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7万吃喝费炮制十年刑期 人质入罪的高密寻租路径(转载)


3 q" Z) p6 W3 N# A  ( t4 `. K, N9 k! v# j% B
  高 密 市 人 民 法 院+ g) p+ m8 B; g% u; K
  山东省高密市 公 检 法 系统究竟有多少人在充当周凯的“家丁”,由于纪 检 部 门的调查结论尚无准确的数字;用周凯自己的话说,也就花费了七万多元的吃喝费,他“交代”给专 案 组的事就能有条不紊地进行。! ^3 X0 x# K2 ?: M. f
周凯是山东亚盛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盛重工公司”)的董事长,亚盛重工公司系高密市的龙头企业,厂区面积达15.8万平方米。
4 z# R; i; r7 b) o: ^- B  磅礴新闻 | 王甘霖 发自山东高密
4 ^' G+ m3 K, [5 E5 c  亚盛重工公司为了拓展成品油市场的业务,周凯则与青岛沣博石油储备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沣博石油公司”)法定代表人逄积远有了业务上的合作,并且拟合伙成立新的成品油公司。# \9 D4 I2 Z' Y
  在合作过程中,亚盛重工公司以借款、合资款的名义数次汇给逄积远共计1525万元,而逄积远逾期没有归还,于是2014年1月7日,周凯的亚盛重工公司以诈 骗为由,向高密市公 安 局 报 案。同日,逄积远被高密 警 方 刑 事 拘 留。" M, [3 s, _4 N& t  t: P
  来自“家丁”的手机短信
$ `- s+ _* v$ s  逄积远涉 嫌 诈 骗 罪被高 密 警 方 刑 事 拘 留之后,因证据原因迟迟不能批 捕的情况下,决定再拿“虚开增值税专用 发 票”说事。在高密警 方看来,只要做实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案,逄积远就难逃法网,而且对报 案 人周凯也能交上满意的“答卷”。
0 j' f" o5 C4 u) R  被指虚 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的企业系新泰市第二石油公司(以下简称“新泰第二石油公司”),即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的罪名成立,与新泰第二石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武翔实际没有任何的关系。# k$ K- v, H3 G
  一份《转让合同》载明,2013年1月19日,武翔以440万元的价格将新泰第二石油公司转让给逄积远;转让协议签订之后,逄积远支付给武翔200万元,武翔即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税务登记证、银行开户许可证,以及新泰第二石油公司的所有印鉴交付给了逄积远,逄积远亦出具了收据。
( s6 ^. q) R  ]/ B5 f  由于逄积远未能按照《转让合同》的约定支付余款240万元,工商登记档案一直没有变更,法定代表人依然是武翔。武翔虽然是新泰第二石油公司名义上的法定代表人,但所有手续都交付给了逄积远,逄积远则成为新泰第二石油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_1 B  }0 v# ?$ `6 o4 l6 {
  逄积远拿到新泰第二石油公司的全部手续之后,为了让沣博石油公司办理1200万元的贷款,则以新泰第二石油公司的名义开具了价税合计1500余万元、税款余额217.9万余元的增值税专用发 票,并将税款进行了抵扣。
* p( X# I, Q3 k# U' a+ O9 b2 R  高密警 方认为,逄积远和新泰第二石油公司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开具增值税专用发 票,已经涉嫌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 罪。/ Z2 k. v. l  P1 h
  针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的问题,武翔肯定有义务配合高密 警 方调查,但就在2014年1月28日,新密市公安局一名叫范超的办 案 警 官给武翔的手 机 号发了个短 信:“回个电话,有关你加油站买卖的事,要么退还逄200万元诈 骗 款,要么和被害人周凯达成买卖合同,再谈谈价格。”1 S2 c, O' d4 o4 }8 q. B0 v; `
  . V5 z* _) n2 I* c' @5 t8 D

; j4 S2 y! X$ _& V    t& P) `0 j: _4 x! t
  范超发给武翔的短 信截屏3 C7 e) |3 C# }8 _; z2 L
  7万元吃喝费买来的“人质”) F9 Z6 y$ f& s: E! X% j( A
  武翔收到这条短信之后的2014年2月2日,高密市公 安 局以涉嫌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 罪,对武翔刑 事 拘 留;同年2月13日,高密市人 民 检 察院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 罪批准对逄积远、武翔进行逮 捕。9 f: z/ S# V; V& K0 B: L" Q% X8 j
