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大半年来的几十篇极短小说

[只是觉得那里的饭干净]
  
  有一个人,单身,而且没什么钱,请不起保姆,又嫌自己做饭麻烦,就经常到外面吃盒饭。吃了一段后,感觉不对劲,身体没以前那么好使了,加上新闻上不断曝光的商业饮食上的问题,他就怀疑盒饭店很不干净,怎么办呢,他很快就有了办法——到清真饭馆去!他的理由是这样的,清真饭馆的人有宗教信仰,有宗教信仰的人做事肯定凭良心,而在他那里,有宗教信仰的、而且他知道的,就只那几家清真饭馆。就这样,他开始了他的去清真饭馆吃饭的生活,时间稍长,熟人就以为他信伊斯兰了,问他,他否定,说只是去吃饭,只是觉得那里的饭干净。时间再一长,熟人不问他了,买了猪肉什么的,就避开他,他已经和清真饭馆的人一起祷告了。
  
  
  
  
  
  [这个人竟然有梦游]
  
  
  有一个人,几十岁了。这天晚上,由于连日来的收割水稻,他累了,没和婆娘亲热就早早睡了。大概是一点多吧,他爬起床,到堂屋挑起箩筐就出门了。夜已经很深了,只有几个田里要灌水的,还在守水,他们见他这么晚还挑着家伙要去田里,很奇怪地跟他招呼,他不理,径直走到自家的一块田里。有个年长的,明白怎么回事,让一同守水的别去打扰他。只见他月光下割稻、打稻,最后把稻子收进箩筐挑走,十分地利索。四点多钟,天麻麻亮了,他婆娘翻身起床,把他也叫醒了,说趁太阳还没出来,天不热,早点把那块地里的稻子收回来。夫妇俩就出门了,到地里,傻了,一地的禾蔸蔸,稻子已被人收割了。谁收割的呢,他婆娘扯开嗓子大骂起来,什么天杀的、挨千刀的,声音在山村里来回旋转,夜里守水的人听见了,哈哈大笑,等那婆娘骂得没力气了,上前告诉她真相,夫妇俩不信,不信归不信,还真回到自家屋里仓库去看,果然一担满满的新稻热气腾腾地在那里。这个人和他婆娘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竟然有梦游。
  
  
  
  
  
  [在他们村里,没一家用吊扇的]
  
  
  有一个人,现在讲起来,是二十几年前了,在他们村里,破天荒地用起了吊扇——也是他们村里第一个用电动扇的。吊扇那个好啊,大热天,不要使劲摇蒲扇,可以把摇蒲扇的手腾出来干别的事,比如说吃饭,比如说搓麻绳,等等,大家一开始都挺羡慕的,羡慕归羡慕,手里钱紧啊,不敢买。不晓得是这个人没把吊扇吊好,还是吊扇本身的质量问题,出大事了——一天中午,从田里打完谷子回来,他、他妻子,还有一双儿女,全家四口人在吊扇底下吃饭,埋头吃着,坏了,吊扇掉了下来,四口人,全没了。现在,你去咯,在他们村里,没一家用吊扇的,不仅是他们村里,从他们村里出去的后生、嫁出去的女人家里,也极少有用吊扇的。
 


  
  
[这年冬天比往年冷些]



有一个人,老婆孩子去世得早,他呢,七八十岁了,却孤零零一个。政府三番五次地要他到敬老院去,他不去。他的经济来源,除了政府的救济,还有他自己的劳动所得——他每年要养一两头猪,所以他的生活是过得去的。他不喜欢走动人家,最近的邻居也隔了五六百米远,除了节庆日,也没人去他家走走。这年,他的猪该出栏了,猪价却大跌,他舍不得,就继续喂着。这年冬天比往年冷些,他穿得也就比往年厚,跨过猪圈近一米高的拦栅去喂猪食也就困难了。这天凌晨,下雪了,这人快中午的时候去给猪喂食,先把猪食举过拦栅,再抬腿要跨入猪圈,骑到拦栅时,突然一晃,人就栽在猪圈里了,血很快就流了出来……他喂的那头猪头一次把头埋入食桶而不是食槽,把食吃了。这天的下午,没人给猪喂食,猪饿着。第二天,猪继续饿着。第三天饿得不行的猪把鼻子嗅到了这人的脸上,虽是僵硬了,猪还是嗅出这是可以吃的。第五天是12月30日,村委会主任代表政府给这人送元旦礼物,在老人屋里寻人不着,猪圈里一看,坏了,老人被猪啃得惨不忍睹。


