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散文】仕途艰难

仕途艰难

    小时候,成绩可真没差过,就算考得最差的时候,也就倒霉成了全班第五。我最威风的时候,脖子上拧着国旗的一角、革命先烈鲜血染红的红领巾;胸前戴着县城最有名的小学的校徽;胳膊上那块绣着两条红杠的小方布片可了不得——那说明我是个中队委员,至少也是个体育委员的干活。

    在那个一好遮百丑、以学习成绩取人的年代,象我这样成绩优秀的学生想不当干部是很难的,所以,一开始我就“官”至中队长,嘿,其实就是班长,属于抓班上全盘工作、老师最亲密助手一类。那些个有三条杠的人我一点也不羡慕,他们虽然是学校大队部干部,级别比我高、资格比我老,可实权却远远不如我们两条杠的中队委,按规定,担任了大队干部就不能在中队里当干部,别看他们经常能在广播里讲讲话,发发倡议什么的,可到了班里没人听他们的,这叫县官不如现管。
  
    自从和亮毛成为死党以后,除了成绩依旧优秀以外,我简直完全变了个人,他带着我上树掏鸟窝、下河洗冷水澡、往女同学文具盒里放毛毛虫、给老师画漫画……最严重的一次应当是端午节,老师下乡走亲戚,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管理好班上同学上自习课。江面上锣鼓声一响,龙舟赛开始了,在亮毛的鼓动下,我居然把一班同学统统带到了江边,还想好了给老师解释的理由:那就是观察生活,为写作文做准备……

    估计为那事,老师被校长骂了个灰头灰脸,气急败坏的她撤了我的副中队长,又不忍放弃我优异的成绩。于是根据我的特长,将我贬为学习委员,虽然还是中队委,还是两道杠,实际上却由抓全盘工作的“行政干部”变成了“业务领导”,地位和实权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再怎么从学习委员下来的就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怎么也不肯接受那一条杠的小队长职务,因为《烈火金刚》有个贼坏的日本鬼子叫“猪头小队长”——丢官事小,失节事大,就算不当官也绝对不可以当猪头!这又是亮毛教我的。

    从此以后,我就告别了“仕途”,如今我当老师了,终于有好消息传来,校长封我为美术组副组长(学校共有美术老师两名)。我找到校长,试探着问:“能不能封两个组长,一个抓业务,一个管行政?”
    校长灿烂地笑着说——要不我任命你为副校长吧……等学校只剩下我们俩的时候!

副组长也是官,可以喝酒了吧
不要问为什么

TOP

结网的风格,王小波的刺刀。
很明显 南山有一棵最粗鲁的树

TOP

呵呵,请客请客:))

TOP

老板,想酒喝了不是?
多来米兄,我还欠着你一顿:)
一平,招呼都没有就溜了:(

TOP

[SHADOW=255,blue,1]有统计显示,现在社会上所谓那些成功人士往往在读书时排在10名左右哟
Come on take it easy, try to take it easy随别人去说 也影响不了我

TOP

大宴天下呀?我最爱凑热闹了![em03]
呱咭,呱咭,我家有只早公鸡!

TOP

谁请?谁请?!
有吃白食的地儿,一定要叫上我!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