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草树诗歌专栏

下河街

1《鳏夫》
一个词偶然指向他
他被击中了
很多年,他一瘸一瘸走在街沿
和那些沿阶草
在一条线上,更大的空间
留给了骡马
后来我才知道
他年轻的手,爬过一个女人的后窗
那个女人在生活里投了毒
命案发生在一个喧哗的早上
从河里逃走的她被抓回来
没有和她丈夫的生前告别
给拷子带走了
而他的一生
哑在一块道牙里

2《小木匠》
他不弹棉花
在刨花里泅泳
在木头的锯缝里找到了
时间的节奏
一起身,到了岸上
两粒晶莹的葡萄
吊在他的嘴边
他的生活有了
形状和蜜

3《守灵人》
他是下河街坚定的守灵人
街边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的血迹
有他的诅咒
他守灵,始终看不见灵
他不知道
外面的柳条绿了
河水涨了又涨
他长了蝙蝠的翅膀 
在瓦檐里蜗居
在黄昏飞翔
跌落那一天
空气中有几声老鼠
细碎的叫声

4《风水先生》
他先前读旧书
看风水是后来的事
下河街“当大事”
他就是那个“当大事”的人
他的墨迹
在下河街流传
他的店铺生意红火
逝去的亡灵
是他坚定的客户
可一对多年的乳房
嘲笑了他庄严的额头
春天的下河街
花事繁荣
他也花事繁荣
他不再“当大事”
只管把晚来的春潮
推向高潮
但很快
下河街的唾沫就干了

5《孤独者》
春天,槐花开了
六哥哥帮他接回了
他的新娘
蝙蝠在夜里叫
猫在瓦檐上,踩响雷霆
红喜字早上就离开了窗棂
站在冬天的门口
他的手拢在袖子里
眼睛鼓着,他不是青蛙
土坎下有死猪崽
他赶在蚂蚁之前
摘走了果实
他在夜里牵走一头牛
卖掉了兄弟
把守着多年的银圆
他和银子的叮当做伴
在一只老鼠的戏谑下
翻遍了血液
银子失而复得
雪在下,他掉进天井的雪里
死于血液的耳疾

6《葬礼》
乌鸦来晚了
葬礼已经开始
麻丝俯伏在尘埃里
哭声的翅膀
飞不起来
灵在灵柩里 
面孔在面孔之上
麻雀现在可以庄严地演讲
那些手拿棍棒的人
不敢出声

7《药来了》
药神死了。
药来了
药是中药,是神农尝过的百草
是黄花叶丛里的半夏
是柴灶灰里的土鳖
是阴沟边土里的蚯蚓
这在下河街
叫地龙
一夜之间,下河街
成了百草园,但离三味书屋很远
没有蜜蜂、蝴蝶,春天很远,人群
却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了
虫子也来了
下河街的人
买回了硫磺
在硫磺蓝色的火苗上
桔梗花了妆,天麻脸色苍白
 红花僵硬了,枸杞发出
沙沙的响声,麦冬放下了
江南的烟雨,云南粟壳
有惊悚的脚步 下河街街口
老梧桐树桠上发出最后一声蝉鸣
在颤抖的齿轮里
掉进了药
他的锤子在乡下
回到铁,独自开花
他来到下河街
挂牌,开业
指点山川百草
辗转安国,亳洲,宁夏,陇西
打马发货,猜拳行令
白杨树下搂住异域的鲜花
下不了热炕头
风走家串户
血液筑了堤
春天的尸体躺满了大街
他, 下河街有名的铁匠
穿不过榆树的林荫了
倾圮的铁匠铺
煤渣堆长满了野草

8《锁》
开开锁
打开夜的抽屉:金币叮当响,没有星光
锁孔里有牙痕、密码,虚无和黑暗
锁孔是黑夜的一个洞穴,仅此而已
不能生育黎明
掌管钥匙的手
占领了高地,它们属于婆婆或合伙人
媳妇或另外的合伙人,匍匐前行
窥视如枪口,走火有爆裂的声音
锁,在下河街的梦里
如雾,雾锁下河街
猫无缘无故走失
四处有孤儿

