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小说】巴士惊魂之《人证》--(上)艳遇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许畅如往常一样,下了班后到车站坐车,许畅每天大概都是这个时间下班。

许畅一边走一边在想,不知道今天会不会遇见她?

她,是什么人?做什么的?多大?

这些许畅都不清楚,许畅知道的是自从半年前每天自己下班等车时,都能看到她,她总是一个人,冷冷地,站在一大堆等车的人中间,显得是那么突兀,许畅偷偷地留意她很久了,许畅一直想找个机会和她搭话,可她那拒人千里的冷漠让许畅总是鼓不起勇气来,每次靠近她想和她说话时,看到她那冷若冰霜的面孔,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了,然后就是各自上车,她和许畅一样也是坐13路车,不过比许畅要早下车,每次许畅都是目送她下车,扭头注视着她,直到车开后看不见为止。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半年多,直到一个多月前,许畅终于鼓起勇气向她搭话,可结果正如许畅担心的那样——被冷冷的拒绝,那女子甚至连看都没看许畅一眼,这让许畅当时很难堪,真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可人有时就是有点贱脾气,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那女子虽然让许畅很难堪,但许畅偏偏就是忘不了她,这些天没事就想到她,这不,在走向车站的路上,许畅又想起她来了。

自从一个多月前,许畅想向她搭话被拒后,许畅就再也没见到她,虽然每天许畅都如往常一样准时来到车站,并且为了等她,甚至有意放过几班车不坐,可一直等到每天最后一班车,都一直不见她出现。

她去哪里了呢?她离开深圳了?还是不再坐这路车了?难道是因为那天自己向她搭话,让她有意避开我?许畅一边在胡思乱想着,一边走向车站。

“啊!”许畅发出一声轻微地呼声,声音虽轻却掩饰不住内里的激动。

因为许畅看到她了,看到那个这一个多月来让许畅念念不忘的女子。她还是一个人冷冷地站在那里,她穿的还是一个多月前那天许畅见到的那一身白色连衣裙,颈上系了一条同样是白色的纱巾,夜风吹过拂起她的发丝和裙角,远远望去竟有点如梦似幻,许畅感觉有股热的东西涌上头。

许畅急走几步来到车站,今天很奇怪车站竟然没有其他人等车,偌大的车站就只有那女子和许畅两人,许畅偷偷注视着她,她还是如常地冷漠,仿佛这个世界与她无关,许畅心里忽然冒出一句话――“她比烟花寂寞”。那是许畅在一本小说里看到的,以前许畅总不太懂这句话,为什么能用烟花来形容女子的寂寞?但今天,许畅象是有点明白了,洒落在夜空中的烟花如同流星一样惊艳,但也如流星一样短暂,那暗空中一刹那的光华显得是如此地孤独,绚丽过后更是无尽的寂寞。眼前的女子那出尘的美丽正如让人惊艳的烟花,而她的冷漠孤傲则如绚丽过后无尽寂寞的夜空。

“呜―――”

车从许畅的方向开来了,许畅先上了车,今天的车也很奇怪,整个车空荡荡的,“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早就没人?”许畅有点诧异,不过也没多想,投下两个硬币,走向车的最后一排,那是许畅最喜欢坐的位子,因为可以从后面把全车所有人都能看到,当然许畅唯一想看的是“她”。

许畅坐下后,目光就在找寻她,只见她投下两个硬币后,也向车后走来,许畅看着她走过来,竟发现她似乎也在看着自己,许畅看着她,心里既兴奋又有点迷茫。她可从来也没正眼看过自己啊。看着她的目光,许畅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车窗外,好掩饰自己的激动。

等许畅再转过头来时,她已走到许畅面前,许畅有点惊异地睁大了双眼,嘴无声的“啊”了一下,许畅本以为她会在自己身前的某个座位坐下,但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走到自己面前了,看样子竟是要坐在自己这一排,这不由让许畅泛起一种夹杂着兴奋和怪异的感觉。那种感觉有点象是买彩票从来没中过奖的彩民突然发现自己中了大奖后那种激动异常但又不敢相信是真实的心理。

如果说刚才的感觉让许畅如同中了大奖的话,那接下来的事,对于许畅来说,就象是拥有了全世界。

在许畅目瞪口呆时,那冷漠的女子深深地看了许畅一眼,然后轻轻地在许畅身边坐下,坐得是那么近,就象是通常的情侣那样。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啊?

