今,资讯发达,网络成了普通人 民 群 众反映问题,表达诉求,或者提出意见与建议的场所。
" m( h) ?' N8 u$ Z6 b+ v  
- g5 U& M0 _8 M  比起来,这事实上也是一种“挡轿喊 冤”。
+ |  U9 b! D4 o3 E5 H+ N" k  " Q* r! Q6 P% n1 _. F" O3 y0 `  w
  而且如今,我们的政 府相关部 门,基本都设置了“网络舆 情 室”等部 门,专门观察、收集与综合相关网络上的群 众声音,然后给予回应与解决。
) f& \/ d" E  N& x$ D  
" |9 R5 ^( R1 M/ b4 D2 J. W$ j" Q% i! K  显然,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t; X( t- G9 T' k4 \9 n
  
/ P6 f+ p  J+ X, Y4 `) i* z  比如近日,网贴《大同马彦平市 长,85名农 民工跪求您发工资》引发网友疯狂转发。中 共山西省大同市 市 长,就被人给“拦轿喊 冤”了。
& q' i4 c5 m9 ~  
- m8 R1 T* s4 f0 a4 M7 u  “拦轿”者叫周圣杰,是一个85名农 民 工的“工头”。. f/ v6 k* [3 d% f; Z
  
( q% j/ I) q+ N0 P+ C6 h! x  “拦轿”事因很简单,又很让人感到意外。
. l# G: [7 [; ^. [9 e) y  ; k+ b7 D) p' p) u1 ^$ E* M
  说简单,其实周圣杰所反映的问题,是一个农 民 工工被拖 欠的事 件。据周圣杰发表在论坛上的网贴显示:
4 ]1 m) s* E* e: n  
+ y, e9 L- n+ d. G  其一众85名农 民 工,给山西大同一家名叫凯利家园地 下车库工程项目打工,项目的承 包商是河北天宏建筑公 司。# i" I1 F3 ?7 ?9 z3 b! P8 F' b
  + v/ o5 K4 \0 H+ u3 l
  但从2015年5月2日,所有工 人和管理人员,全部进驻工地,到2015年年底,所有的工 人工 资(包括正常劳动工 资、误工费、相关补贴等)、材料垫付 款等,总计317万多元,但河北天宏建筑公 司只给了70万元,剩下240多万元,一直拖 欠不给。5 s+ V$ E8 Z( y! \$ m4 y
  
% z8 l2 d! m8 F8 g" R. s" N  算下来的话,这240多万元,拖 欠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d. \6 {( b5 i6 u% o
  
& a( M# n6 v% f6 W1 b0 \# g  拖 欠金额大,而且拖 欠时间长,这显然是让人意外之处。因为当下,从中 央到全国各地,都在重点整治拖 欠农 民 工工 资问题。4 o) Q( |$ Y% S- J
  ( ?2 v9 d: S- G1 |1 E0 \2 d
  不管原因多复杂,也不管拖 欠单位有多少理由,拖 欠农 民 工工 资,都是不对的,甚至是违 法的,严重的还有可能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 酬 罪等。
; `( k- W. j% t* i+ i5 D) _  
3 m6 j$ q7 z* o& `% c: V  但不知道为什么,凯利家园地 下车库工程项目中,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开发商太原凯琪房地产开发公 司没有足够支付工程款,还是承 包的建筑商河北天宏建筑公 司有 意耍赖,拒不支付劳动报 酬?
8 [* [7 [6 k. z* K: C* X  : ^; u0 y% z1 j9 _9 _, U) U) r
  事后“工头”周圣杰查了一下相关公开的资料,发现2016年10月13日,大同市房管局公开通 报,称凯利家园相关项目缺施工许可证和预 售许可证。7 D, H4 w% v- u7 [6 w8 s. c1 d. _
  - b& `/ H9 y8 v7 w5 U  v: l
  这一下,“工头”周圣杰和85名工 人们慌了。原来他们一直干的这项工程,竟然是个“非法工程”?7 ~4 q/ f) S. H/ |  x8 q