草树,本名唐举梁,1964年12月生于湖南。1985年大学毕业,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写作。九十年代辍笔十年余。2000年出版诗集《生活素描》,2002年重新写作,2006年入选诗选刊年代大毡。多以自娱。客居广西。
    诗观:以简单的形式,朴素的词语,呈现灵魂的颤动。

前面空出两字,编不了,请斑竹帮忙了。以上已发在06年《诗选刊》年代大展。问好老宫和各位诗友,请多批评。

TOP

下河街(续)

10
《戏子》
 
戏里千娇百媚
嗓子落花纷飞
袖子一拂,雨来了
树叶一片簌簌
 
下了戏台,嗓音就沙哑
生活一直感冒
拳头冲出了长袖
夜里有一生的悲泣
 
悲泣也有他
一个早上,他在河面留下最后一个泡
下河街的隆冬
连一片树叶也没有见证
 
下河街这一年多冷
桃李到春天都没有发芽
 
11
《兜售者》
 
墙角有土豆,已经发芽
地里有苜蓿,牛羊不吃
下河街的集市
他是别样的兜售者
 
他叫卖爱情
女儿的爱情,大女儿
卖给三间店铺
三间店铺保鲜了三天爱情
二女儿卖给托运的货车
货车运走了爱情
却没带回货
 
如今他枯坐阴影里
不再去集市。唯一可兜售的
只剩下一箩筐时间
 
12
《河》
 
河堤上的柳丝
扑向波光
石榴红了,伸手可摘
餐桌上的爱情,可以打包
夜的包装袋
飞向河面
 
势利鬼势利,还嗜血
牙齿戳破星空,不下雨
河瘦下去了
 
鞭子打乱了马的秩序
蹄声破碎在黎明
芦苇丛的歌声和鸟都飞走了
狗尾巴草乱摇尾巴
下河街水龙头里的水
有血
 
河堤上的人来了又去了
船在夕烟里远去
码头,不断地发出老年的呓语
 
13
《生意》
 
生意,一个沉睡的词
在下河街苏醒
柳絮漫天,扬花飞舞
乱了眼睛,迷了瓦檐
 
一个词扮演另一个词:生地熟地
一个词伏击另一个词:大麻天麻
人在词里说话,嘴上抹蜜
手在秤上拨动,砝码有鬼
 
杏仁不是杏仁
红花亦非红花
养蜂人的摇桶转动
甩出的蜜有血腥
 
一匹马在夜晚嘶鸣,从词里逃奔
逃不出树桩,铁的手腕
 
14
《制假者》
 
黑夜的容器:鼓泡,结晶
潜入透明的输液管
唬弄疾病的火焰
 
孩子的手从床沿滑下
垂着,上面的瓶子
在摇晃
 
命案揪出了她的头发
面孔镶满了大理石
手上是金饰和血滴
 
下河街的阴沟里
针头和落叶闪光
逃亡的脚步声声
 
15
《蝉蜕》
 
从一声蝉鸣
进入八月辽阔的声部
世界的律动如指尖上的舞蹈
黄昏的翅膀,月光的鱼跃
天空驰过的马匹。一个五百岁的老人
在麦地捉住了
颤动的音符
 
那是透明的蝉翼
它破碎了。今夜,下河街
一个麻袋,一枚蝉蜕在梦里
哭泣
 
16
《拆迁》
 
一声炮响
鸟群从树冠上弹出
郊区的春天沦为灰烬
 
一棵老树倒下去
有多少根须抵抗
牙齿在泥土里咯咯作响
树皮里有黑夜的谈话:官吏,富商
店主,居民,开发商和租赁户
到季之前,花朵提前失身了
枝干被拖去锯木场
叶子卷起舌头。风
没有来
 
