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三个女人的欲望城市

阿米打电话给我,说刚才她将策划已久的辞职行动付诸事实,递交了辞职报告,很快就要离开在她看来“太整齐太有条理“的深圳,去她所喜欢的广州过热烘烘而略带杂乱的家常日子了。   

   放下电话,我扭头往窗外看去--阿米所在的办公楼离我咫尺之遥,我似乎可以看见她正在忙碌的身影。她旁边伏案埋首的女子是小宝,我们三个女人,在此前一段不算短的时间里以一种亲密得几近相依为命的姿态相互取暖,度过难以计数的快乐,郁闷,难过的日子。   

   这座欲望之城太过急促慌乱,说不定哪一天他与他便倏然离散,因此很多相遇都显得突兀而紧凑。我们三个人,便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组成了一个小团体,分享彼此的过去现在以及想象中的将来,甚至还有最隐私的话题。


   一家叫湘江码头的小饭馆是我们的常聚之处。在坚实的木头椅子上还未坐稳,便急不可耐地叫小二速速点菜--店家送给我们的小食,往往比送给别人的多一倍--在一段时间里,三个女子是不太说话的,专注于对付浓墨重彩的湘菜。我想喜欢湘菜也是有说法的,我们不都也是这样的辛辣浓烈,爱恨分明么。吃饱喝足之后大肆八卦,翻出自己的陈年情史供大家借鉴,将圈中人的近况拿来猛火翻炒。也会说一些禁忌的话题,发起狠来声音不自禁高昂起来,惹得旁边食客伸长了耳朵侧目而视。小二是个年轻男孩,装作扫地的样子在我们身边磨蹭,小宝瞪他一眼,低喝:不许听。小二红了脸,羞涩笑笑,走开。--彼时我处于一片前路茫茫的空白,小宝正在一段无望的纠葛中沉沦挣扎,而阿米,也同样沦陷在一段莫名的纠缠中。三个女人轮流拿其中一人开涮,出一些不可能付诸行动的恶毒且搞笑的主意。语言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却往往笑得泪花四溅。说再过分的话也不会生气,因为心下里都明白她们其实是为了自己好,只有她们,还心疼着怜惜着自己。

  

   没有烟还有花,没有爱情还有友情。有几位这样的损友,这座空洞的城市多少会显出了一些温情脉脉。其实我们也清楚这样的生活无非是一个过渡,可却不知它到底会持续多久,因此,偶尔会有一些轻微的歇斯底里。我们要求太高欲望太多,却不认为自己与别的女子有什么不同--如果你也是生活在这里的女子,我知道你一定明了我们苦中作的乐,无望中的希望,以及诸如此类缠杂不清的情绪。

  

   正如开始的不期而至,结束也是突如其来。凉风初起时,阿米终于选择了离去--她寂寞单薄的暗恋没有结果,这里已经没有让她留恋的理由;小宝亦痛下决心从漩涡中抽离,虽然那无异于抽筋剥骨;而我则在此前的某一天,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中。阿米离去的前夜,我们聚在湘江码头,照例大声说笑,无所顾忌。喝至微醺,招呼小二:再来一瓶。小二绽出单纯关切的微笑:不卖了。借酒浇愁愁更愁。

  

   三人惊愕相视,继而大笑。年轻的小二不明白,我们并没有愁--人生处处是别离,实在没有太多值得伤感的。况且正如小宝所说,我们都还年轻,脂正浓花正香,我们没有失去什么,一切都还来得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10-25 14:08:39编辑过]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象尘埃

这么可爱的小二哪里找哟!

TOP

这篇舒服:)

TOP

那馅饼很重吧?
有没有被砸坏?(关切的问)[em12][em12][em12]
如果盛世之恋 到日落时就结束 开遍全城灯火 照亮了天际

TOP

真的能够如此轻别离?

TOP

回楼上各位:
1、那位可爱又帅气的小二就在振兴路湘江码头饭店。至于他会不会关心你,那得看你的造化了——小宝可是位美女哦。
2、吃辣辣的湘菜更舒服。
3、黑黑,黑黑。我有托塔手。
4、不能改变,不如等闲。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象尘埃

TOP

那个码头的老板姓朱,是个很潇洒的湖南人。

他常亲手下厨给我们做木桶虾,偶尔还可以吃上从湘潭带过来的槟榔。

嚼啊嚼,一嘴流红。
我有一个新的故事要对你讲—— 孙悟空扔掉了金箍棒远渡重洋, 沙和尚驾着船要把鱼打个精光, 猪八戒回到了高老庄身边是按摩女郎, 唐三藏咬着那方便面来到了大街上给人家看个吉祥。

TOP

“欲望”还是太少了,搭不成一个城市的架构。
狼啊,你千万别堕落成人!

TOP

本来我们对这城市的欲望就不大.
吃饱喝足有事做有人爱,如此而已,并不复杂.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象尘埃

TOP

有几个词语用地很挺拔。词语,也是欲望的一种吧。
很明显 南山有一棵最粗鲁的树

TOP

你已经搬过来了吗?

小宝还真是美女耶,嘿嘿[em12]
声高居远,天道酬勤

TOP

回小笨:我早搬过来了,一直等着你来拜见咧。
小宝是美女啊,可你也不用脸红啊哼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象尘埃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