[面相不善]
有一个人,是学平面设计的。他那个城市,有一个全国著名的平面设计工作室。他头一年去应聘,初试复试都经过了。最后是老总面试,决定录不录取。老总在没见他之前,对他递交的设计作品总觉得有点美中不足,哪里不足呢,老总又说不明白。面试了,老总一下子明白了,对这个人说,你的作品很不错,是所有进入最后面试阶段应聘者中最好的,但我们公司不能要你,你不面善。这人不服输,回到家对镜细察,发现自己除了长得丑点,没什么别的不善。于是,花了好几万做了个整容手术,又到公安局把名字给改了。第二年,这个工作室还招人,又到最后的老总面试阶段了,老总又对他很惋惜地摇了摇头。这人问原因。这个老总又是那句“面相不善”。这人不解了,说你去年说我不面善我无话可说,现在我改头换面了,怎么还不善呢。这个老总摇头微笑,说,面不面善不是说长得丑还是美,你这个都不理解还做什么平面设计。


[别把孩子当宠物养就是]


有一个人,什么猫啊、狗啊、鹦鹉啊之类的宠物喜欢得不得了,就是自己养不好,养什么死什么。这人是个不服输的人,宠物死了七八次以后,终于服输了,对宠物的喜欢却不减,结交的朋友都是养了宠物的人,她隔三差五地去朋友家串门。在26岁上,她结婚了,过了两年,她老公想要个孩子,让她别避孕了,她不肯。老公问她为什么不要孩子,平时看起来很喜欢孩子的呀,别人的孩子抱着总要偷偷亲一两口。她支吾了半天,才把顾虑说了出来,原来她养宠物养怕了,怕养个孩子也……,她老公哭笑不得,说孩子是孩子,宠物是宠物,别把孩子当宠物养就是。这人将信将疑,怀上了,足月后生了个大胖小子。她对孩子的那个呵护呀,不用说也可以想见。现在她的孩子7岁了,健健康康的,她的担心终于少了很多。


[她到服装店里是为了要买衣服]


有一个人,和老婆逛街,逛到一个服装店里,累了,在店中央的凳子上坐下了,他老婆试衣服什么的,还挺起劲。他有些疲惫地望着店外夜色中穿梭的陌生路人。这时,一个三十零岁的女人推开玻璃门进入店里了,这人认出来了,这是他大学同学。八年没见了,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她了。他同学匆匆地在店里转了一圈,没发现有合适的衣服,出去了。后来,他和老婆也从店里出来了,走在人行道上,他告诉他老婆刚在店里遇见大学同学了。他老婆问他怎么不打招呼,他回答说:“有什么招呼好打,她到服装店里是为了要买衣服,又不是为了邂逅老同学。”




  〔怕身上的钱不安全〕
  
  有一个人,住旅社,和别人共一间的时候,怕身上的钱不安全,趁别人不在房间,迅速把钱掏出来藏在别人的褥子和床板间,藏好了,这人就安心了,该睡觉了,也不像有些出门在外的一样翻来覆去睡不好,第二天,或趁别人洗漱,或等别人退房走了,才把藏在人家床底的钱拿出来,然后很自得地退房走人。
      
  

〔看书的方法〕
  
  有一个人,看书有一个方法,什么方法呢,他怕一本书看着看着,发现是一本很不值得看的书,时间就浪费了,所以,一本书到手,他先不自己看,转手给趣味和自己差不多的朋友,说:“这是本好书,你有空看看。”过十天半月,或更长时间,朋友来还书了,说不错不错,这书真不错,他待朋友走后,立马就看这本书;若朋友说这本书不好,他就把这本书丢到一边。
   
  〔盲人上街〕
   
  有一个人,一天上街,看见一个中年盲人。盲人手里拿着根木棍和一个小铜锣,每走一步之前,盲人都要敲一下铜锣,然后把棍子往前一点,落实了,再举步。这人对盲人上街感到很惊奇——他怎么敢一个人上街,他要去哪里?惊奇后面便是佩服。在盲人后面跟了一段路后,决定亲自尝尝盲人走路的滋味——闭了眼睛,往前走。走得那个滑稽啊,身体左摇右摆,为平衡,两手不由自主地上抬,再加上对路况和前后左右的不信任,你可以看见他的脚有多么不自愿。走了一小段,这人睁开眼了——原先就在前面几步远的盲人已和他拉开七八米远了。
     
