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毕飞宇的《玉米》:男人眼中的女人百态

文/冯媛

  其实很早就看过《玉米》了,那时候还只有玉米一部中篇,现在又发现了江苏文艺出版社新出版的长篇《玉米》,发现了玉秀和玉秧,让人有一种好莱坞似的期待。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是那种太高明的读者,我只是想知道玉米的姊妹们又发生了什么。

  毕竟,玉米结束的太干脆,郭家兴说:好。我也感叹,是啊,好。难道男女之间的事情,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不是“好”,就是“不好”。

  但是玉秀和玉秧的出现,似乎诋毁了这种简单的选择,她们使玉米得以体面的从郭家兴的床上爬起来,再进行选择。

  做选择题一向是好莱坞式的惯例,不是独创,人称的转换和包含也有黑泽明似的“罗生门”,也未必新奇,所以,我还是更爱玉米。

  玉米还是应该结束在那个“好”里的,我爱她的干净。

  其实毕飞宇的小说也看了不少,对于他描写性的方面,尤其是女性性的方面,我常常感到清冷。

  从某种角度来说,玉米和玉秀的性方式看似背道而驰,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开始一直不太理解玉米的“自行了断”。她太狠了,女人这么狠,够得上心狠手辣,她大概再努力一点,可以去当特务。

  这种女人,一般是涂着很红的嘴唇,很少笑,笑起来往往让男人很绝望,又有点性冷淡的那种。

  后来觉得,不是。原来玉米是情有可原的,那个原因,在玉秀那里找到了。

  玉秀匆匆忙忙的被轮奸,然后怀着无比愧疚的心与自己姐夫的儿子发生了关系,更何况这关系也发生的牵强,那男的毕竟是怀着替天下男人尤其替自己讨公道的心,才上的。

  那么,不算两情相悦喽?算什么先不说,也是有勃人伦吧。想想看,被轮奸和乱伦同时发生在一个女人身上,这个女人岂不是比《雷雨》还“雷雨”吗?

  那么,那大衣的遮掩和那种对姐姐玉米的驯服,也是羞愧吧。

  那玉米家族里的女人,有什么后路可退?自行了断这样看起来,是个有点笨,但好的办法。

  我搞不懂玉米和玉秀那天生的早熟的对性的羞愧感和绝望感来自于哪?

  也许我是现代女性。

  不是有些美女作家们疯了似的在讲现代女人怎么享用男人吗,但是比起他们对于性爱接近于疯狂的告白,我倒宁愿享受这种清冷,我不勇敢,也讨厌发泄,也许,我是已经老了的人。

  这就要谈到青春期,每个人的青春期是不一样的,你早过了这个期,你便早老了。

  玉秧,怎么说呢,这是个棘手的人物。

  我依稀觉得,对于玉秧,作者过于冷静了,不象玉米,混杂了自己的感情。但是我是认同玉秧这样的人物存在的,我身边的大多数人,大多数女孩不是玉米,不是玉秀,而是玉秧。

  我始终没太搞懂一件事,就是,玉秧是太懂性了呢,还是太不懂。

  会不会觉得处在中国的青春期的那些女孩和男孩们,都有点暧昧?他们大都躲在宿舍的被窝里幻想班上的乳房很大的女生,又或者已经嘴角有胡渣的男生,他们可以胡想可以私下里议论,可是他们却不敢迎面走到那个女生跟前说,嘿,我有保险套,可以跟我做爱吗?

  让我们猜猜。

  美国女孩会说,好啊。

  中国女孩会大惊小怪的跑去告诉班主任,然后气喘嘘嘘的委屈的说:某某是流氓。但是等到班主任很热心甚至过分热心的询问怎么流氓了的时候,女生便咬着嘴唇,眼睛里充着泪,死不开口了。

  玉秧对诗人的爱情就葬送在这样的青春期里。

  美国有个片子,叫《春色一箩筐》,讲美国的的几个海军男孩拿街上的丑女孩开玩笑,一个爱唱歌的丑女孩为一个只能陪她一夜的小帅哥奉献了初夜。挺残忍的故事,讲的象一朵有露水的小花。

  西班牙还有个电影,叫《乳房与月亮》,讲一个小男孩对妈妈乳房的迷恋,只可惜每天晚上爸爸都把它抢走,后来有了弟弟,乳房便被那小子占有了,于是,小男孩义无反顾的决定,他要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乳房了。

  多神秘的青春期,象一块小奶酪,让人蠢蠢欲动。

  为什么我至今读不到这样的中国式的青春期故事?中国的孩子太可怜了,还没过青春期,就都老了。

  话题有点远了,但无论如何,我感谢有《玉米》这样的话题,毕竟他让我们觉得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有男人在关注,谢谢毕飞宇。

  而我所说的一切,都是没有力量的,因为,我毕竟不是,那土壤里长出的金黄色的果子,而充其量就是肯德基里的奶油粟米棒。

呵呵,看起来好像是扯的远了点,看的偶一愣一愣滴。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