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南都报领导人犯下的致命错误——自缚手脚,束手待毙

( m9 _( l; p6 ~/ Y* k3 g

" q" ?: ?5 q/ X$ D缚手脚 束手待毙:南都报领导人犯下的致命错误 最新的消息实在令人扼腕,这也许是南都今天这个局面最致命的错误.
/ W) p$ |! f; ?0 P
8 u6 }0 ], F& t0 b9 I程益中曾经抉择艰难,疑被迷惑喻案调查过程中,有关方面就耍小伎俩,采取一切方式分化瓦解南都的内部.但经过反复的做工作不奏效后,就通过集团某些人给程益中施加压力,话说得十分露骨,说,现在上面的方针已经基本定了,只搞小喻和老李,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广州市花了这么大精力,你总该让他们有所收获,上边也还是要保住南都和你程益中的,为大局计,为报纸计,你千万不要有过激行动,千万不要冲动,老李和小喻的这点事也不会判很重,最多一两年,搞得好的话还有可能是缓刑.所以你程益中一定要稳住,该妥协的时候就要妥协,千万不要急……
/ g3 W1 _- P) X; j/ A# ?+ @, K$ n3 e3 T' D' S4 s
事实证明,程被欺骗了。事实证明,南日集团的某些人也被欺骗了。事实证明,有关方面从一开始就已经定下了要清洗南都的方案,用心险恶。而程并不是一个容易被欺骗的人,他当时明确地表示过反对,但出于对南都的保护,出于对这支队伍的保护,他迟疑了,犹豫了,也暂时地妥协了。也许现在的程益中一定非常后悔——李喻出人意料的被迅速重判,在一审宣判前五个小时有关当局的某些人就心虚地下令逮捕了他自己,他最大的痛也许就在这里,当然也许还包括对他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的担心——他一直在瞒着自己的妈妈。具体程益中现在怎么想,据说他妻子都不让探视,我等更是不得而知。
% ?& c0 P9 [: k8 D, j% [2 h) y- e6 P
自缚手脚 束手待毙 4 `3 y( j0 N0 B+ u7 @

5 V& g8 O% o( k3 l& |事实证明,程益中一直在忍住,一直在以大局为重。据说所有的南都高层都被反复找来谈话。这明显是一个伎俩,一个现在看来无比拙劣的伎俩。先把南都的领导一个个地稳住,再一个个地干掉——就是目前,甚至在南都的所有员工中被严令禁止在网络上发表关于南都了的任何意见。有的部门严格到“一经查实立马开除”的地步。这无异于束手待毙,程益中目前的遭遇已经证实,有关方面的说话都是谎言。证明继续沉默就是在等死!套用一位前同事的话,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说呢?
  `7 C4 v. r+ V) t1 \- Y4 Q# ~+ q0 B: I  C0 Y2 J
一个显而易见的圈套 7 T2 m3 j( ^* H1 t. N
- Y8 J2 y6 t6 d
这其中很明显有一个圈套:分步骤地一个个地把南都核心都干掉。让南都束手待毙!这种好处很明显:即使你现在程益中被抓了,由于影响不会不大,有关高层过问起来,某些具有险恶用心的地方官僚也完全可以解释成:“我们经过了严密的调查,经过了合法的判决,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他们集团绝大部分人的赞同——他们现在还在正常出报——一直没有人反对过——连网络上也没有人反对。这说明我们的行动得到了绝大多数群众的拥护。”如此等等,上级高层想即使有心要干预又能说什么呢?
  J: p1 `* C2 U* h3 Y& K
, i+ {+ G1 `9 ?* H( z" R1 A# m可以这样推测,抓李喻,判李喻,就是再次试探南都的底线,看看会不会出现过大的反应,结果——没有,结果——风平浪静,虽然他们还有一点担心——所以在宣判前把程益中逮捕了!
- O$ M& d: N+ T5 Q% v/ [$ ^  L4 b8 Z9 r- l
南都内部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 * L- `3 |1 e& C, E: J8 e
7 Z5 c  x  q9 X
现在南都正在这个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身为底层的员工一直认为集团会出面保护南都,一直信任集团,普通的记者编辑就更是一直信任他们的副主编们——也许他们会迫于某种压力,认为领导都不急,基层的怎么能急呢,并且还有一种表面上看很有道理的安慰,现在就是要稳住,要确保报社不被关闭。这种一层一层的信息不对称,导致一种假象,让外人看起来南都上上下下都在安安心心地工作,没有人对这个判决表示不满。事实上南都和南日集团可能有一些人物还在做“受丢车保帅”或者“舍卒保车”的迷梦,而下层被严格地控制着,即使一两个人想说话,也被认为“会对报纸带来不可预想的负面影响,会对程喻等对报纸本身好心帮倒忙”。所以现在全南都还在沿续着这个错误。这个错误的结果已经越来越清楚了——就是通过分化瓦解,在十分和平安定的氛围中彻底把南都整成另外一张报纸。——这种结果还会是但凡同情程喻等人的必将受到严厉的清算。——这种结果更加明显的还在于,凡是今天想丢车保帅,丢卒保车的人都迟早会被整到同程喻一样的可悲结局。 ( P, ~% ?3 F  _% M; y; R: t. _