  〔长心眼了)

  有一个人,骗人特厉害。但有一点,人骗了,心还是不忍,于是,不到半小时,就会老实交待:对不起,刚才骗你了,事情其实是……被他骗过一次的人,长心眼了,不管他的话真假,都或者就在他身边呆半个小时,或用通讯工具在这半个小时里不时联系联系。
     
 

 〔真的是做梦啊〕
   
  有一个人,梦见貂皮大衣才卖人民币一百块钱,醒来后,这人感叹道:唉,真的是做梦啊!
     
  

〔昨天是不是19号〕
  
  有一个人,当街问另一个人:“昨天是不是19号?”一个过路的听到了,对问昨天是不是19号的人说:“你这人硬是有味,不问今天是几号,问昨天。”这个人嫌过路的多管闲事,对过路的说:“你比我还有味些,今天是几号关我屁事,我只想晓得昨天是几号,再说了,我问我的,你管我怎么问啊?!”过路的没言语了,不出声地笑了下,走了。这时,一开始被问的那个人说话了:“今天是20号。”
     
  〔嫉妒〕
   
 有一个人,嫉妒另一个人。嫉妒另一个人什么呢,嫉妒另一个人每天不论起床早晚,第一件事都是到厕所报到,解决应该要排泄出去的垃圾。这人那个嫉妒啊,没法说!这人其他事,从不嫉妒人,为什么呢?别人某一方面比他强,不用多久,他就能做得比别人更强。就这件事,他再怎么努力,十天半月也就拉那么一两次屎。
  

[谢绝推销]


有一个人,在一个写字楼租了间房开公司。公司的门是玻璃的,上面贴了六个字。最上面横贴着的,是“谢绝推销”,另两个其实是一个字,分别贴在两扇门页上,这个字是“推”。连起来念,便是“谢绝推销——推、推”,有几个人会连起来念呢?




[暗示]

有一个人,母亲早年红杏出墙,和他父亲离婚了。很早就失去母爱的她,大学学的是法律,知道破坏军婚是犯法,没毕业就参军了。若干年后,结婚了。婚后,他的家庭比较他大学同学或是早年差不多大的邻居的家庭要幸福些。但这个人不自信,以为是军婚的结果,隔个一年半载,就会换个方式暗示妻子军婚是受法律保护的。他妻子爱他,虽然听懂了他的暗示,还是装着不懂,一如既往地爱他。


[日子一久 ]


有一个人,闹市区摆了个摊,给人画像。他生意冷清,也不便像路边卖花、卖小吃那样逢人就招揽,把几张画像人行道上一字儿排开,人就在旁边席地坐着。逢周一、周三、周五,他有那么一段时间埋头看体育报纸,看完就旁边一放。有没买到这份体育报的,看见了,问他可不可以借着看,他不说话,点点头。他摆摊的地段方圆五、六百米就两个报亭,常有买不到体育报的向他借。日子一久,有人看他画像的生意冷清得不行,劝他不如摆个报摊算了,这人笑笑,没表态。日子再久一点,没人劝他摆报摊了,新添的报摊有足够的报纸。



[变通]


有一个人,身体和思想是女人的,声音是男人的。相亲了十几次,对方都被她雄厚的声音吓退了。这个人在三十二岁时变通了,逢人就装哑巴,过了两年,成功嫁出。



[不抓扶手不行了]


有一个人,从写字楼出来,碰到一个挑着黄鳝卖的,买了半斤黄鳝,二三十条,筷子粗细,装进塑料袋里,提着上了公共汽车。车上人挤人,前面有个姑娘,老以为这人沾她便宜,不时回头瞪眼。这人被瞪火了,松了抓扶手的右手,食指和中指钳了条黄鳝出来。前面的姑娘要再瞪,就把黄鳝从她后颈放下去。不巧,这时公汽上了立交桥。一个转弯,人全往一个方向倾斜。这人不抓扶手不行了,右手一松,黄鳝窜进了前面姑娘的手提袋。“我可不是故意的!”这人心说——他确实不是把黄鳝丢进人家手提袋的。他开始心安理得地闭上眼想象这个姑娘发现黄鳝时的种种可能的表情。


