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也说怎么来读红楼梦

想了很久还是要写下这篇文字,当代红楼梦的研究越来越多的让人产生疑问,百家讲坛一次次“揭秘”,轰轰烈烈地红楼选秀更是让红学“热”了起来,可是更多的,大家在关注什么?昨天与一朋友谈及红楼梦,他是只读过一遍的,他突然问我,是不是红楼梦中有什么宝藏,以至于这么多人费尽心思地去研究,甚至一而再地去炒作?我忽然一惊,然后觉得很悲哀,什么时候红楼梦给人的印象已经成了藏着宝藏的密码,它的价值早已脱了轨。

曾经很多人问我,红楼梦该怎么读?我说当成一部文学作品,欣赏就好。而现在,我依然这么说,我们只要欣赏美,而不去破坏美!

首先来看看近代知识分子对《红楼梦》的看法,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不管是否将中西小说加以比较,都极赞《红楼梦》的伟大,认为《红楼梦》为中国文学的极上品,保持着非常骄傲的态度。如: ()黄遵宪:下面是黄遵宪187896日和一些日本文人进行笔谈记录(见于他的《戊寅笔话》中)。他们谈的是中日两国小说代表作。两位日本文人和两位中国知识分子包括黄遵宪进行的笔谈内容如下(文中的鸿斋是石川英,桂阁是源辉声,均为日本人,桼园是王桼园,公度则黄遵宪) 
  鸿斋:民间小说传敝邦者甚少,《水浒传》、《三国志》、《金瓶梅》、《西游记》、《肉蒲团》数种而已。
 
  公度:《红楼梦》乃开天辟地,从古到今第一部好小说,当与日月争光,万古不磨者。恨贵邦人不通中语,不能尽得其妙也。 (这时候,桼园来了

  泰园:《红楼梦》写尽闺阁儿女性情,而才人之能事尽矣。读之可以悟道,可以参禅;至世情之变幻,人事之盛衰,皆形容至于其极。欲谈经济者,于()可领略于其中。
 
  公度:论其文章,直与《左传》、《国语》、《史记》、《汉书》并妙。
 
  桂阁:敝邦呼《源氏物语》者,其作意能相似。他说荣国府,宁国府闺阁,我写九重禁庭之情,其作者亦系才女子紫式部者,于此一事而使曹氏惊悸。
 
  鸿斋:此文古语,虽国人解之者亦少。
 
  公度:《源氏物语》,亦恨不通日本语,未能读之。今坊间流行小说,女儿手执一本者,仆谓亦必有妙处。
 
 王桼园:《红楼梦》是可以悟道,可以参禅的作品。

近代知识分子对《红楼梦》的看法,虽然具体上来讲,每一个红学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批评方式和内容,但按照他们观点的新旧问题来分,也可分成两种不同的方式。一个是明末清初以来小说批评界一时盛行并保存下来的传统批评方式,如评点批评,一个是由西方小说的冲击而引起的在小说界革命的影响之下所产生的新的评论方式。 
  ()王希廉
 
  在近代初期,红学史上最驰名的著作应该是王希廉(生平未详,号护花主人)的评点本。他的评论收录于道光十二年(1832)所刊行的《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中。王希廉的红学观基本上坚持传统和保守的立场。他认为《红楼梦》虽然属于小说一类,但在劝善惩恶,宣扬仁义道德上,并不逊色于大言炎炎的经史诸子书 在某些基本态度上,他的确是从教化观点出发把这本小说看成劝善惩恶的作品的,但从全书的分量上考虑,大部分的评语还是针对故事情节和写作技巧而发的。因此在没有全面地整体地分析和探讨王希廉评语之前,一概抹杀它的价值,似乎有点不合理。

  ()张新之 
  张新之在他的《读法》中说:
 
  《石头记》乃演性理之书,祖《大学》而宗《中庸》,故借宝玉说:明明德之外无书,又曰:不过《大学》,《中庸》。是书大意阐发《学》,《庸》,以《周易》演消长,以《国风》正贞淫,以《春秋》示予夺,《礼经》,《乐记》融会其中。《周易》,《学》,《庸》是正传,《红楼》窃众书而敷衍之是奇传,故云倩谁记去作奇传(《红楼梦卷》第153—154

