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被忽略的时光

被忽略的时光

文/周慧

以为是回,千里迢迢一路奔袭,在一个名叫家乡的小城停下来,扑进一个看似熟悉的家,那个满头白发的是谁,为什么皱纹那么多,我们的目光交接,她的泪眼映着我尴尬的笑。

以为脸上的风尘是漂泊,可以洗去,哪知洗不尽,像刻了进去,镜子里是自己都惊讶的陌生。 冬,在玻璃外刺骨,陌生,在玻璃里疏离。这是回吗?难道不是去?去一个曾经熟悉的地方?歇息片刻,再离开。

陌生的,是窗外的冬,她的白发。

不能料想她的样子。因为她以一种瞬疾的速度老去,没有停顿。不能入梦,她的样子,因为没有料想。我只记得她记忆里的样子,我梦见的她,不是她,当时她在千里之外,是一张我完全想象不到的另一张脸。

火车轰隆,不过一夜,就会把我拉到她面前。这次,当我推开门,她会是什么样子?当我用一夜的时间来到她身边,她疯长了一年的皱纹,会如菊般开放。以一种我不能预想的样子。

回,是一个在中间的词,回之前是离开,回之后也是离开。这才有回。

当离开得越频繁,越长,“回”就变成“去”了。火车上,我会想,这到底是回,还是去,我难道不是去一个曾经熟悉的地方,那里有一个曾经熟悉的妇人,如今,她已经很老了。我的离开,我能看到起点,却看不到终点,相反,我看不到她的起点,但是我看得到她的终点。而,只是终点,她的过程,那一条条皱纹一丝丝白发滋生的过程,是我所不知的。我以为,她仍是那个样子,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变得陌生。

从深圳出发,到那个妇人的小城,会经过一些城市,广州,株州,长沙。火车在这些城市稍事停留,再在黑夜里一晃而过,我的触角,就只能延伸到灯光所在处,站台来往的人,一个可以卖热鸡腿的小店。还有站台外的城市,被我忽略的灯光隐隐地藏在黑暗里,我说,我到过这些城市。我的目光就是我的足迹,虽然除了站台,除了隐隐的灯光,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些城市,从上一年我经过,到这次经过,有些什么变迁。我以为还是那个城市,其实不是。

那个陌生的老妇人,就像那些个城市,一年经过一次,在回归与离开的瞬间里停留。就像看着那些城市的站台。站台外的城市,隐在无尽的黑夜里,我看不到,只有那些被我忽略的灯光,隐隐地传来刺疼我的眼,她的我看不见的独自老去的岁月,是站台外的城市,刺疼。

我跟人讲,我到过广州,株州,长沙。
她跟人讲,我是她女儿,在深圳,一年回一次。

这样的感情是浮面的,象千百次的旅游……

TOP

我回不去的地方,是自己的家乡。
我到达的地方,是别人的家乡。

回家越来越象是做客。
我家搬家了,去年半夜到家爸爸来接,不然就找不到自己家,我的房间没有了,回去和妈妈睡一起。我穿着睡衣,和妈妈不盖一床被子,不把头埋在她怀里。
我喝酒喝到醉,身上有烟味,他们不再说教,放好水,等我睡觉了才睡,那么客气。
今年要带男朋友回家,妈妈不让他住酒店,我对她凶说我愿意让他住酒店,我愿意花钱,我浪费自己的钱不用她管,说到妈妈不出声。我觉得自己很残忍,但我说不出口,我不愿意家里有一个外人。
送我到车站,从来不要他们进站台,在站台上不断回头不断回头,看不见爸爸妈妈,只有黑压压的一片人群,我知道他们在那里,但是我找不到,就象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家乡,但是我回不来,在梦里无数次的奔走在记忆的街道上,在每年一次的回家中我总是一再的迷路在生养我的地方,我再也回不去。
而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尽管有时我们很痛苦/不想跳舞/还是要跳舞

TOP

麻 雀 的 这 篇 文 字 太 棒 了 , 超 级 的 那 种 。

故 乡 在 哪 里 ?
故 乡 记 忆 里 。

异 乡 就 是 故 乡 。
故 乡 就 是 异 乡 。

家 到 底 是 终 点 还 是 起 点 ?
天 问 啊 , 谁 能 给 出 答 案 。

(msn:zhongermao@hotmail.com)
我有一个新的故事要对你讲—— 孙悟空扔掉了金箍棒远渡重洋, 沙和尚驾着船要把鱼打个精光, 猪八戒回到了高老庄身边是按摩女郎, 唐三藏咬着那方便面来到了大街上给人家看个吉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