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胭脂扣

她庸庸碌碌地上班,回家,下班后基本不去别的地方消遣。休息天偶尔租些碟回家,然后去便利商店买上一打啤酒,就着薯片窝在沙发上看。对饮食十分随意,可以每顿一个饭团打发,也会在极度失意的时候花掉几乎半个月的工资腐败一番。

  她从不化妆,但皮肤异常的好,保有孩子般的娇嫩。异常嗜睡却总是熬夜,有时放假就连着几天沉睡,起来浑身无力,好象大病了一场。常年累积的精神衰弱让她有幻听,总是有迷幻的错觉,耳边不断有人在碎碎念。她不敢把这样的状况告诉任何人,怕别人更把她当作异类,因为独来独往已经让她在公司有了不怎样的名声。时常失声痛哭,鲜有笑容,最后一次与人出去吃饭似乎也是很久前的事了。

  她从来认为自己是个注定流浪的人,就像最初来到这个世界一样,始终只有自己。于是颠沛在各个城市,租房,好象从未有过一个家。不断换着工作,去不同的地方,只是不断在筹措下一笔旅途需要的费用。她从来不曾在一个地方呆超过一年。

  那是个普通的工作日,她清晨赶往公司,和数不清的人一起挤地铁,然后匆匆赶路。在出地铁口的时候,她看到了他。粗浓的眉毛,涣散的眼神,扎着细小的辫子,坐在地上自弹自唱。她没有听过他口中的歌,但是她觉得很感动,低沉磁性的声线好象缠绕住自己的身体,不自觉地驻足下来。然后她看到他抬起头来,散乱的眼神突然聚集了起来,有种小动物的无辜,清澈得让人不可思议。不羁在刹那换做了温暖,他带着皎好的笑容看着她,她也朝他笑,感觉有光在四周荡漾开去,心变得异常柔软起来。他轻轻地唤她,宝贝,你好么。

  他搬去了和她一起住,他也是个流浪的孩子。她在不同的城市工作,那他便在不同的地方唱歌。他在任何自己想唱的地方唱,却从不要丝毫报酬,有时会和几个朋友组织起来,在潮湿的地下小酒吧演出。他在台上放下头发,然后放肆的摇晃,她在台下看着,随他一起扭摆。她喜欢这种彼此仿若联体的感觉。更多的时候他们一起窝在家里看碟,她喜欢重复看最爱的《胭脂扣》,而且每每看到落泪。这时候他就在一旁笑她,然后她便停住,擦掉眼泪,也跟着痴痴地笑了起来。

  日子平淡而恬美,她感觉自己已是最幸福的人,只是有件事她始终不明原委。他从不叫她的名字,只唤她做宝贝。是否他对身边的女人从来只这样一个称呼。她有些忿忿不满,但终不敢开口,深怕一不小心会触及他的过去,然后便失掉了他。

  她发现自己有了孩子,这个消息让她兴奋了一整天。下班早早回家弄了一桌子的小菜,只为让他有个意外的惊喜。她靠着墙壁开始幻想看片子时有个孩子坐在他腿上的情景,想到失声大笑了起来。她有种不可抑制的激动,手竟也开始微微颤抖。深夜他终于回家,熟悉的脚步声慢慢靠近,她温柔的环住他的脖子,用额头上细软的毛发轻轻地蹭他,然后拉着他坐到沙发,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他的反应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他突然惊恐起来,一把甩开那柔软的手,开始叫嚣着不要。她茫然的看着他惶恐的样子,此刻在眼前的,是个狂躁的陌生人。

  宝贝不要,不要这样好么。

  有孩子的生活不是会更温暖么,我不需要婚姻,但我需要孩子。

  不可以这样,有了孩子,你就可能离开我。

  怎可能如此。

  会,宝贝你已离开过我一次,我再也承受不住第二次。

  宝贝。

  她哑然,渐渐明白了些什么,她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了别人的影子,就是那个被温柔地唤做宝贝的女子。她有些想笑,自己原来从来只是一个傀儡,甚至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失控的眼泪终于爆发了开来,没有嘶喊,只是默默地流淌,看不见断点。他上前温柔地吻她的睫毛,慢慢的,吻掉她的眼泪,然后落到湿漉漉的唇上。你知道么,孩子是恶魔,会把你带离我的世界,我不能没有你。她轻轻地点头,不想再争辩只字片语,安静地靠在他的肩头。

  她在心中暗暗啜泣,原来,从来他心中,只得一个宝贝。

  凌晨的街头,同无数次离开一样,她赶往另外一个城市。在机场的厕所,她看着自己干燥的脸,然后不断听到耳边有人在呼喊着宝贝,然后有人呼唤着妈妈。她的泪慢慢跌落下来,滴在散乱的头发上,像清晨好看的露水。她拿起细长的骨制头簪,戳进一个耳朵,然后,所有的声音一同消失了。

  她终于来到了这个一辈子梦寐的地方,在铺着青石板路的小街上如愿地有了自己的小酒吧。她终于可以回复到自己自然的生物钟,白天沉沉睡去,夜晚却不可抑制地亢奋。每天有形形色色的人,有千奇百怪的故事,有数不清想接近这位风韵十足的老板娘的男人。她游走于喜欢和讨厌的人之间,应付地游刃有余。但她却从不让任何人接近她天使般的女儿,不容许哪怕一颗沙子带来的亵渎。她就是她的全部。

  天气开始转凉,她清早上街带女儿去买东西,走路的时候差点绊倒。回头发现是个乞讨的老人,穿着破烂的棉衣,卷曲在路边。她看着有些不忍,拿出一些钱轻放在他的胸口,他连忙收起作揖,用肮脏的手拨开旧棉线一般的乱发。她有些呆住了,她眼前的可怜男人就是曾经让自己痛澈心扉的人。她突然有《胭脂扣》里梅艳芳片尾的感觉,自己千心万苦来寻的爱人,竟是如此这般。原来他从来不得她心里要的,他从就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样。她有些想笑,好象突然想通了一切,纠缠多年的心结此刻终于得以释然。原来如此不堪的苦恼竟然可以一下子灰飞湮灭,解脱只是一瞬间。她感觉她放下了所有,再无任何怨言和怀念的必要。

  他也呆住了,随即发现了自己的窘迫,努力想把目光转去别的地方。然后他看见了她身边天使一般的孩子,微卷的长发随意批着,蓬松的沙质衬衣和剪裁很好的牛仔裤,外面套着质地柔软的大衣。孩子有着和她一样的咖啡色瞳孔,一样的孤傲眼神。他刹那间感到惶恐,他想上去拉住她的手但始终没有敢。

  他轻轻地问她,孩子,你叫什么。

  小女孩露出冷漠的表情,直直地看着他。

  我叫宝贝。

胭脂扣。。

辜负与被辜负

我说天空一直灰白,笑脸永远都在,时间不会飞快,心中没有阴霾。因为,心脏已经停止跳动。

TOP

看后感悟了点,收下了












川岛电器  http://www.kawasima.cn 川岛电器授权代理,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