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漯河警方称非法拘禁不属于犯罪 家属停尸抗议(转载)


) M% |& }3 m& T. w  & n! i9 ~' `: [4 j* w" R
  【核心提示】200万元借 款 期 限未至,担 保 方就将用款人劫 持 拘 禁、殴 打 折 磨整整30天,索要10万元后,又强要300万元的还 款,导致受害人自 杀 身 亡。死者尚未入土,棺材抬至家中,已是三月有余。期盼漯河市警 方 早日 立 案,严 惩 罪 犯,为死 者讨回公道,愿逝者安息。" l/ Y0 |0 J) J5 p' _" |" l
  事因200万借款近期限
$ A' P- e2 [* ^; f/ F6 |; x  应该从一起担保 贷 款 说起。由于企业资金周转不顺,漯河市联合投资商会副会长、漯河大中原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召陵区政 协 委 员胡群祥想从银行贷一笔款。该笔贷 款由漯河圣鑫皮具有限公司使用300万元,漯河大中原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群祥使用200万元。借款期限为9个月,2016年1月8日至2016年9月6日。
' U) d" D: n) {  距离借款期限二月有余的6月29日上午,许志强突然把胡群祥喊到圣鑫皮具厂,要求胡群祥必须马上找 钱 还 款。随后,许志强派了六七个社 会 闲 杂人员和六七个艾 滋 病患者吃住在漯河市源汇区碧水花园小区胡群祥家中,威胁胡群祥快点找钱,否则他们就让那些艾 滋 病患者咬胡群祥胳膊,让他传染上艾 滋 病。- `0 c* R# A5 K% `0 a0 i9 e
  7月1日晚上,许志强带领其他十几位社 会 闲 杂人员,闯入胡群祥家中,威逼立即还款。当晚,幸好有两个亲戚在场,胡群祥得空拨打110报 警。漯河市大学路派 出 所出 警,并且把胡群祥带到派 出 所询问。
4 R5 P* E. B% R) `5 P$ q  许志强等人对胡群祥报 警的事情恼羞成怒,开始打 击 报 复。当晚,胡群祥与艾 滋 病患者同睡一个床,心惊胆战,一夜未眠。
! Y: W: W$ G: y9 G. e6 o  7月2日早上6时左右,许志强指示打 手 们将胡群祥从家里拖出,扬言要去胡群祥女儿家去逼钱。而后,55岁的胡群祥被挟持绑架到临颍县维也纳宾馆 拘 禁了起来,一关就是整整27天,非人般地折 磨 虐 待了648小时。4 T* g# R# L$ c" ^5 j
  非 法拘 禁虐 待648小时
$ u6 U3 Z* N9 N* v  S9 L  事后,胡群祥将遭遇告诉他的好友智某、冯某、梅某和妻子李改花,许志强的手下将他带到酒店后,对他多次毒 打虐 待,起初拿手铐把他锁在桌子腿上,不让睡觉,用拖鞋扇他的脸,用拳头打他,用皮带抽他,还用针扎他的十个脚趾甲缝。十指连心啊,这种钻心的疼痛让他几次昏厥。/ W$ w2 k) X- j. v
  他们打过之后,就逼着胡群祥给朋友亲戚要钱,否则继续毒 打。7月4日中午12时,胡群祥电 话给一位刘姓好友“借钱”。刘姓好友按照许志强要求,将10万元打到了漯河圣鑫皮具有限公司账 户上。
# V- c  G" P' `- j( T/ B  在宾馆被拘 禁27天的时间里,许志强一伙人一天只让胡群祥吃一顿饭,早上和晚上都不让吃饭,中午的时候想起来了就给他买点热干面,想不起来就让他吃他们吃过的剩饭。轮番的殴打,造成他身上多处受伤,其中一只眼睛也有些看不清楚。! C: N* Y- a. f
  当问及拘 禁在宾馆为什么还会晒这么黑?胡群祥哭着说,许志强一伙人非 法 拘 禁他25天左右的时候,因殴 打造成的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为了让这些累累伤痕看不出来,许志强一伙人使用了更加歹 毒的手 段,趁着三伏天38度左右的高温,烈日当头的时候,把他拉到玉米地旁的水泥路上,让他在毒辣辣的太阳底下跪在地上暴晒,致使他多次晕倒栽在地上。) u6 s( ^: |6 R+ i4 [2 K% r3 p3 }