一个树坑
挖出了比坟墓更多的亡魂
 
17
《土鳖》
 
激烈的树枝倒下
落松也不窜跳了
喘息。冷却
 
锅底离开的灶膛空着
而冷却的灰烬
犹如平静的大海一样生动
 
火钳轻轻一拨
灰色的火焰窜动:那些小小的土鳖
缓解了人类伤口的疼痛
 
18
《齿轮》
 
手套轻逸的一绺纱
自然如绿藤的新芽
突然绕住手指,连同时间
把它们送进了
飞速转动的牙齿
 
大地在颤抖
 
血滴上了流水线:奔跑
千万条鞭子在抽打
原野上的马匹
 
19
《紫薇》
 
一株紫薇在墙角开花
 
这在下河街
不是什么奇事,甚至视而不见
 
移民的野蕨和黄胆
窃窃私语。杜鹃的侏儒症
羞红了脸
 
蜜蜂鼻子灵
一只云雀直接空降
而蚯蚓和鼹鼠
正在连夜赶路

20
《喘息》

拳头砸在桌子上

屋顶倾斜
落叶站立不住。一只苹果
无声地滚下桌子

空气里有牛的喘息
是这样,它倒在水沟里
不会转身了

成群的牛虻
飞舞,或扎进血液

21
《饮片①》

刀子切入桔梗
分解的饮片没有呼痛
墩板咚咚作响
窗户上角的下弦月
白了

谁知道他的痛?
去了车站,一次也没有回头
却在路上
遭遇跟踪的手
麻袋不足以构筑
防卫的堡垒

负债的夜晚
他从泪水归来
追赶时间,梦里
无人看见月光
在泥泞的脚窝
倏地溅起

注①:这里指中药材饮片。

22
《瞎子》

他端坐店铺门口
目光向内,帮人
测算运程

过去的人生
都在他五指之间
比如病痛,桃花,婚变,折本

他说,这个孩子有远大的前程
娶亲要朝东南方的
可是那孩子在开往东南方的摩托车上
甩进宿命

一阵风过
树叶短暂的悸动
没有人注意,那个瞎子
眼角秘密的光

23
《药行》

药行有名百草
是百草的一个驿站
还有更多的驿站
终点,是病

下河街的药行
不关心出处和注脚
比如芍药花不让牡丹
或海马进入血液的轻灵

虫子在药里
可以假扮药

TOP

热烈欢迎你的到来,不过建议不同题目的诗歌另帖发出来效果好一点。
老宫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68762377 老宫文字本色博客圈 http://q.blog.sina.com.cn/laogong192

TOP

希望“文字本色”的圈友在这里找到一个更能展示自己的平台。
老宫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68762377 老宫文字本色博客圈 http://q.blog.sina.com.cn/laogong192

TOP

我不会写诗,但我喜欢诗,希望你们多帖点上来,跟大家分享。
老宫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68762377 老宫文字本色博客圈 http://q.blog.sina.com.cn/laogong192

TOP

好诗,让人眼前一亮!

欣赏!

并欢迎诗人的到来!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相约去寻找共同的根 驾马狂奔_星星艾博客http://xingxingai.blogms.com

TOP

星星艾版主,你的诗呢?怎么不见写了,不舍得给我们看吗?

TOP

我最喜欢这样有质地的诗了。

TOP

QUOTE:
以下是引用草树在2007-1-16 12:44:44的发言:

下河街(续)

