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我的深圳

我的深圳

在网吧里,无聊之际,去了久违的根据地,偶然的就看到了发条橙写深圳的文章,靠在椅子上楞了半晌,于是赶紧跑回宿舍坐到电脑面前,我知道我想起了深圳,我想写点什么了。

我很懒,极懒,除了上网到天涯转转,几乎不阅读,尤其是传统刊物和书籍,基本上都不碰,所以视野就特别的狭隘,目光也就特别的短浅。譬如我看了雪村的《成都》喜欢,就认为它是最好的网络小说,譬如我看了发条橙的《鸟》也把它看作是深圳最好的网络小说,我无需比较,如果我发自内心的喜欢,那么它就一定是最好的。除了《鸟》和《成都》,我基本上也没读过他们其他的东西,发条橙曾经写过《紧绷》,我没看,有一部就够了。《成都》我看了很多遍,《鸟》我更是每月一读,里面每个细节,甚至每个语句,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我比发条橙都更熟悉这篇小说,如果他没有我熟的话。从《说岳》、《隋唐》到《鸟》、《成都》,我强烈偏好这类故事性强、写实的小说,偏好关注生活、关注现实、关注我们自己的小说。我原来经常在网上混的时候,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写边缘人物,我回答她因为我就生活在边缘。

3年前,6月18日,K95次列车把我从湖北送到深圳,是日天降暴雨。我拎着一个手提包,赤条条的来到深圳,她来接我,在中航路面点王吃第一顿饭,然后到处找房子,无处安身。让我打电话的小店老板,潮州人,和几个朋友住一个两房,分了一间给我,月租500,按金500,岗厦东,农民房,就此安身立命。

第二天日从东上,白花花,亮晃晃,径直从多少光年的地方射到我身上,无处藏身,汗流浃背,深圳只有草,没有树。我知道了生活在深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坐上202的时候我并不清楚人才市场在哪里,但我马上就知道了,在帝豪酒店一站,满满一车人下了个精光,我亦步亦趋,随着人流向前汹涌。5楼,5块钱,2张表,100多个摊位,以及成千上万的人,年轻人。

跟单,物控,船务,仓管,业务。。。 。。。简历,证书,自我介绍,面试。。。 。。。地图,观澜,龙华,布吉,关内,关外,摩托车。。。 。。。不断的在柜员机上查询呵护着银行卡以延缓它消瘦的速度,用最平静的声音安抚关心自己的亲人,用最频繁的次数检查腰里呼机有没有响过,在每个面试人的面前保持强作的镇定。然后一次次的以希望开始,以失望结束,失望多了,就成了绝望。除了我自己,我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向他倾诉我有多么的恐慌和压抑,我多么的想找一个人聊一聊,随便的聊一聊,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我知道我有多么的焦急。我经常坐在上海宾馆旁的草坪上,疲惫的随便靠着一棵什么树,守着太阳从西边落下,直到它最后一缕余辉散尽,无路可去,再慢慢度回我岗夏的家。

这就是我在深圳最初的生活和最初的感觉,这也是我的深圳生活最初给我留下的印象,事实上,过了这么久,我在深圳已经生活了三年多,这种感觉仍旧挥之不去,我不比当初差,但也不觉得比当初好了多少,三年前和三年后,我似乎拥有相同的感觉,我坐在上海宾馆旁的草坪上,一直坐到太阳落下,而周围车水马龙,却与我毫不相干。

发条橙的华强北是盗版碟的盛地,我的华强北却是两个人的回忆,紫荆城、铜罗湾、长沙米粉店,幸福是难的,但制造快乐是简单的,只要你愿意付出,至少,短时的快乐你是可以满足的。我一直分不清快乐与幸福的区别,以为快乐了就会幸福了。从南到北,又从西到东,乐不思蜀,乐此不疲,将快乐当成幸福。后来我经常反驳自己,既然幸福是可望不可及的,为何不用快乐将就?毕竟收获快乐要容易得多,一只皮包,一条裙子就能燃亮许多个上午或者下午。

在谈到她的时候,我原先的估计是我应该有着许多复杂的感觉,现在看来,其实很清晰,我心里清楚的很。我甚至很有些后悔,谁说的青春无悔?其实我是后悔的,至少晃荡在华强北的那些被我糟蹋的时光,我是不甘的。在深圳,我成了一个怀疑者,同时我也学会了宽容,不再有什么可以笃信无疑,也没有什么是不能被接受的,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无需惊讶。存在即合理。

即使是“我的”深圳,这个题目也显得大而无当,3年,1000多个日子,谁的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我不行。布吉、发薪、辞工、朝九晚五、酒吧、某某女、深圳热线、论坛、网友、聚会、东莞、黄田、七娘山、梅林、周老板、李小姐、扫楼。。。 。。。林林总总,零零碎碎,我找不到一根绳索可以把它们很轻便的穿着拎起来。还有第一次见到大海被震撼的时候,在地王顶上头晕目旋的时候,在彩田医院缝针的时候,冒雨在深南大道上狂奔的时候,等等这些,在记忆里日益远去,渐渐模糊,只有最初来深圳的那些日子,仍留在记忆中不肯褪去,我坐在田面的草坪上,无声静默,守侯着太阳西归,我端坐在草坪上的模样,成为一个永恒的剪影,映在心底深处,历久弥新。

后来小罗刚来公司出车的时候,总喜欢我陪他出去,他一直称我为活地图,哪里该上高架,哪里该钻桥洞,哪里可以左转,哪里只能单行,我的指令总是明确无误,让他进退自如。其实他不知道,除了南山、福田,深圳还有大片大片的地区,比如罗湖很多地方,布心、新秀南、罗芳村,我至今弄不清楚它们到底在哪一块。在我离开深圳前的那一段时间,我常常站在公汽站前感到困惑,这辆车到底是开往哪里?为什么我一次也没去过?,如果这次离开是不是永远都没机会再去?深圳还有多少地方我没有去过?这座城市我到底对它有多熟悉?还要呆多久它才全部的属于你?