  “许志强一伙人绑架、拘 禁在第27天的时候,在早晨五六点钟把我送到了公司。在办公室里,许志强一伙人逼我签一个300万元的小麦存款条。这个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经营行为的小麦存款条,他们不是勒索敲诈是什么?因为拒绝,他们把我从凳子上一脚跺在地板上,逼着跪在地板上,按着头使劲往桌面上撞,最后他们几个人把我按在桌面上,还蒙上了眼睛,签上了自己的名字”。9 S; l1 ]- f* }! \6 B* L. {5 d
  “后来,他们威胁说,10日之内不还钱,就杀死你的儿女及全家。”胡群祥回想当初,心有余悸,泣不成声。
) S0 g3 {' @0 Y) M' x' d  细心的妻子李改花,望着原先170多斤的丈夫,被折磨27天,一下子瘦了几十斤,仿佛老了十几岁,完全变了一个人。' \9 w' z0 x) F8 n5 S: ]. T
  2016年8月8日上午9时许,胡群祥在公司自 杀 身 亡。这一天,距离许志强等人绑 架拘 禁30天于7月28日押送回来,正好时隔十天。
6 R( E( j; m4 X8 q  派 出 所“无义务”立 案
, O3 Y3 l" Z9 t  在胡群祥被带走拘 禁的27天里, 家人不停地报 警,希望得到警 方的帮助。
8 o3 F0 C" ]% e$ s" P7 `  7月2日当天,因被拘 禁时间不足24小时警 方不予立 案为由让第二天再来。
/ v5 ?/ ]4 r) N6 c) d  7月3日一大早,大学路派 出 所办 案 民 警史鹏辉拿起电 话给许志强打电 话:“喂,老许吧,胡群祥是不是和你在一起,没啥事吧?”对方回答:“是的,没事,我们在一块要账......”,随后就挂了电 话。
* M3 U& _- m4 q) C6 X* l1 a6 B  史鹏辉扭头跟胡群祥家人说:“你们也听到了,他们说没啥事只是在一块要账,你们先回去吧!”。
0 A" p. ~& ]; U/ \2 z  因为当时史鹏辉和许志强打电 话时态度亲热,焦急的胡群祥家人问“怎么不让我们接个电 话,没啥事为啥不让回来?”; j4 `% P% T% ^4 h! \
  史鹏辉却说:“你们把别人钱还了就让回来了,不还钱肯定回不来。”8 X. ]# i+ m: N) c# _( j
  7月3日,胡群祥家人冒着大雨找到大学路 派 出 所所长吴国忠,以失踪的名义 报 案。吴国忠却说他们没义务出立 案手续,你们想找谁出手续,就去找谁出手续。3 F5 y8 D+ H! X7 ^
  7月5日,被逼无奈的胡群祥家人只好求助于漯河市公 安 局纪委和干河陈分局。后来,干河陈分局领导让找大学路派 出 所所长吴国忠,且明确说明如果大学路派 出 所说不管或是不立 案的话,请出示相关法 律文书。6 \6 v. B' k- u$ T4 q1 r# v
  如此之下,吴国忠又说:“已经给许志强打过电 话了,胡群祥没事,许志强他们在一起,好吃好喝招待。竟然没有限 制人身自由,公 安 机 关根本没法管”。3 a* T1 o) C/ s% D
  “竟然没有限制人身自由,是否让胡群祥回来到大学路派 出 所现场说明一下。”胡群祥家人质问。
8 U0 l/ q9 P0 F# l  v  “我们没有这样的义务。”吴国忠回答坚决。8 n: U3 g% u( e0 L# I; a4 y
  7月6日,胡群祥家人再次找到大学路派 出 所所长吴国忠,当天仍是下着大雨。
8 V* ?0 R4 w( M: F" J2 P) `  “刚又和许志强包括胡群祥都通过电 话了,并且有录音,没啥事,只是在临颍要账,胡群祥亲自说他不愿意回来。如果不相信,你们自己去临颍找。”吴国忠说。
3 }+ K5 J* g- n3 W  胡群祥家人请求:“胡群祥爱人李改花已经癌症晚期,急切期盼丈夫回来,能否帮个忙?”