/ d, k3 e% N$ K) G) h7 D! C& |6 }  但周圣杰和工 人们明白,这些都不能成为开发商和建筑商拖 欠工 人们工 资的理由。5 h' R! e" j3 M9 i  C7 z
  0 S6 b. n0 n5 `: k: i, q+ j
  为此,找建筑公 司、找开发商,甚至找劳动保 障部 门、信 访 局 办、相关政 府 部门等,但都说给解决,又都没有丝毫动静。/ [& k8 U: ~/ |% P& S0 ?9 Q
  5 f8 ^" U+ V  G+ u! u- P8 V
  万般无奈之下,周圣杰想到了“拦轿喊 冤”。而且把希望寄托在于大同市市 长马彦平身上。
# e! J3 h$ B* i& \' Y- U  ) N- h! I2 }9 E. v% c' D* H
  在“拦轿喊 冤”的网帖中,周圣杰称:“马彦平市 长,85名农 民 工跪求您发工 资”,并称:真的不敢“打保票”,再不发工 资的话,工 人们还会“情绪稳 定”,也不敢保证,工 人们不会找建筑商和开发商闹 事。* }. [+ _# N' K# S3 g
  + h2 R( Z% ]5 h1 w* ]8 k  X& [! S
  这话中,确实有很多无奈,也是一个民 工能说到的,最有水平的话了。
7 \4 z0 y& v, {8 B2 I- U  
3 L% n, S0 l, n! U' u( }) O! ~: `  因为一方面,是强 硬的,本身工程项目已经违 法的开发商和建筑商,一边却只是公认的弱 势群 体农 民 工,农 民 工们讨不到工 资,能有什么办法?
' `5 ^0 L# n/ _  ! [: |& N+ R2 \) B% n) G
  向市 长求助,明显已经是最好、最理性的办法了。& k+ ~- i3 m8 I5 b; {
  
, {" F3 S  x3 n. t  另一方面,前人提 供了很多的过 激讨 薪,而且还能够奏效的经验。比如爬塔吊、跳 楼、围 堵开发商甚至到政 府门前示 威等。  a/ w/ }, B) |# J* g
  
2 z/ c' e7 C5 @  真的保不准,工 人们会学一学。
7 |- `& n" \$ l1 R* G# W2 ~, _$ Q5 W+ N    W3 m* u) W' i+ R5 {+ o- T
  但如果工 人们被 逼无奈,最终真的通 过 闹 事的办法来寻求问题的解决了。到时候,肯定是一个三败俱伤的结果:1 m4 _' ]2 C: G1 e
  1 X) U2 t% g# a
  一是工 人们可能因为过 激行为,付出代 价,比如违 法被公 安 部 门处分。2 W. V* p2 P' O2 ^8 u% X0 x
  
8 n$ V: }" ~& I, |7 ?  二是开发商和建筑商等,因为拖 欠工 资,而被大范围 曝 光,最后丢 了名声,影响了声誉等。
( M1 B) S$ u  F/ T& Z/ i7 {  
+ z* v; {- f" F+ Y; n6 {, o; E" k  三是政 府相关部 门的负责人,甚至“一 把 手 ”等,因为工作不力,维护农 民 工利益不力,或者维护社 会稳定不力等,少不了要受到处 分,甚至被撤 职。
  K. n# C  T8 }1 V; Z9 R: ?- k  0 _3 A9 ^9 I: p
  所以,闹 事、搞事情,确实是下下策。农 民 工们也不想走这一步险 棋。$ {1 [5 X( i, i1 n/ i- M
  7 Q/ o" S( J2 y# Z& ]  v" S  A1 K! p
  但前提是,工 资问题不能再欠拖不解了。
5 P0 N1 ^: l* d9 N  ; C) F) |* e& L. y* P
  如今已经2016年12月中旬,再有不到20天,新的一年,2017年就要到了!
+ d1 W) ?# f: P. x/ c9 M8 N) m  - ~' Q- b$ H3 d- x, b2 j5 x
  如今已经是农历的2016年冬月,再有不到两个月,农历春节就要到了!3 k0 s8 W- q  c3 F
  
! j5 {8 t0 s0 L1 R9 O: j, H& H( s! S  工 人们等着拿工 资回家过年;工 人的孩子们,等着钱上学,家人等着米下锅!2 R# g1 f& m- ?) h
  8 o6 k8 ~& [; r# n& H! H
  这些,相信马彦平市 长肯定是清楚的。
! f9 H$ H4 F( t  i% ?* Y, {: a9 f  * o" }/ W, Q" e/ X( G( X  }9 t
  如今,85名农 民 工拦了马彦平市 长的“轿 子”,直接向马彦平市 长“喊话”。虽然这不是正常的维 权办法,但我们还是希望,马彦平市 长能够重视。
  i. @# w+ Y1 [( k  
4 g" z% z) M( b* }9 \( h. I: o2 h$ X9 w  一方面,这是帮助85名农 民 工拿回“血 汗钱”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政 府,是马市 长回应舆 情、回应“衣食父母”们求助,回应社 会关切问题的职责所在。
" R8 h5 v' B- c5 E  
+ ?. p9 [4 O; q. h+ I7 \0 e" i& V  总之,不能死等,甚至不能再观望了。, d! j* d) L9 E! h* m! M( P
  , z* Z% v* a2 @1 y2 f) |
  因为如果一旦事情闹大,农 民 工们过激 维 权,到时候,场面就不可收拾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