在我工资到4K的时候,经理说你找个老婆开始供楼吧,我说4K怎么供,他说4K怎么不能供,3K就可以供,我说好啊,你帮我找一个陪我供楼的人。我已经决定离开这座城市了。现在回头再看当初来深圳的理由,已经显得可笑,不知若干年后我再回头审视现在的离开,会不会也一样显得失策?

如今,当我坐在电脑面前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我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我从图书馆到教学楼,从新闻理论到戏曲欣赏,从晨读到晚自习,整个生活跟以前截然不同,它们之间的距离是那样的大,以至于我已经完全记不得前世的那些来来往往,就象《黑客帝国》里描述的一样,我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用另外一种规则在行走,深圳的一切显得那么的遥远,遥远到陌生,陌生到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经历。我不再是为衣食住行奔忙,选修课、论文、课外作业、英语、同学、珞珈山、桂园食堂。。。 。。。我周旋其中,为之全神贯注,像个失忆的人,我以为我理所当然的就应该在这里,是谁又在拿那些前世今生的事来哄我?我奔跑在另外一个世界,跟我曾经去过的许多地方一样,我开始重新生根、发芽。只是无论我在哪里,无论谁问我,我总是脱口而出,我来自深圳,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像艾敬那样用一首歌唱出《我的深圳》是困难的,还是让我们重新回到开头,回到发条橙的《鸟》,我是多么的喜爱这篇小说啊,我从没有像喜欢《鸟》一样喜欢过一篇小说,我甚至现在都迫不及待想再重新读一遍,尽管它的每一段,每一句我都已经烂熟于胸。

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如果我有了翅膀,变成了一只鸟,是不是真的就可以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飞翔?

:)
昨天我们分离 今天我们又相聚 这分分合合总是伤害着我们的生命

TOP

从最喧嚣的城市回到最古老的校园,想象你的心情应该和我们不一样。下个月我会去武汉看看校园和一位老伯伯,哈,也许能见到你的校园。

羡慕你能重新回到学校,在深圳,还能将一颗心回到纯净的人不多,想到这,我是多么多么的鄙弃自己。
从爱开始失去爱。 从幸福开始失去幸福。 从青春开始失去青春。 …… 我还是我,只是不是从前的我。

TOP

呵呵,我连鄙弃自己,都懒得啦~~~
http://xiaobaoxiaobao.tianyablog.com 谁没有博起过啊

TOP

这样真实琐碎地说话,让我感动。
从今天起,我要取悦自己。

TOP

小狼是个好同学
不要问为什么

TOP

终于,你还是出现了。
常回来看看呀:)

TOP

我在武汉,还会来深圳的,祝大家好!

TOP

我在深圳只呆了短短的一两个月,给我的感觉这是个寂寞的城市,虽然它看起来那么喧嚣。
见惯人间青白眼,收拾乾坤在吾庐

TOP

你的<找个地方安静的死>我也曾经打印下来,看过多遍,也曾为陈深热血沸腾,就是感觉结尾匆忙了点,意犹未尽.

TOP

惭愧惭愧!
你离开深圳了?为什么?
我也要离开深圳了,不过我一定会回来的.
疯狂不见了!恐惧出现了!

TOP

《找个地方安静地死》当时被催稿催得很急,而正撞在没有状态的那段时间里,所以写得很匆忙,自己很不满意,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写进去。我想再练几年的笔,然后写个同样题材的。
见惯人间青白眼,收拾乾坤在吾庐

TOP

我想看看发条橙的《鸟》,请提交网址。
坐看云起

TOP

我喜欢这篇
我总是轻易被每一个人写自己在深圳的生活而打动,无可救药
这城市已经进入了我的血液,我没法做到对她视而不见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象尘埃

TOP

恭喜,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路。
深圳这个城市,我开始慢慢的了解,自己去了解,因为有她。

TOP

今天起床,从窗外看过去,深圳又是美好的一天[em02]
声高居远,天道酬勤

TOP

不喜欢,咬牙盈泪的不喜欢,这个臭深圳!!
离开武汉三个月20天了,思念就象胡子,愈割愈茬~~~~~~~~~~~`
这个单薄的城市
有规律必有例外

TOP

总有一天我也会离开,到时我一定咬牙切齿地写个《狗日的深圳》。
狼啊,你千万别堕落成人!

TOP

你不会走的,很快你就会遇见你的她,就又成为一个为爱走天涯的人
——不要问我为什么,
      呵呵,偶偶尔具有神婆的眼。
呱咭,呱咭,我家有只早公鸡!

TOP

说我?
不会吧,前面几十年都没人喜欢过,后几十年怎么处理得出去。
狼啊,你千万别堕落成人!

TOP

前天早上一觉醒来,就感觉好朋友应该生了,呵呵,今天一打电话去,正是前天生了个小妹妹:)好开心!我是第一个知道的朋友呢!
所以,狼呀,不着急,天上有时候经常会掉些你想也想不到的东东。但千万不要问我为什么,呵呵,就是感觉罗。
呱咭,呱咭,我家有只早公鸡!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