+ f9 k2 Z4 F. }1 E+ x- t. q4 \, v  “我们没有这样的义务。”吴国忠仍然回答坚决。& Q5 f$ ?/ h$ B" e4 e- g0 ~
  就在当天,胡群祥家人好不容易接通了胡群祥电 话,回答是支支吾吾,明天再说,今天不让回去。说完挂了电 话,进入不再服务器状态,从此失去联系。
! v4 q  G) g2 ^4 e* Z! o0 ^  7月8日,不见亲人踪影的胡群祥家人再次出现在大学路派 出 所所长吴国忠面前。: H" ~2 Y( B) W$ U
  “竟然人在临颍,你们去临颍去找,这个案件已经不再归大学路派 出 所管辖。”吴国忠说。
% |0 W+ w+ z: E' W4 J6 s  胡群祥家人:“那你们得个民 警陪着我们一起去。”
0 ]) G( P# x! ^& D  “我们没有这样的义务。”吴国忠依旧原话坚决。  z% i& g$ |* e$ r% ]) z% Z
  后来,胡群祥家人去临颍找人,但没有找到,期间向临颍警 方求助,临颍警 方派出两位民 警陪同去找,但还是没有找到。
" i. G$ j5 B6 i8 w; i. X( j9 f  实在没有办法,胡群祥家人找到干河陈刑警队反映情况,告知第二天下午一定给个说法。次日下午五时许,许志强及其家人来到大学路派 出 所所长吴国忠办公室,明确说明:“不还银行钱,就是不放人。胡群祥现在临颍县繁城清真寺,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找。”& C! n! H" v3 ~& J; @
  “现在知道人在那里了,以后不要来找我了。”吴国忠告诉胡群祥家人。
; Q! L/ Y" y, H1 a4 i" c0 Z! E  胡群祥家人:“出于尊重民族习惯,去清真寺,是否由大学路派 出 所派人和我们一起去找人?”
5 N% x' ?, b8 z  “我们没有这样的义务。”吴国忠依旧这句原话。
5 Q( z& F$ A* R7 ^2 ]  迫于无奈,胡群祥家人值得托熟人带着他们亲自到繁城清真寺去找,经过当地清真寺内部人员打听,根本没有这回事。回到大学路派 出 所找到所长吴国忠,吴国忠却又说:“胡群祥没事,和许志强一起去山东要账去了,你们去山东找去吧”。
4 d# P* P1 _1 K7 J1 O0 Q; X: H  直到7月28日早上,许志强才安排5、6个人将胡群祥押送回到漯河大中原食品有限公司,距离6月29日上午的离开,他已经离开公司31天了。
4 ~& p5 p  J- ~  U* D0 u  临颍警 方称“拘 禁无罪”* J2 E/ R( W' c* W
  7月28日下午,胡群祥家人听完亲人的悲惨遭遇后,拨打110报 警。召陵东城产业园区派 出 所出 警到胡群祥公司了解情况后说,非 法拘 禁是刑事案件,应该去分局刑警队报 警。召陵区公 安 分 局 刑 警 大 队 办 案民 警说,案 发 地和拘 禁 地都不在召陵区,报 警应该去干河陈分局或者临颍县公 安 局。干河陈分局民 警说,按照公 安 机 关办 案规定,非 法 拘 禁的案件应该由拘 禁地的公 安 机 关受理。5 J: D6 g1 G4 B1 A5 }
  当晚6时许,临颍县公 安 局 刑 侦 大 队二中队 队 长王安定受理这个案件,对胡群祥进行长达将近3个小时的笔录询问,还对脚趾上针扎留下的痕迹进行拍摄。晚上9点多询问笔录结束后,让第二天早上去坐法医鉴定。
3 c, J% r3 T' y2 C# o" `  7月29日上午,胡群祥在外甥的陪同下去了临颍县人民医院对伤痕进行鉴 定,因为时间过长,只有脚指甲缝还有针扎的痕迹,就对脚趾甲进行了鉴定。# O' l" r  ~) v# X7 ?
