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组诗:迎接-----2001年仲秋

迎接
  
  据说是百年一遇,一个国家的生日在月圆时,丰满欢宴
  亲情和亲情,爱情和爱情,友情和友情
  手拉着手,从南北汇聚,合围
  
  无数列车,穿越距离
  无数站台,拥挤笑脸
  
  在一个阳光很好的,北方的午后,
  我悠闲地点燃烟支,吞吐时间,设计你的出场
  是不是,我该闲闲地站定,若无其事的样子
  象是在一个暮色黄昏,点一盏桔黄的灯
  虚掩家门,从后背包抄,圈你在怀里
  象是亲吻一朵在我臂膀里盛开的小黄菊
  而我,只是燃着一支烟支,
  时间在明灭中寸断,你就有着接近烧灼的温度
  一些不明情由的笑意,开始爬上我的脸
  
  远离人群,我以我的孤单,醒目在空旷的视角
  
  而你千里负累,双眼慌张,左右盼顾
  我在这里呢,我在这里啊,我在这里呀
  我不声响,轻笑,竭力地静念魔咒
  牵引你的寻觅
  北方的一双眼睛在迎接南来的离人
  
  所有的影像,所有的幻像,最终归为你的出现
  
  这是一个阳光很好的,北方的午后,
  一些风凌乱而不嚣张,一些阳光温柔而不灼热
  一些等待如期而至,一些人翩翩行来
  你的长发飞扬,阳光洇染你的脸
  一抹淡红,是清荷上的一瓣羞涩
  
  右手迎上,左手归拢
  
  这是一个阳光很好的,北方的午后
  空气透明,微风雀跃
  相视一笑,行走在我的城市
  如果草衣布鞋是上个世纪的浪漫,
  那么一跨单骑,是不是也有着小毛驴的古老和隆重?
  你轻笑,贴脸在我的后背,
  风在我们的衣袂之间穿插,我们在透明的阳光里,
  在乡野的收获之后的,旷的,熟透的玉米的烤香里
  快乐飞翔,林木高大,麻雀群起
  一些安静将我们淹没,一些鸣笛仿佛隔世
  单骑飞行,风的声音在叶丛之间荡漾,回应
我是钉在十字架的鸟,会在荆棘里歌唱的

夜晚
  
  这是一张这么容易满足的脸
  只要我的目光,轻照
  只要我的微笑挂在嘴角,只要我的温柔铺展开
  于是,一切的时间就在流逝中,在目光对我的等待中,
  承欢,眼光流转,
  在眉与眉之间,在眼和眼之间
  传递幸福,和感恩
  
  让我拥抱你吧,如此靠近,所有的时隔,荡然无存
  让我拥抱你吧,如此亲昵,所有的思念,一一相扣
  
  这么多年的孤单,这么多年走过的路,路过的人
  这么多年不肯轻流的眼泪,这么多年淡淡漠漠的心
  被你小心收藏,我听见薄冰破碎
  一些波涛呼啸而来,一些情绪泛滥成灾
  一些碰触惊蜇春天,一些沉默是因为不需要语言
  
  让我爱你吧,如此珍爱,就象是这个季节的阳光,清和安祥
  让我爱你吧,如此郑重,就象是这么多年收藏的一季成熟,稻谷金黄
  
  和你牵着手,我看见天是那么蓝,白雪如云,阳光在云雪之间
  忘记了你的脸
我是钉在十字架的鸟,会在荆棘里歌唱的

TOP

仲秋

  邀来所有的朋友,要和月亮对酌
  聚会的理由一个是月一个是你
  你轻笑,因为和月作为同一个理由
  于是,我上班
  等待你的晚餐,如何调制,一个小女人的味道
  
  朋友的喧哗,和热烈,在酒杯之间,激荡
  那些和你无关的人,或是事,那些和那些人,和那些事有关的情绪
  弥漫了整个夜晚
  我看见你神情孤单,你的低低的笑,在嘴角僵硬
  
  记不得多次举杯,我醉了,我们醉了
  许多伤心事在这个夜晚反复翻搅,终于号陶
  
  你在空酒瓶之间小心移脚
  你在酒杯和酒杯之间细致穿梭
  我说你真笨,真的很笨,真的太笨了
  于是你切割月饼的手轻颤
  
  然后我看见所有的朋友追随着你
  在天台上的哭泣,云很浓
  
  或者说你是主角,月亮是借口
  为何这场聚会只是我安然醉去?
  而圆满的,却不是我能看到的月亮
我是钉在十字架的鸟,会在荆棘里歌唱的

TOP

行走
  
  我开始思考左边和右边
  你的手在我的手臂里穿插而过,
  在我的左边打成一个结
  然后你笑,好象是挽好衣服上最后一粒纽扣,等待一场盛大的晚宴
  
  风很凉爽,一些阔大的叶子,象是空中游弋的鱼
  好风如水,你的笑就波光粼粼
  
  右边是最安全的行走,
  但是爱情却上女人系自已在男人的左边
  
  秋天啊,北方的秋天,真是一个好季节
  空气透明,阳光透明
  此刻你和我在一起
  生活截留成一个断面,切口处
  是黄熟秋季,你挽在我左边的一场行走
  
  这样挺好。这样很好。
  对生活,我们是不是可以要求得少一些,
  能够有些容易满足的,珍爱多一些?
  
  累不累?我问你,就这样丈量了我的大半个城市,用你的脚步
  不累。我喜欢。你说,
  是不是希望这是永远没有尽头的行走?
  我想起一些曾经情深情切的疯狂过的爱情
  你却淡淡反问,永远有多远?
  
  风的手抚乱你的发,
  垂落一缕,遮住了你的眼
我是钉在十字架的鸟,会在荆棘里歌唱的

TOP

哭了
  
  你哭了,
  在北方小城的黑夜和孤单里,
  一些遥远而巨大的声响,在夜里嘈杂
  你的抽泣却是细微而清晰
  
  那些眼泪如此从容
  越过你秀美的长睫,越过你小小的鼻头,
  横穿你的唇线,流动
  
  语言是如此苍白
  
  我俯身长跪
  回复你一张同样泪流满面的脸
  
  月光清亮
  你的眼泪从容
  
  你哭什么啊哭
  你呢你又哭什么了哭
  是你的眼泪需要眼泪来陪伴
  我突然觉得自已很可怜,我们都很可怜
  你的可怜是不是觉得冷落?
  不,你知道的
  有一个女人划痛了你的心,划破了我的眼
  
  所以,你们不知道,
  这场千里奔赴的拥抱,
  源于一场抱头痛哭
  
  把时间伸延成分,伸延成秒
  可是,你还是要走的
  
  你说我们跳舞吧
  伴着的音乐却是《天黑黑》
  
  脚步出入随行
  眼光忽远忽近
  
  然后,你的脸贴过来,
  濡湿,
  
  为什么啊,为什么总是这样,
  以为会结束一场牵念,
  以为会开始一场相许
  
  为何这些眼泪
  始终是从不同的源头
  滚落,交汇
  而又让我们如此靠近,充满悲悯
我是钉在十字架的鸟,会在荆棘里歌唱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