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网民与网管手谈:如何在虚拟世界真实表达

  自从任何一位普通的中国人都能够上得了极具互动性质的互联网,可以非常率性地在论坛、博客或微博中,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的愿望、思想和诉求之后,庶可证明当代中国人才真正开始彻底告别了信息封闭或半封闭的社会形态,而真正进入了一个堪称全球一体化的信息开放流动的社会。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自从互联网在中国真正生根且以节节高的速度生长,真正做到了如今无人可以铲除这张硕大无边的无形大网之后,那才可以说中华民族与时俱进的步伐,已经与世界上最先进的民族,至少在思想和精神层面,确实是历史性地追赶上来,基本上处于同一个前进的方阵里了。之前,中国近代百年以来,曾有诸多达人所言说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也只有在互联网彻底解构了封闭社会束缚人的思想与精神架构之后,方成无人会公开加以质疑的基本社会常识。

  如今,中国的网民人数已经在全球所有国家中,早已居于世界无可匹敌的第一位置,其总人数已经超过4.5亿之多,就是将美国和整个欧洲全部的上网人数相加起来,估计也不过与这个数字仅在伯仲之间吧?

  关于做个中国网民如何在互联网上真实表达的问题,可能是个言人人殊的问题。估计谁来说道这个问题,都不一定可以在一夜之间扯得清清楚楚。然而,这个问题又的确是个许多网民很想整明白的问题。今晚,主持人非常荣解放军八五医院电话幸地邀请到远在国际大都市上海的一位资深网友石讷先生,由我们两人,分别以网民的角色定位和以网站管理者的角色定位,来各自谈一谈如何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该如何真实表达的问题。

  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彼此各向对方提五个相关问题,作为这期夜话的话题引子。按照以往的惯例,主持人先向嘉宾发问,请求作答;然后,嘉宾反问主持人,由主持人依次作答。

  下面,是主持人询问嘉宾五个问题,请嘉宾作答。

  亦忱问:石讷先生,据我所知,你我二人大概几乎在2005年初这个相同的时段,不约而同成了凯迪社区的注册用户,似乎我们两人在互联网上所表达的以百万计数的文字,都可以在凯迪社区搜到。现在请问你第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在网上的真实表达,给你的人生带来了什么变化?你是如何看待自己在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的生存意义?

  石讷答:你好,亦忱先生。非常赞同你在导语中对互联网的评价。今天,我很高兴能以一个嘉宾的身份参加这次讨论。需要申明的是,我不是网民的代表,无授权不代表,我的意见仅是提供一个样本。

  2005年,我在网络张望闲逛,发现凯迪,被她独特的气质所吸引,尤其是她有一对迷人的猫眼:沉静、深邃、有一丝狡黠,以为知己,久之,成为自己精神家园的一部分。忽忽六年过去,有多少夜深人静的时刻,坐在电脑前,为一桩时事、一个观点而情不能已,以及多少次仅为一时灵感,在网上与世界调侃,大放厥词兀自得意,已经不能尽述。这六年,于国于家,于人于己,历事不可谓不多,感受不可谓不深,凯迪之于我,早已是一个不可替代的意见商榷之地、是非发声之地、理性历练之地乃至精神疗伤之地。我这样说并不意味我曾将网络与现实作了某种程度的替换,以方便一个懦夫对于世界的遁逃,恰恰相反,因为信息和思想的独特提供方式,以及不可思议的迅捷,它极大延伸了我的现实存在,并增加了我对最宽泛意义上的现实的回应能力,丰富了一个愿意对社会有所担当者的实践手段。我不相信关于网络的一些神话,但是,的确深感在网络与现实的互动与交融中,人可以突破当下蹩促现实中某些令人极感沮丧的制限,帮助摆脱被动存在者的无力感和被給予的猥琐,而走向尊严的“自为”存在。在中国社会,这个事实绝不是无关紧要的。当然,这里的关键是,你必须敢于面对真实并且是在作真实的表达。

  亦忱问:你是如何看待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的本质,及其对一个正常社会或失常社会的功效和作用?你觉得自己在互联网上的真实表达,对改善社会诸多不尽人意的方面,是否具有促进意义?如你认为有意义,这样的意义具体表现在哪些主要方面?

  石讷答:我认为,所谓网络世界的虚拟性质,仅仅是指它的技术纬度。就其信息的来源、参与者的真实性以及传播效能看,它是一个再真实不过的存在。这一点,尤其从近年网络在几个著名热点问题上对公众态度以及政府行为的影响得到确证。不承认网络的理性能力与实践力量,与不承认人类语言的社会功用一样荒谬。或者就是常言说道的掩耳盗铃吧?

  关于网络的积极功能,我只想从自己习惯的观察角度谈几个大端:

  首先是互联网带给社会的安全感。人的安全感是一个起点性问题。一个社会的个人安全与公共安全应当绝对优先于其他任何问题。而安全的基本条件之一是真相的获得,信息的黑灯瞎火是可怖的。我想由于真相缺失或故意的屏蔽、歪曲以至恶意昭彰的谎言而发生的社会性悲剧就不用举例了吧?真实的声音依托网络可以就一个显在或隐蔽的危机立即形成舆论热点,进而形成信息的快速积聚。在这个过程中,事实和人们关于事实的态度同时被最大程度揭示出来。以多元性打破信息垄断,以多维性纠正信息偏蔽,以迅捷性完成瞬时传递,不仅这个世界就安全多了,而且我们作为个体的安全感,也因为从网络获取的资讯远超封闭社会的信息闭塞而被大大地增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