10
《戏子》
 
戏里千娇百媚
嗓子落花纷飞
袖子一拂,雨来了
树叶一片簌簌
 
下了戏台,嗓音就沙哑
生活一直感冒
拳头冲出了长袖
夜里有一生的悲泣
 
悲泣也有他
一个早上,他在河面留下最后一个泡
下河街的隆冬
连一片树叶也没有见证
 
下河街这一年多冷
桃李到春天都没有发芽
 
11
《兜售者》
 
墙角有土豆,已经发芽
地里有苜蓿,牛羊不吃
下河街的集市
他是别样的兜售者
 
他叫卖爱情
女儿的爱情,大女儿
卖给三间店铺
三间店铺保鲜了三天爱情
二女儿卖给托运的货车
货车运走了爱情
却没带回货
 
如今他枯坐阴影里
不再去集市。唯一可兜售的
只剩下一箩筐时间
 
12
《河》
 
河堤上的柳丝
扑向波光
石榴红了,伸手可摘
餐桌上的爱情,可以打包
夜的包装袋
飞向河面
 
势利鬼势利,还嗜血
牙齿戳破星空,不下雨
河瘦下去了
 
鞭子打乱了马的秩序
蹄声破碎在黎明
芦苇丛的歌声和鸟都飞走了
狗尾巴草乱摇尾巴
下河街水龙头里的水
有血
 
河堤上的人来了又去了
船在夕烟里远去
码头,不断地发出老年的呓语
 
13
《生意》
 
生意,一个沉睡的词
在下河街苏醒
柳絮漫天,扬花飞舞
乱了眼睛,迷了瓦檐
 
一个词扮演另一个词:生地熟地
一个词伏击另一个词:大麻天麻
人在词里说话,嘴上抹蜜
手在秤上拨动,砝码有鬼
 
杏仁不是杏仁
红花亦非红花
养蜂人的摇桶转动
甩出的蜜有血腥
 
一匹马在夜晚嘶鸣,从词里逃奔
逃不出树桩,铁的手腕
 
14
《制假者》
 
黑夜的容器:鼓泡,结晶
潜入透明的输液管
唬弄疾病的火焰
 
孩子的手从床沿滑下
垂着,上面的瓶子
在摇晃
 
命案揪出了她的头发
面孔镶满了大理石
手上是金饰和血滴
 
下河街的阴沟里
针头和落叶闪光
逃亡的脚步声声
 
15
《蝉蜕》
 
从一声蝉鸣
进入八月辽阔的声部
世界的律动如指尖上的舞蹈
黄昏的翅膀,月光的鱼跃
天空驰过的马匹。一个五百岁的老人
在麦地捉住了
颤动的音符
 
那是透明的蝉翼
它破碎了。今夜,下河街
一个麻袋,一枚蝉蜕在梦里
哭泣
 
16
《拆迁》
 
一声炮响
鸟群从树冠上弹出
郊区的春天沦为灰烬
 
一棵老树倒下去
有多少根须抵抗
牙齿在泥土里咯咯作响
树皮里有黑夜的谈话:官吏,富商
店主,居民,开发商和租赁户
到季之前,花朵提前失身了
枝干被拖去锯木场
叶子卷起舌头。风
没有来
 
