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安石榴《我的深圳地理》出版一周年思考

安石榴《我的深圳地理》出版一周年思考

/郭海鸿

谁没有看过这本书,谁就不算在深圳真正混过。——安石榴《我的深圳地理》题记

 

昨天突然想起,老安去北京时交给我一张宝安区新华书店代销《我的深圳地理》的合约,翻开一看,时间已经过去10个月了,该去结帐了,也顺便去清理一下,到底这本书卖得怎么样。

老安当时委托给宝安新华书店25《我的深圳地理》,签收的是该店办公室袁主任,约定按实际销量4折结算。我心里想,不指望全部售磬,但是,卖完一半应该是没问题的。

因为此前曾经有熟人在此任职,来往书店多,还是比较熟路。我直接找到办公室,与袁主任见了面。袁主任对老安的书印象深刻,因为是她经手的,并且她也“好奇地翻看过”。袁主任利索地说:“这本书没怎么卖,没做好。”结果她亲自带人到书架和仓库找,老半天,我不愿意看到的情形出现了——25本书竟然原原本本地找出来了,有一部分是从架上撤下来的,有一部分是放在仓库的。就在他们帮我打包之时,袁主任想起什么来了,她说,安石榴委托的是他们私自接收代销的,好象他们的主渠道深圳发行集团也给他们发过几本《我的深圳地理》,看看卖出没有。她从电脑上一查,显示的是进货5本,卖出2本,尚存3本。也就是说,宝安新华书店总共进货《我的深圳地理》30本,10个月左右,共销售2本。袁主任同时通过系统网络检索,发现罗湖和南山两区新华书店销售《我的深圳地理》的情况比宝安要好得多,罗湖可能进货是100本,现存60本,南山可能进货50本,现存30本。

我提出我小学生级别的疑问:一本书在同城各店销售情况出现那么大的反差,是不是与书店的摆放位置有关呢?

平和的袁主任说(大意):从数字上来看,罗湖南山的销售比宝安好很多,但是,也不能说明这本书卖得好,你要从总量上来衡量。这当然与各区域的读者素质有关系。我觉得这本书内容很好,很有水平,我自己是看了的,但是没做好。一是封面不好,看上去很陈旧,开本也不适合阅读,特别是内页采用黑底白字,一般人是读不进去的。现在书那么多,比较起来,这本书还是好的,有的书摆了一年,一本也没卖出去。

如果说袁主任是从包装设计的角度来评论的话,那么,后来一位男同志的说法则剖开了图书市场的另一个面貌。他说:不管什么书,宣传非常重要,销售不好,与宣传很大关系,宣传得好,不好的书一下子也卖光了,好书更需要好宣传,你看,哪个演员不是一个样子,宣传到位了就出名了。

想不到因为来结算代销书,跟图书界人士做了一场交流。回来的路上,我开始思考《我的深圳地理》出版的前前后后,以及它存在的问题。

老安对《我的深圳地理》是倾注了相当心血的,准备了多时,在设计包装上费了不少心思。最后的模样,也就是现在摆在书架上的成品,基本实现了他当时的畅想——写的是“行为文字”,设计也体现“行为风格”。可说是创意十足,完全符合作为诗人与艺术家双重身份合一的老安的意趣。如果由我来评选“图书设计装潢奖”,我肯定要把《我的深圳地理》排在榜首。但是,这本明显地需要草根读者来捧场的著作,采用这种形式合适吗?老安当时的出版冲动已经明确地有着商业诉求,为什么没有充分考虑两者之间的不可协调性?《我的深圳地理》出版一周年了,当时为了纪念出版首发而搞的“《我的深圳地理》激情之夜”依然历历在目,然而,作为艺术家、诗人个人理想的实践,与关联大众的图书发行市场是脱节还是接轨了,我们尚未弄明白。通过我传递的读者包含三教九流,意见却惊人相似——《我的深圳地理》内容很好,但是这个样子我看不习惯。如果具备代表性的话,那么这些人的意见从《我的深圳地理》面市之始,就接近了宝安新华书店人士的说法。

我不由得又联想到这个问题——

按照明确分工,写书的应该叫做作家,做书的叫做出版家,卖书的叫做书商。一本书最终出现在市面上,传统的流程是——作家呕心沥血地写,出版家策划制作,书商吆喝着卖。随着图书市场的开放,这三种生产者的分工被综合了,有的一身兼两职,既写书,又做书,或者既做书,又卖书。甚至写、做、卖自己包了的也比比皆是。活跃的图书市场培育出了不少这样的全才,把一本书操作得圆圆满满,赚得盆满钵满,实现了真正的“多赢”。说实在,我非常羡慕,也曾经发过誓言:日后自己有条件了,把自己的书自己包装自己卖,肥水决不流外人田。

但是,情况是这样吗?我们的“条件”何时成熟?

再回到《我的深圳地理》的出版,显然存在“条件”上的某些缺陷——没有自己可以驾驭的大发行网络,通过零星的区域书商门店代销,流通不畅,无法分享广阔的网络资源,货源得不到合理、及时的调配。此外,从宣传的角度看,“一相情愿”的成分影响了它的应市效果。应该说每个写书人都有自己的人际资源,发表一组应景的书评是没问题的,但是,这样根本不具备造势功能。我们纵观市面上的畅销书,无一不是“造”出来的,它的宣传不是 “就书论书”,而是“就书造势”。显然,《我的深圳地理》的宣传太“专业”,太规矩于艺术本位。《我的深圳地理》出版之时,电视、平面媒体有着配合,甚至精心策划的相应的“行为艺术”,但是,并没达到“促销” 效果。它的缺陷在于:圈子宣传,有点无面。

因此,我还是认为,写书的虽然充分自信自己的产品价值,但是不能完全依照个人化的意愿去做书,要做好书,首先要学习卖书,只有把卖书的行当搞熟络了,反过来做书,那就非常了得了。

《我的深圳地理》尚在市面上,尚在书店的书架上,如果对宣传促销有好处,我愿意把这篇文章当作对好朋友著作的“恶搞”,兼取各路看官的注意力。毕竟,我始终不改变“《我的深圳地理》是一本难得的好书”的看法,那是一本迄今为止不多见的介乎深圳草根与精英边缘人群的真实历程的写照,具有安石榴个人舒缓、圆润、风趣、简约、机智风格的文字,带给我们的阅读体验是非同一般的。

再录安石榴在《我的深圳地理》中的题记——谁没有看过这本书,谁就不算在深圳真正混过。

常驻工作点:http://blog.sina.com.cn/m/ghh

这东西都没有顶一下,可见根据地出了大问题.

有时候想钱都想得发疯了 有时候不,就看看书

TOP

以下是引用[I]joe[/I]在2006-12-5 14:01:35的发言:[BR]<p>可以直接在网路上路演/销售啊.</p>

有道理.

常驻工作点:http://blog.sina.com.cn/m/ghh

TOP

我要出书,谁来帮忙?

TOP

楼上的哥哥有什么大作啊?先贴出来欣赏欣赏.[em26]

TOP

再次看到〈我的深圳地理〉一书的评论,悲与喜中。
打工作者联盟——高举打工大旗,坚守文学阵地。http://www.dgzzlm.com

TOP

LZ、给我来一瓶上好的特质酱油、打包带走_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