  ()姚燮
 
 姚燮对《红楼梦》是极为推崇的,以至称它为空前绝后之书,他不像护花主人王希廉那样平允,也不像太平闲人张新之那样归之于玄理,而是略带着一种偏激之情。
 
  ()陈其泰
 
  陈其泰的身世与曹雪芹略有相似之处,因此他的评点内容,也是作为一个失意文人,带着满腔的怨愤来体味这部小说,因此颇能窥见原著的真精神真价值所在,他其他的评点家有所不同,能摆脱封建卫道者的正统立场,这是陈其泰评点的一大特色。

拿出近代的这几个例子是在想,近代的红楼梦研究还是“研究”,多是在点评红楼梦的本身价值,也就是其作为文学作品的艺术价值。而我们当下草根派的红学研究分外活跃,各种解读、解密的书近年纷纷出版,稍远的如《红楼梦》中暗设“生命密码”说,近的如刘心武的“秦学”说。和很多红学家一样,刘心武的所谓研究走火入魔了。作为一名作家,他没有把《红楼梦》当作一本杰出的小说来读,而是把这本小说当成了曹雪芹的家谱来进行研究。这种做法出在一个作家身上,实在让人吃惊。比如“红楼十二钗”中的妙玉,刘的这本“专著”进行了连篇的戏说。最近,以“解梦派”自居的红学研究者霍国玲、紫军推出新书《曹雪芹毒杀雍正帝》,更是提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推测:雍正帝是被曹雪芹毒杀的!

红学的研究真是越来越偏离了其“研究”的方向,难得花如此大的精力去做各种各样的演说只是为了得到一个“伟大”的虚名和养活一大帮文人吗?

文学作品本来就诞生在文学之前,没有文学也并不表明就不诞生好的文学作品。红学同样如此,没有红学,可能对《红楼梦》的研究会做得更好。无论是索隐派”“考证派,还是后来的阶级斗争派,几乎没有人拿真正的文学眼光来研究《红楼梦》,只不过在借它说事。一个红学研究者在红学界地位的确立,也不是依据他研红的学术水准,而是根据他在其他领域的文化影响。所以一旦说起红学就必然要说起胡适、蔡元培等等诸人,因为这些人的文化影响以及他们对《红楼梦》的热爱,才变相地确立了红学的地位。

前些日子看周阳的一篇文章《史学与红学》:“史学与红学和红学史的区别也应该已经明晰了:前者通过不断地将红学与史学进行比较而欲使红学获得某种独立的地位;后者在通常意义上则只是在简单地运用史学的方法处理红学的问题,红学的自律性很难就此得到彰显。”当时我在他的文章下回道“红学发展到现在的确出现很多疑问和弊病,更多的炒作影响了其学术研究。我不是一味地反对某个分派,任何一种研究红楼梦的方式都有它的可取之处与进步之处,霍国玲女士的“解梦派”的研究到现在已经违背了科学考证的原则,刘心武先生的另辟蹊径更是掺杂了太多的想象,这不得不让人考虑红学它应该的发展方向。可是要知道它更多的是一部文学作品,太多的索隐反而会破坏了很多艺术的唯美的东西。当然,红学界的一些大师都是关起门来研究,很少或者是不屑与我们这些爱好者来交流。在这一方面,霍国玲,紫军,刘心武他们做得倒是比他们好。”

周阳叫我师姐,我却万分惭愧,关于红学的评论著作读得很少,但是我却执意从欣赏的角度来读红楼梦。脱离了文学作品而去做任何研究揭秘,都是对美残忍的破坏。要知道,红楼梦它首先是一部小说!

也许都不曾发生过 不过是旧路引起我的错觉 即使一切都已经发生过 我也习惯了不再流泪

红楼

我觉得只要真正懂得去看

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领悟和欣赏的

愿效佛:合掌如朴素的敬礼,微启如莲花!Wish the effect buddha :Match the palm such as the obeisance of the homeliness, tiny open such as lotus!

TOP

各家如此看中红楼

不能不说它有一定的文学和史学甚至佛学价值

愿效佛:合掌如朴素的敬礼,微启如莲花!Wish the effect buddha :Match the palm such as the obeisance of the homeliness, tiny open such as lotus!

TOP

揭不揭秘都无损我是个红楼迷。。。
我是沙漠里的一只鱼,靠着思念的眼泪坚强而又痛苦地活着……

TOP

祝楼主快乐,大家一齐讨论!











普林艾尔  http://www.preair.cn小店出售各类空气处理设备,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