一个树坑
挖出了比坟墓更多的亡魂
 
17
《土鳖》
 
激烈的树枝倒下
落松也不窜跳了
喘息。冷却
 
锅底离开的灶膛空着
而冷却的灰烬
犹如平静的大海一样生动
 
火钳轻轻一拨
灰色的火焰窜动:那些小小的土鳖
缓解了人类伤口的疼痛
 
18
《齿轮》
 
手套轻逸的一绺纱
自然如绿藤的新芽
突然绕住手指,连同时间
把它们送进了
飞速转动的牙齿
 
大地在颤抖
 
血滴上了流水线:奔跑
千万条鞭子在抽打
原野上的马匹
 
19
《紫薇》
 
一株紫薇在墙角开花
 
这在下河街
不是什么奇事,甚至视而不见
 
移民的野蕨和黄胆
窃窃私语。杜鹃的侏儒症
羞红了脸
 
蜜蜂鼻子灵
一只云雀直接空降
而蚯蚓和鼹鼠
正在连夜赶路

20
《喘息》

拳头砸在桌子上

屋顶倾斜
落叶站立不住。一只苹果
无声地滚下桌子

空气里有牛的喘息
是这样,它倒在水沟里
不会转身了

成群的牛虻
飞舞,或扎进血液

21
《饮片①》

刀子切入桔梗
分解的饮片没有呼痛
墩板咚咚作响
窗户上角的下弦月
白了

谁知道他的痛?
去了车站,一次也没有回头
却在路上
遭遇跟踪的手
麻袋不足以构筑
防卫的堡垒

负债的夜晚
他从泪水归来
追赶时间,梦里
无人看见月光
在泥泞的脚窝
倏地溅起

注①:这里指中药材饮片。

22
《瞎子》

他端坐店铺门口
目光向内,帮人
测算运程

过去的人生
都在他五指之间
比如病痛,桃花,婚变,折本

他说,这个孩子有远大的前程
娶亲要朝东南方的
可是那孩子在开往东南方的摩托车上
甩进宿命

一阵风过
树叶短暂的悸动
没有人注意,那个瞎子
眼角秘密的光

23
《药行》

药行有名百草
是百草的一个驿站
还有更多的驿站
终点,是病

下河街的药行
不关心出处和注脚
比如芍药花不让牡丹
或海马进入血液的轻灵

虫子在药里
可以假扮药

太棒了!

常驻工作点:http://blog.sina.com.cn/m/ghh

TOP

这样的好诗多发点来我们学习嘛。

TOP

楼主,续帖啊……

TOP

老根据地的草,还在上海吗

很明显 南山有一棵最粗鲁的树

TOP

24
《寺庙》

和尚走了
香灰还在
破损的翘檐上
风铃瘦叮当

这里芭蕉摇曳
夜露安静
而下河街的天空
烧红了

都上街了
都进入了火焰的中心
谁来承延
对土地的祷词?

大禾塘①土地
崇岗岭②庙王,有先祖。。。

注①②:这里均指地名。

25
《阳台》

在上好的花瓶里
花朵长出犄角。核桃
变得无比坚硬

半夜,谁敲打核桃
锤子飞出来,砸碎了
阳台

站在碎玻璃上
她倚望着雾里的河
一片空寂

26
《风景》

窗户纷纷打开
下河街
今晨有悲伤的风景

锣鼓无法掩饰
低垂下去的头颅
唢呐里蝉翼抖动

纸钱不是落叶
招魂的经幡不是花串
膝盖下,也没有黄金

树去远了,蝉没有走
它在麻袋里平静的诉说
每一声都是巨大的悲恸

27
《忍冬》

木材检查站拦截了
忍冬,它的花苞
在时间的周旋里绽开

沸水空自叫喊
瓦罐开始煎熬自己
病,远在床上

春天毒素蔓延
许多人戴口罩
许多人抽走了棉花

山上生长千年
忍冬,从未进入
如此嘶叫的春潮

28
《盐浴或干洗》

白天浆硬的衣服
放在这些温柔的部位
搓洗

一对乳房不开花
却那么有力。波浪的
锯齿

喷泉捉不住
池子迅速干涸
失去知觉

那些气味散尽的衣服
凭手里的单据
已无法认领

29
《高速公路收费站》

窗口绽开的花朵
缓解了皮夹的疼痛
一路飞奔,擦过原野的马匹
指针攀向沸点

丘陵急剧起伏
蛇转动身子,鳞光闪闪

射向远方的子弹
会击中什么?

30
《轴承之夜》

夜,巨大的机壳
黄油从西山注入
轴承转动,珠子在原地
奔跑不停

马达何在?谁
按下了电钮
催动了流水线
桔梗纷纷瓦解
黄连进入了
易溶于病的胶囊

轴承带动
电闪雷鸣的光线
节奏激烈的圆
灵魂浮于切线
空气嘶鸣,摇头丸
融入了梦幻

轴承的夜晚,一些花
碾成齑粉,水
满脸兔毛。冒烟的部位早已开裂
蛋黄悄然流失

TOP

谢谢朋友们的阅读,请多批评!

TOP

你常来是我们的荣幸。
老宫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68762377 老宫文字本色博客圈 http://q.blog.sina.com.cn/laogong192

TOP

草树,喜欢你的诗歌,谢谢你。

TOP

16楼说得没错.

诗很有份量.学习了!