[天使应该是单纯的]


有一个人,认为人从三岁开始就慢慢复杂化了,并且认为天使应该是单纯的,这个人又特别喜欢狗,“狗单纯啊!”因此,这个人进一步认为人给天使赋予的形象不该是人形,而是狗。这个人把天使和狗合二为一的时候,非常的害怕。


[他什么也没给]
  
  有一个人,在车站等车。一个老年乞丐走到他跟前,左手捏着纸钞,右手拿着盘子颠簸几枚硬币。这个人看了乞丐一眼,说:我昨天给过你了呀,难道要我天天给你?老年乞丐听了后就走开了。其实这人是第二次看到这个乞丐,第一次就是一天前,他什么也没给,因为他刚到站,车子就来了。
  
  
  [有些事情事无例可循]
  
  
  有一个人,15岁上,右腿生了场病,瘸了,尽管如此,这人15岁以后的梦里,腿脚还是好好的,像生病前一样。这人是个倒霉鬼,36岁的时候,耳朵又意外地聋了,这以后的梦里,他的耳朵再也没听到过声音。两相对比,这人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事情事无例可循。
  
  
  
  
  [他们经常料不到雨什么时候落下来]
  
  
  有一个人,看天下雨了,就用袋子装了好多伞,出门去,他的生计就是雨天卖伞。这是个多雨的城市,他的伞比市场上的还便宜点,他的生意还不错。快二十年了,这个城市的常住人口几乎都认识他。他说他们经常料不到雨什么时候落下来,又懒于做准备。他感谢买他伞的人。




   【她一点也不着急】
  
  
  有一个人,社交圈子不大,读大学时,女同学就那么四个,有两个毕业没两年就把各自的姐夫从姐姐身边抢过来当丈夫,这个人很害怕,她也有个妹妹。妹妹比她小两岁,她大学毕业三年了,眼看就要奔三十了,她爸妈挺着急的,老张罗着要给她谈对象,她一点也不着急,她早就盘算好了,等妹妹嫁出去了再嫁。



【以后没事莫乱剃光头!】
  
  
  有一个人,才剃光头不久,眼看中秋快到了,坐火车回家过节。到火车站广场,向候车室走着呢,听到背后有人喊:“李小军!”他没应,他不叫李小军呀。继续向候车室走,背后又喊了声“李小军”,而且声音近了。他就往左右张望了一下,心想这个李小军怎么这么耳背。继续走。“李小军!”这回,他听到声音就在身后一两步脚的地方,就奇怪,怎么老喊,不如干脆跑上前拍肩之类的。一奇怪就想看看喊人的是什么样的人,就回头了。这一回头不得了,马上七八个人四面八方围过来,离他最近的那个更是抢上前来,一把把他铐住。这人急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哼!李小军,我们等你好几天了!”这人赶紧声辩:“你们搞错了,我不是李小军,我的身份证在上衣口袋,不信你们看。”铐住他的人伸手把这人的身份证拿了出来,仔细辨认了一会,把身份证塞回这人的口袋,掏钥匙开手铐:“你不叫李小军,我喊李小军你回什么头!”这人说自己好奇,铐他的人继续教训他:“以后没事莫乱剃光头!你走吧,我们在抓逃犯。”
  
  
  
  【故意找茬一次】
  
  
  有一个人,结婚不久即发现一个现象,和老婆闹一次小矛盾后,他们的性生活来的特别和谐。这个人是个有心人,记住了。每隔一段时间,故意找茬一次。老婆不知真相,真的和他对吵。在争吵快要升级到打架的时候,他恰到好处地让了步,于是乎,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生活在两人歇气之后轰轰烈烈上演。这个人火候掌握得很好,既不让老婆觉得老吵架不如离婚单过,又不让老婆发觉他其实是很多次吵架的导演。他们的生活在外人看来磕磕碰碰,恐怕维系不久,在他们、尤其在他自己心里,却是十分的幸福。
  
  
   