  就在等待法医鉴定结果的日子里,许志强又派人出面威胁胡群祥:“快把案 子撤销掉,你告不赢,许志强和临颍公 安 局的人关系很好。快给许志强赔礼道歉,这个事情就算结束了”。随后又说了诸如此事不会就此了结,还要把胡群祥再次抓走弄死一些话。
1 A5 d+ o  W3 {. W  十天就这样过去了,临颍县公 安 局刑侦队未做出任何举动,也没有主动和受害人及其家属打过一个电 话。胡群祥及家人多次向临颍县公 安 局反映目前生命安全随时有危险境地,要求警 方出面将凶 手绳之于法,却遭到拒绝。
' L" D; h/ N' L  “许志强每天派人威 胁 恐 吓。警 方一个个推着不予立 案,好不容易受理了,不出结果,又不抓人。胡群祥彻底失望了,才寻了短见,一了百了。挥之不去的阴影,无休止的恐吓威胁,最终将老人逼向死亡。”胡群祥爱人李改花望着昔日阳光健谈的丈夫,如今却成了冷尸一具,泣不成声。, x( `$ g  G5 u* i
  据了解,2016年9月14日,临颍县公 安 局竟然对刑 侦 大 队二中队移送的“2016年7月28日维也纳宾馆胡群祥被非 法 拘 禁 案”,决定撤销,不予立 案(临公(刑)不立字【2016】0006号),认为“许志强等人的行为不属于犯 罪 行为”。
& L9 r2 s( ]' E  2016年10月17日,胡群祥爱人李改花对临颍县公 安 局 临公(法)刑复字【2016】0001号刑 事 复 议 决 定 书不服并申请复核。经审查,漯河市公 安 局认为“认定的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撤销复议决定”。$ H+ P( ~9 J# q! v2 x$ _
  2016年11月21日,临颍县公 安 局依然坚持:“胡群祥被非 法 拘 禁案,许志强等人的行为不属于犯 罪 行 为”(见图六)。
! O5 P# a3 A% N1 W- W- ]# j8 A  【编者按】纵观此案,一位资深 办 案 民 警现身说法。许志强等人以拘 押、禁 闭、殴 打等方式,非 法剥夺胡群祥30天的人身自由,已经涉 嫌 非 法 拘 禁 罪,许志强索 要了胡群祥朋友10万元,已构成 敲 诈 勒 索 罪。
( H$ Z2 a  U: C  }  本案中,胡群祥被非 法拘 禁是从漯河市源汇区碧水花园小区家中开始的,漯河市公 安 局干河 陈 分 局大学路派 出 所是首次接 警 方,而且是始终与胡群祥家人密切联系,是全程最了解胡群祥在临颍期间拘 禁的办 案 方,不采取 立 案 措 施,其行为已构成行 政不作为。临颍县 公 安 局 刑 侦 大 队二中队受理后,明知许志强等人已经涉 嫌 非 法 剥 夺他人人身自由,触 犯 了 刑 法。也明知胡群祥及家人生 命 安 全面临威 胁,却不采取抓 人措施,其行为也已构成行 政 不 作 为。(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