[em01]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相约去寻找共同的根 驾马狂奔_星星艾博客http://xingxingai.blogms.com

TOP

31
《咖啡屋》

光线很好,适度
一盆植物在门角开花
恰到好处推出
几杯咖啡出场

女人发光
男人的影子趋于生动
窄小的卡布基罗①
咖啡浓香暗涌

头颅俯下,上面
长出热带雨林
一些野兽在咖啡树丛
互舔伤口

注①:下河街某咖啡屋包厢名。

32
《野鸭》

疾病的郊区
树木心律正常。一行土鸭上了河滩

病中,容易相信
它们是菜谱上的野鸭

到这河畔的木楼喝傍晚的河风
吃野鸭

野鸭去风湿
一些骨头恢复了元气

33
《槐米》

槐米是槐花
丑陋的儿子。这个村庄
神农没有来过,没有命名
比绿豆粗糙的槐米
它象弃婴
守着时间的秘密

药栈的人带来了它的名字
捣毁了春天的梯子
槐米,乱棍之下纷纷离开
大地心灵的春梦

它在下河街的麻袋里
沾染了药

34
《谈话》

总是冗长而漫无边际
象一场绵绵不绝的春雨
看上去正是春天的季候:泥土松动,芽尖
从内部使力,残雪松动
悄悄化了

其实不关乎雨水
也不关乎春天。说到米酒的甜
米酒并不甜。一些窗户
慢慢洞开,一只蝙蝠
嗖的飞出去。大地上
无数气泡清晰起来,打转或奔跑
然后很快
碎裂了

35
《下水道》

它在水流街的喧嚣之下
暗自奔流,昼夜不息
到了夜晚的某一个洞口
耳朵紧贴大地
也许可以听到巨大的响声
无异一面旗在风中
漫天摇动,并发出
裂帛之音

它很容易引进联想
比如一部电影里,一座城市的下水道
黑社会的影子晃动
突然清晰了,露出凶残的目光
脚步声声,然后就是
一声致命的枪响

36
《掉包》

他是下河街的常客
熟悉每一家药栈的门牌
每一味药的药香

回手一摸,天黑下去了
包掉进了哪一家的药香?

他在深夜的大街徘徊,哭泣,打门
门窗紧闭,一条狼狗
在某一个店铺门口微微喘息
舌头颤动,闪着幽光

37
《春光》

他带回来一个美丽的姑娘
下河街开花了,老玉米
在屋檐下摇晃
在早晨的阳光下闪光
忍冬新鲜的香味在奔跑
一个孩子的鼻涕
亮了

雾,散了
安静的屋顶和门脸
稠密的方言里,一阵风扑来
撩起她的裙摆

她站住了,把一只蝴蝶
按在了膝上

38
《路沿石》

在快慢之间
在雨点和流水之间
它立在秩序的边沿,望着斑马线
轮子下阵阵的尖叫

它是哑默的
来自下河街背后的山岭
秋天了
泡桐,香椿,苦楝都脱落了声带
狗尾巴草在燃烧
小路坚硬的发白。而一个土坡下
一片野菊湛蓝
菊丛里
露出它的脊背

它来到下河街多久了
没人知道。夜晚空出街道
一个装卸药的妇女在回家的方向
踢了它一脚,汗浸的乳房垂下
它在黑暗里
哎哟一声

39
《帘影》

母亲何以在果实之间
闪烁其词?这些果子啊
都是你的儿女,都成熟了
都有了自己的园子和枝叶

总是对这个说那个好,对那个
说这个好,这个那个团聚了
就说天气好

为什么呢?母亲
你在帘子后抹眼泪
却再不敢呵斥岁月
俯身拣起桌上滚落的苹果

看不见果子的时候
你总拉开帘子张望远方
满帘月影好一阵晃动

40
《汇款单》

总是如期而至
比一场及时雨更催动树
老树,发芽了

一个多年前的少女
家乡叫她红妹子,外出打工,打出了
名堂,电话里一直是精彩的描述
琉璃瓦的别墅,游泳池
小树林,只是
少些小鸟,一只鹦鹉
挂在大露台上的笼子里

奶奶想去,又不敢去
果然没个讯就到了阎王殿的屋角
她喊红妹子,气息微弱
大步流星到达那里
也不知道是怎么找过去的
只见多年不见的孙女
卷在沙发里吸烟
火星暗红

“妹子,你怎么不开灯呢?
姑爷呢。。。”