7 l$ {; `- ^) P1 s6 T/ r/ I9 W8 h可怕的后果 1 j) J7 A. V! M8 ~2 \. K- V) h

& W9 q- M, k6 V; T2 z% L8 b3 v一位同行质问,南都以前这么有魄力,为什么现在这么温顺?!事实上南都在犯一个可怕的错误。即使是国内和国际对南都有好感的人,也只能是爱莫能助,师出无名——因为你们自己都没有明确的表示。更可怕的后果还在于,这将纵容某些官僚的胆大妄为,对本来就并不宽松的新闻环境雪上加霜,广东各地的落后文化的代表们将会痛打南都,也同时给其他媒体造成更加艰难的生存空间,今后谁还有可能做真正为老百姓说实话说真话的报道呢,今后记者走到哪里都会被引用南都的例子来挖苦:“你们小心变成南都第二!”今后那些怕揭短而又不敢承担责任的官僚就会理直气壮地说,你们不要报道!你们不准报道!你们报道这样的事是错的!唯独不再会有官僚自己承担对人民应负的责任…… - E  x- m  a; r# J2 m# S7 P7 ]* t

  y" G( Z% ^/ U! k$ m* e+ \, f# S体制改革的契机 . P3 Z. X* ?" s+ Q$ u! r

2 A6 J0 [2 F  C) k- e# ~0 I如果南都这件事受到各大媒体的广泛关注,也许就是中国媒体产业的一个转折点。就从各大媒体和同行自身的发展要求来看,都不该在这件事上沉默。沉默就助长了改革的阻力,沉默就是用晚清这样落后的舰队迎接列强的欺凌。如果所有的机构,所有的媒体都通过正当的渠道展开讨论,进行关注,南都即使不能成为中国报业改革的典型,它为此做出的牺牲也才有它应有的回报——如果它因此加快了中国报业改革的步伐。 1 n# D1 R; H: Y/ V$ y
, M2 \! m, V6 |. W! r
南都的错,错在太信任有关部门,错就错在没有认清少数当权者险恶的用心,过于善良地评估了那些躲在后面的落后势力。错还错在一直沉默并继续沉默。
0 m5 u$ [' D. t2 T, v
' P0 X7 d5 U+ v$ Y& N* T# X# H(作者后记:我本人就是目前南都的员工,如果因此被单位开除,我认了!我保证这是我第一次没有遵守报社的“纪律”。即使我保持沉默,继续呆在那里,未来的结果也很将是——和呆在任何一张没有前途的报纸是一样的痛苦!为了避免这篇稿件的可以预见的有可能的恶果,我特意对照了国家的宪法法律,我自认为没有任何违法违宪的地方,我反对的只是某些别有用心,为了个人私利,公报私仇的官僚。某些将来必然会在南都和你南都一样有社会责任心的媒体面前身败名裂的某些违法乱纪的官僚,他们正在先下手为强。我只反对某些害怕媒体监督的政客。我鲜明地主张,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法律的公正,我的用心很明确:维护南都的正当名誉,维护南都的合法权利,维护记者正当合法的采访权,维护公民合法的发表意见的权力,我也将和南都一样,一如既往地热爱这个难得的大好的发展机遇,热爱人民,拥护十六大以来**中央的各项方针政策,恪守记者的职业道德,我更主张大家在和平的,法律的框架内,有理有节地维护媒体和公民的正当权益,包括最好由此促进媒体体制的改革。
再离我近点,我的心正在变暖。

眼一热……# G! ]4 P5 n- m. @. b5 E: V

  r& i6 u5 f  y7 ]程的弟弟和弟妹都是我常见到的人。80多岁的老母,我也见过一次。程虽然因为地域的原因接触的不多。但从与他们的交叉接触中,这是一个朴实无华的家族。
) v) @# E/ A, @* ^) v, J; V
! x- |. ^6 W3 w1 K欲加之罪,……    如果喻还有牵强的理由,程又是什么理由呢?  C0 Z* J# E7 T5 J4 p