  【盛情难却】
  
  有一个人,小时候家里穷,把他送到附近的一个庙里当和尚。十几年好好的和尚生活过去了,遇上了一场运动,当地政府把庙拆了,和尚们也遣散回老家,为怕和尚重操旧业,热心人还给他们每人找了个老婆。这个人接着先是和老婆,再是和老婆孩子,又生活了十几年。这时,当地政府为了把旅游业搞起来,重建了庙。有庙不能没有和尚呀,当年的和尚除了他,都死了。政府三番五次派人来苦苦求他,盛情难却,这人又只好返回庙里,重新当起了和尚。
  



【这人的老婆心疼他 】
    有一个人,有三个崽女,一家在山村里住着。山村里赚钱的路子少,1997年,这人的大女儿上了高中,小女儿也初中二年级。高中要在县城里上,开销大多了。这人头疼了。一天中午,正蹲在家门口吸着烟,对门的老头喊三缺一,嚷着要他去打麻将。这人的老婆心疼他,说去吧去吧,别这么烦了。这人就捏着裤袋里的两块钱去了。打到天黑,这人口袋里的钱进进出出,回家一数,多了八块。六年后,大女儿大专毕了业,在城里工作了。这人再打牌,就输。输到第三天,这人金盆洗手,不打了。村里人就说他,你真做得出,连赢了六年,如今女儿工作了,你才输三天就不打了,你就这么看重钱?这人厚着脸皮,就是不打了。


【这人养鸟真养得好!】
    有一个人,养了一只鸟。不知怎么,这只鸟就不会啼了。好在这人口技很好,想听鸟叫了,就自个儿叫几声。前后上下的邻居,都不知道他们后来听到的鸟叫其实是人叫。只是感慨:这人在家时,鸟就叫,不在家,鸟就不叫,这人养鸟真养得好!


【桔子树一年一年种得多】
    有一个人,喜欢吃桔子,就种了桔子树。一年又一年,桔子树种多了,吃不完,就俵给左邻右舍。左邻右舍也吃不完,就挑到集上去卖。一卖,口袋里的钱就多了,这桔子树下年就种得更多了,也还拿给左邻右舍吃,只是更多地是挑到集上去卖,这钱就越来越多。桔子树一年一年种得多,这个人就忘了当初种桔子树是因为自己喜欢吃桔子。现在桔子树不用自己种了,卖也不用自己去卖了,他雇了人。


【爱疯了】
    有一个人,爱另一个人,爱疯了。她对另一个人说,你不在家的时候,那些桌子、凳子、锅碗瓢盆都疯了般张牙舞爪要向我扑来,你在家,这些东西就变得十分温顺可爱了。


【人们叫他诗人】
    有一个人,写诗,知道的,都叫他诗人。他慢慢习惯了这种称呼,他确实是个写诗的人啊,写诗的人不就是诗人么?这些天,诗人逢人就躲,万一碰见,躲不过,人们叫他诗人,他支支吾吾,脸都红了,像是第一次被人叫做诗人一样。邻居韩大爷看他样子像做了亏心事,把他堵在门口,问这些天到底怎么了。他还是支支吾吾,半天,才老实交待:“我有八九天没写诗了,你们叫我诗人,我心慌。”


【鬼故事】
    有一个人,喜欢听鬼故事,正好他那个城市里的文艺广播电台周一到周五的零点有个专门讲鬼故事的节目,这个人每晚不落,他喜欢听啊,那个主持人讲的又好,节目的背景音更是渲染了故事的恐怖情节,听着听着就卷进故事中了。有一天,他要去出差,早上六点的火车,零点他还准时收听鬼故事,这天听的是长篇连播《左眼的故事》。听完后他想起要出差,就没起身去关收音机,一闭眼就睡了,五点,被闹钟闹醒,匆匆洗刷完,就跑出去了。他人跑出去了,收音机还开着。有个贼,倒了霉,连续两天看见三楼他的房间没亮灯。第三天,贼忍不住了,零点多,攀着水管向三楼爬。周围静悄悄的,贼爬到三楼窗户,刚用划玻璃的刀划破玻璃,就听到凄厉的一声“有鬼!”贼吓得不得了,双腿一软,跌下楼去。