TOP

一直关注,不断期待。

TOP

请继续……[em01]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相约去寻找共同的根 驾马狂奔_星星艾博客http://xingxingai.blogms.com

TOP

41
《雪夜》

广大的睡眠
笼罩着下河街,一片一片
抹平了裂痕,遮盖了污点

只有狗在呼喊,它看见了灵魂
在雪地出走的脚印

2006.9.27

42
《家谱》

打开,有一片荒冢
墓草枯黄,沉默不语
暗自起伏,一些地方
露出了凹坑

在一个老去的声音里
一个个名字,慢慢站起
远在唐代曾文公,马蹄得得
做到重庆刺史,惊堂木响
人犯倒如劈柴。明末清初
昌义公押镖过江,好汉云簇
月黑风高之夜,横越山岭
民国十五年,献文公虎子五个
往堂屋门前一站,远近村庄
不敢喘气。个子最小立华公
短褂赤脚,走南闯北
白杨树下,大喊一声
老板娘拿酒来,一股力道
贯彻齐眉棍,异乡的明月
站立不稳。。。

儿子对儿子喊
快来听爷爷讲故事
从动画片过来的孩子
一巴掌打翻了祖宗
死去活着的家谱
掉落在一串嬉笑里

43
《祠堂》

梁上有鸟翅扑动
三——叩首——,俯——伏。。。

弦乐哑默很多年
一度是人民公社的大食堂
热气腾腾,一个饥饿的孩子
偷一碗荞麦粥,躲在墙角

另一个孩子来了,说
“我要去告你”
他筛糠一样递上
那只人民公社的蓝花碗

祠堂空了
杂草淹没了石阶,小巷响起
贩子叫卖的铃铛声

44
《河的记忆》

锚链喧哗。河流
它的记忆存放在多深的水位?

惊雷,劈开了后街的老树
树干新鲜的肉绽裂
叶子哭泣,河岸上
摆着直挺挺的三兄弟
前赴后继的波涛
已经平复

一顶轿子远远来了
轿子上的老父亲,撩起帘子
骂了几句,就朝前挥手
河里所有的树影
停止了晃动

老父亲,他一个人坐进了书房
泛黄的书页,在风中
瑟瑟地抖动

45
《后院》

后院的老槐树下
据说有人在那里
挖出了一坛金子

多少年,那铁锹铲入泥土
和沙石交锋的哧哧声
竟夜回响,连绵不断
就象一块瓷片一直划着
下河街的夜之锅底

尖锐的声音,挥之不去
拽着一把把神经不放

就在昨天夜里
一个女人在另一个后院另一棵槐树下
埋下一块金砖

坐在早晨的阳光里
她止不住嘴角的笑
而那卖金砖的人
早已逃离车站

TOP

一直跟着看,都嫌你更新慢了。

TOP

46
《分路碑》

“左走黄泥塘,右走杏花村”
站在岔路口,灼热或烟雨里
它说着

陌生人,你有没有递过一杯水?
是否知道,谁,生下就哭喊
竟夜不停,以唯一的、上帝的语言
言说不曾命名的痛苦

夜里,父母抱他来这里
立碑,让它向一片星光
让生命生稳根,茁壮成长

它现在不在了。从牙齿
进入时间。当你徘徊之际
安生多年的骨头
在开裂,泪水喧哗

47
《破产者》

一个链条断裂
哗啦一声
整个一条死蛇落地

债主在打门
传票在路上
这个秋天谁摘走了果实
背转脸去,马尾草也倒向一边
你无处藏身

梯子竖的那么陡
如何能经住风?
未到墙头,先把墙头风光尝遍
红杏揽在怀里,满口溢香
桃花年轻
你摸摸脸上的折子,有些不妥
就大笔一挥
认了这春天的女儿做干女儿

裘马轻车,你早不是黄金少年郎
把妻子荒芜,切除的子宫
被你做成堂皇的皇宫
多么逍遥!让按摩女的手指到发软
叫时间花枝摇曳
一梦到黄粱

风声急
你眼泪汪汪,对谁诉说?
走完熟悉的园子,可还有园子
供你落脚?