许畅从那双眼睛里不仅看到了冷漠,还看到了悲哀、看到了怨恨、看到了心痛、看到了无助、看到了乞求……

许畅一时间迷失了,许畅从来也没想过一双眼睛里竟然可以包含如此多的情绪,如此复杂的内容。

许畅还在迷失中没回过劲时,仿佛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感到有个柔软的身体靠过来,一只雪白如玉的手从自己腋下穿过来轻挽着自己,接着肩膀上被轻枕着,乌黑的长发从自己的颈边洒落下来,风从窗边吹入,撩起一些发丝绕过许畅的脸,一丝丝凉凉的,酥酥地的感觉传来,让许畅如坠梦里。

那女子似有点冷(应该是,许畅感觉到那女子的手和枕着的脸都透着一股寒意),因此又往许畅怀里挤了挤。

那女子自那一声叹息后,就一直没有说话,不知是因为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还是怕一说话就把这刻宁静的气氛破坏了。许畅也没有说话。

车厢里异常的安静,许畅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心脏在急速地跳动。

车继续地向前开,两个人就这样无声地依偎着,如同一对恩爱的情侣。

车在各个站停了开,开了停,只是奇怪地是没有看见有人上,今天这辆车成了两人的“专车”了,晚上车开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天井湖”,这是那女子每天下车的站。

车停了,那女子起身准备下车。

许畅还沉浸在刚才那甜蜜的感觉里,愣了一下,才发现那女子该下车,心里不禁泛起难舍的情绪,他抬头望向那女子,目光中尽是留恋。

这时那女子也转头望向许畅,伸手握着许畅的手,轻轻地拉了拉许畅。

那女子的手雪白如玉,白得没一点血色,而且冰冰的,但许畅一定也不觉得冰,反到如触电般,手竟微微有点抖起来。

“她是叫自己和她一起下车么?难道真是飞来艳遇?难道是自己的诚心打动了她?这不是真的吧”许畅一时脑袋里转过无数念头,忧喜惊疑不定。

许畅抬头望向那女子,只见那女子眼里流露出肯定的神情,虽然没说话,但许畅从她的眼里读懂了她要说的话。

“有下!”许畅起身和那女子下了车。

车飞快地开走了。

那女子还是没说话,只是牵着许畅的手向一个小区走去。

许畅到此时终于忍不住了:“你叫什么名字,现在是去哪啊,是到你家么?”

那女子回头看了许畅一眼,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夜风吹过,许畅被风一吹,象是清醒了点,感觉似有点什么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看着牵着自己的这个女子,这个一个月来让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子,此刻就在自己身边,但许畅却感觉到有些疑惑,这个一直以来都冷漠如冰的女子,且上次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女子,今晚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主动呢?她为什么又一直都不说话呢?想到这些,许畅的脚步不禁停了下来。

那女子因许畅停下来了,也随之被牵动着停下来,她转过身微带着疑问的眼光看着许畅,似在说“为什么不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许畅再问了一次,许畅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停下来的原因,而且现在才打退堂鼓,那也太没面子了吧,所以许畅只好硬着头皮再问了一次那女子的名字。

“唉—————。”

那女子一声幽幽地叹息,接着回答:“我叫韩冰,帮帮我。”

“哦,这女子叫韩冰,很好听的名字,也真是人如其名啊,确实冷得象寒冰一样,帮她,她要我帮她什么呢?我是跟她走还是回去?”许畅心里飞快地转着各种念头。

许畅看着韩冰,韩冰的双眼黑白分明,清澈纯净,流露出幽怨和哀伤。

许畅的内心一阵怜惜的情怀涌上来,有一种想把这女子搂入怀中保护的冲动。


(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12-4 1:18:37编辑过]

在这非常的时代,会遇上非常的感情

欢迎非常,常来:)
http://xiaobaoxiaobao.tianyablog.com 谁没有博起过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