7 T9 _/ A' y/ S8 {7 D! Z9 a和《新京报》电话里说起这事,他们怪我们这边没有任何反应,可领导不允许参与任何形式的签名,甚至转载传播。而且暗流性质的紧张情绪从新的通知可见一斑:1、广东本地的负面报道,不报。2、重大的刑事案件,不报。3、***新闻不能出现在头版。4、***新闻标题不允许用黑体加粗。……………………很多很多。; ?& I  L6 l% C) ^8 J( O& T* p
9 b' d0 |' P' H
以前在学习中国新闻史的时候,讥笑清末时候的达官贵人是如何的愚昧可耻。对将来工作的新闻气候憧憬向往。这几年下来,从电视台到电台再到报社,心情一点点……眼神暗淡了,言语少了。
4 }* \5 F: f' `2 k/ g
, H# |4 U5 N8 n: k哼,你又能如何?可怜的个人斗志都没了,也许真老了。直到几个星期前,在宝安印刷厂,深圳发行用报都在那边印刷。阵雨突然来了,三四百个在露天院子套特刊的员工抢从老天嘴里抢报纸,看那些年轻人在阵雨里用身体保护报纸……这个集体让我第一次产生了依赖和自豪感。从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多年都不曾发达的泪腺还不曾枯竭,加入到这群年轻人行列里,泪水混着雨水……
! Y2 ?& t" x1 W2 X2 C
4 u# }$ \9 E7 D6 J不想说政治,不想说新闻氛围,不想说新闻制度和所谓的改革先锋……
" X0 y- j) s5 ~' @/ b' \( H
, n4 i8 x% S+ p: M7 ~* v- P, F% z做报纸也是做人。. B1 d7 @: N) p" n
( _9 p) H9 x% [
成熟源于责任,希望这不要成为我们这一时期新闻人的梦想。
你懂得如何对我下毒……

TOP

语无伦次了,上面说的。+ U: ?2 n# s: f# E6 [
7 p. {& {& J" D) Z! W, p. f" A/ p
另一片文章,三次都打不开,随后就死机。1 M1 P6 j0 ~* a# q# e
3 j; L, q! {1 D: v; Y  B1 t
有传言,我们的内部网络被监控。
- |) U( r4 \, z+ M) r4 D4 F; W2 \) ~* l6 l
气愤,在发狗屁不顶的脾气。" h1 [2 P1 D  ]

+ M$ r1 o4 ]& z: ~# u0 b+ ?《新京报》同事已向中央联名上书,这个词汇是那么眼熟,但也是那么的无力。
# y% Y& L8 h: N8 P% H
+ h+ {  J4 m3 f. H3 ^难道真的生活在时空交错、反复循环的多维空间里?
你懂得如何对我下毒……

TOP

别再指责我愤世嫉俗了。
# K! Y1 [% _3 S- H, X这个世界,无比脏肮。
狼啊,你千万别堕落成人!

TOP

南都今天这一切,跟三年前我工作的XX商报何其相似。6 x) L8 o  @3 p8 \( X
心理同学的感受,我亦感同身受,因在三年前也体会过。
9 @) h3 L2 @1 L  f2 W( y* E- N' q) }" o& f
XX商报以前号称”XX的南方周末“,在一夜间被一纸命令毁掉,当时国内所有报纸也严禁报道,只有美国之音报了。想起当初员工们失掉家园后抗争示威的情形仍然激动,只是,,有什么用???????????, m& u7 _- B5 T4 j

/ s* j; o) [$ R$ P- s" }, C希望南都不会如此,真的希望。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象尘埃

TOP

花开说的是《广西商报》吧?你们的老总是徐志茂?听说他后来在重庆青年报做副总。
想知道我,就按F5……

TOP

你也是媒体的?哪位?
" N6 z: Z) ]! t/ P 徐志茂确实是我们老总,也是个很能干的人。广西商报被关之后他去了天津青年报、重庆青年报,去年死于癌症。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象尘埃

TOP

咳,老是忘记刷新就是XX。; Z& D* T5 x. i5 o4 B6 U3 t" ^

& ~9 R% u! ~. Z7 R( X4 e+ i[em11][em11]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象尘埃

TOP

心里除了愤慨,还能帮些什么,哎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TOP

一、请大家往下两个邮箱中发信签名
' R$ G: ]* I6 s" H) |1 _6 q3 u& ], \/ S' S  R! x6 A
nanduqianming@vip.sina.com 4 D' G9 |0 t$ S) n
3 x' z+ V8 q. g/ R9 z* I
或am2005@vip.sina.com 2 E  }0 ]5 @  i% W
* m- D" q: ~: l* b
3 M/ N3 x6 \$ M, L& }
$ p4 h0 K/ \/ ?+ J6 A
二、发送邮件时请注明签名人真实姓名、具体社会身份和联系电话,以便对签名进行有效核 9 O" [$ Q6 _) t& K) J! `
实。如有不愿公开单位职务者请注明。每封邮件会得到及时回复!
再离我近点,我的心正在变暖。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