你多么可爱——兜里两个苹果
还大叫,小姐,拿单来
往麻将桌上一坐,一样败走麦城
依然回马,大吼:锤起!

你是听不见了
那桌子正在发出雷鸣

——
注:“锤起”,南方某地玩麻将术语,就是玩大一倍的意思,通常有拳头在桌上敲一下的动作。

48
《植物人》

由于巨大的郁积,不得不
揭开颅盖

在黑暗里
你回出一口气,仿佛幽暗的深井里
一个微弱的回声。光斑亮了
光线里的眼泪
纷纷抹去
羞于开口的开口了,栅栏外的手伸进
栅栏内
血液在周边沸腾
而你
镇定,冷若冰川

你开始呼吸
从来没有这样均匀,清空了
梦里的牙齿,泪水里的盐
黎明的胆汁
在阳光下不必睁眼,不必警醒
黑夜的脚步

一只蝴蝶飞来
站在你的睫毛上

49
《你住的这城市》

我来过你住的这城市
多少次,依然陌生,蒙你隆重接待
却至今不知你的街道,里弄,门牌
你那是什么花园第几单元几楼
靠东还是朝西?总是酒把我拦在酒中
桑拿蒸我在屋里的小木屋里。你很哥们
呼出寄存哥们手机里的妹妹
那是河边的邂逅,啤酒花里的黄胆花
艺术学院的舞姿,很艺术的歌喉
把我缠在水草里,不知这城市,水多深
你天很宽,带我去高尔夫球场
直接越过保安,可我一再击空
雪白的球,露天的温泉,热气腾腾的浪声
头顶是几颗星星闪烁,方位不明
而一片银杏叶子在涌突的水花里荡开
浮着

50
《急诊室》

急诊室是某个敏感的季节
爆开的芽尖,在枝头尖叫
凋落的花,没有声息

流水在别处唱歌
镊子的声音清脆,洗手池里
血液迅速变淡,消失

鲜花在篮子里,果实
与季节无关。一只苹果
无缘无故滚落

命运喘息,断枝倒垂
焦灼的手只能抓到手推车
冰冷的边缘

没有上帝。谁扔掉了
那一双橡胶手套:干瘪,蜡黄
激情荡然无存

门的关闭是未知,漫长的等待
而每一次开启都是判决
不管你的喜或悲

51
《夜宴》

请柬上的名字,都来了
余行长的手最先伸过来,握住他
“记得把户头立过去哦”
拍拍他的肩,指着后面早已准备了笑容的马经理
他已经不记得多年前的一片落叶
在银行的台阶下翻滚
药管会黄主任,轻轻一握,在他的手心
戳一下。药在入药之前
门口总有风,树叶簌簌响
广告公司张总,老远
放开了嗓门,“乔迁之喜啊!”,手握的紧紧
不开花的也开花了
税务李科长的手很有力
此前他的手,在短短的衣袖里
朋友们叫呀呀上来,一排手拍他屁股
眉毛飞起来。多少沉默的时光
一时浪涌。最后秘书长来了
咪咪笑,抓了一下他的手指尖
先前不亮的一盏门灯,突然亮了
台阶两边的鲜花
一齐盛开

酒足饭饱,纸巾纷纷滚落
新居,灯亮
红木家具暗暗闪光,影子布满了花岗石
横七竖八:拉长如干尸,缩短如侏儒
屁股一起落坐,一排脊背压住了
靠背上的小鸟,它们叫不出声
翅膀也动弹不得,只有驳骨架上
大鱼缸里的热带鱼,摆动尾巴
窗前一只燕子,惊叫一声
飞走了

TOP

一下子贴这么多……慢慢仔细学习……

粗看之下,比较喜欢19楼的那几首。

Pig-Cow日志 ←点击这里 www.pig-cow.com

TOP

为什么诗非要这么难让人看的明白呢?

生命的开始,注定用心去走完!

TOP

是的我惊喜的听到诗人走来的脚步,欢迎你草树!!!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