  高密市人 民 检 察 院2014年12月30日的《起诉书》已经载明,逄积远于2013年1月7日以诈 骗 罪被高密警 方 刑 事 拘 留,直到武翔“归案”之后才于2014年2月13日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 罪对其批 捕。
; S! S% q  S+ A! K: ~8 a  [  据武翔的姐姐武新英介绍,武翔被 捕之后的2014年4月11日,周凯通过他人邀请武新英,一起商谈“购买”加油站事宜。武新英在见周凯的时候,就事先准备了录音笔,将双方的谈话内容进行了全程录音。; D$ ^) ~2 Q( y( j4 u
  在对话录音中,周凯明确告诉武新英,名扬(音)大酒店的亚盛厅专门为公 检 法 办 理逄积远、武翔一案服务的,办案人员在该厅吃饭全部记在我(周凯)的账上,两个多月时间就吃了7万多元。对于逄积远、武翔一案怎么处理,他把要求告诉公 检 法的主要负责人,就能达到所需要的结果。
0 }" L/ H+ ~) n. c0 t( M  周凯表示,逄积远已经支付了200万元,他现在拟接管新泰第二石油公司的加油站,等逄积远“出来之后”再与他算账。
$ T0 x( m' X& V' ^- g+ F% X  如果说办 案 警 官范超之前发短 信,让武翔将加油站卖给周凯只是一种“善意”提醒的话,那么周凯与武新英谈话则赤裸裸地暴 露出“周凯要接管加油站”。完全有理由怀疑,所谓的“接管”则是周凯与高密 警 方“家丁”们的一个掠 夺 阴 谋。
: Y1 s5 z/ w$ f2 p0 v* n  武翔的辩护律师认为,武翔已经将加油站新泰第二石油公司转让给了逄积远,从合同的相对性来看,武翔与周凯就该转让协议没有任何权 利 义务关系。/ Z* s& L  W1 x- _2 D1 J
  办案 警 官 范 超发短 信的做法,实际是在充当经济纠纷当事人的帮凶,将无辜的第三人武翔做“人 质”入案。
3 K) g6 Z* C1 K, _1 p& D. L3 y  “武翔涉罪”的菜 刀 理 论) f4 \2 @1 h  {+ L) c2 N  ?! r5 j* H
  案件经高密市人 民 法 院 审 理以后,其判 决 结果正如周凯 暗 示的那样,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2016年7月8日,高密市人 民 法 院作出一审 判 决,逄积远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 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犯 诈 骗 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5万元。武翔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 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2 M( C$ E0 V' D8 w9 z* N% U$ |
  逄积远、武翔均不服一审判决,已经上诉到潍坊市中 级 人 民 法 院,潍坊中 院 开 庭 审 理之后尚未作出判 决。- S# H. F; k6 }3 x2 x
  在二审(潍坊中院)期间,武翔的辩护人向法 庭递交了新 证 据,即周凯与武新英的对话录音。法 庭则认为武新英不是本 案 诉 讼参与人,对证据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公诉人则称“个别侦 查 人 员语言表述不注意等行为是可以勘正的”。
: f( E5 G: Y( M) a0 h" D  辩护律师则认为,刑事诉讼法对侦查机关取证有非法证据排除的规定,取证程序等方方面面都要合法,但对辩方证据,根据权利平衡原则,并无此规定。8 g( k: m, O7 \! S5 d
  值得一提的,无论是范超的短 信,还是周凯的对话录 音,已经暴露出有关办案人员涉 嫌 徇 私 舞 弊,甚至不排除 权 钱 交 易的可能性,那么法 庭理当把这些证据移交纪 检等有关部 门 查 处。
" V" B( @3 T0 `2 p  辩护律师的书面辩护词载明,高密 警 方在看 守 所为武翔做的7次讯问笔录,均未允许其对笔录核对,属于非法证 据,依法应当予以排 除。既然对武翔的7次讯问笔录属于非法证据,那么就应该以当庭陈述的事实为准。0 Z3 y+ e* y$ V
  暂且不论本案是否构成诈 骗 罪和虚 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 罪,总之武翔既没有获得任何利益,也没有任何虚开增值税专用发 票的行为,开票期间新泰第二石油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逄积远,仍然追究武翔的刑 事 责 任于法无据。
/ u1 d7 J0 d) p. V, r  本案的一位辩护律师就“武翔涉罪”的问题打了个非常形象的比喻:某人在菜 刀 店买了一把菜 刀,然后去把人给砍 了,法 院 最 后 判 决 菜 刀 店店主与砍 人 凶 手 同 罪,而在本 案 中,武翔就是那个“冤大头”菜 刀 店 店 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