【喜欢闻脚臭的只一个】   
    有一个人,喜欢闻脚臭。读初中时,在乡下,得住宿,学校宿舍紧张,一床必须睡俩。起初大家不晓得他有这个爱好,有不洗脚的,一起睡的抗议了,他就做和事佬,让不要吵,和人家调换,半夜,大家睡着了,他就抱着人家的臭脚使劲深呼吸。后来,别人发现了他的这个特殊爱好,笑话他,他振振有辞,我就喜欢闻那味道,你们说那是臭的,我觉得是香的,你们凭什么笑话我?!一语终了,听到的人笑弯了腰。笑是笑,以后谁没洗脚,就主动招呼他。有些懒人就养成了不洗脚的习惯,但喜欢闻脚臭的只一个啊,这个人就成了懒鬼们争夺同床的对象。


【这些东西他早就准备好了】
    有一个人,谈女朋友,谈婚论嫁了,对方突然中断恋爱,和一个大款好了,分手前,女朋友对他说,你是个好人,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你们结婚我给你送台彩电。他果然在不久以后找了个更好的,相处到情深处,这第二个女朋友发现要跟他生活一辈子将会很无聊,也和他分了手,因为他人非常好,第二个女朋友分手后对他说,大哥你以后结婚肯定要电脑,我给大哥送台电脑吧。谈第三个女朋友,要结婚了,这个人的女朋友说她什么东西都不想要,只想要台彩电看电视,要台电脑上上网。这个人就说,这些东西他早就准备好了。


【窗帘还没拉上呢!】
    有一个人,病了。是髋关节的病,医生给动了手术。因为病在髋关节,看病、手术难免会暴露私处,这个人觉得作为病人没了尊严,很是羞愤。手术后的第三天,医生来给他换药。他的病房是在六楼,窗外最近的楼也隔了五六百米远。医生掀开被子,伸手去脱他的裤子时,这人急了,喊道:窗帘还没拉上呢!


【你没看见我的气色比以前要好吗】
    有一个人,坐了地铁后,觉得地铁里的漂亮姑娘比公共汽车上的多。从此能坐地铁的时候决不坐公汽。他工作的公司只报销公汽车票,他觉得无所谓,他算了下,坐地铁后再倒趟公汽到公司比原来坐两趟公汽要省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能让他在地铁上连转两圈,这连转的两圈能多看多少美女啊!值,真值!报销共汽车票时,财务见他的车票少了一半,问他是不是搬家了。他没多想,回答说没搬,还是在以前的住处。财务变脸了,说,那你以前是不是拿了别人的车票来报销。这个人这才知道是坐地铁惹的祸,眼珠一转说,我是那种人吗?上个月起我天天晨炼,早上六点半起床,洗漱、吃完早点后就往公司这边慢跑,你没看见我的气色比以前要好吗?这都是晨炼炼的。


【和她一起到了18楼】
    有一个人,歌唱得好,人也漂亮,知道她的把她和宋祖英相提并论,她喜欢唱歌,工作却和唱歌无关。她住18楼。下班回家,进了她家所在的小区,就唱起歌来。她有个习惯,一首歌没到结束就不会停住。这就害了和她一起搭电梯的人,因为听她的歌,忘了按楼层按钮,和她一起到了18楼。要不是她经常恰到好处的一出电梯就唱完,恐怕还有些人会随她进她家。特别是那些有妇之夫们,常吃了她的亏,回家被老婆教训。时间久了,有妇之夫们就特意留心不和她同搭电梯。因此,和她一同到达18楼的,通常是来这栋楼串门的。


【那决不是以后儿子的模样】
    有一个人,吃花生,把花生米的红衣捏掉,掰开肉瓣,看见其中一瓣的底部有乳白色的微型叶芽。这个人见过花生苗,绿绿的,就是那微型叶芽放大N倍以后的样子。这个人若有所得,买了个高倍显微镜回来,关上门,手淫。把精液抹上载玻片,看,一条条蝌蚪在游。他马上就明白了,那决不是以后儿子的模样,自己犯了错。


【娘——子,开——门——】
    有一个人,1992年去世的,享年47岁。去世十多年来,松江村二十岁以上的人基本上都还记得他。他好酒,又学过戏,酒醉后又喜欢打婆娘,这样松江村的人就有好把戏看了。在外面喝醉酒回来,他就打婆娘,起先婆娘心疼他,挨打也要好好服侍他。后来打怕了,只要看到他醉酒,歪歪倒倒往家走,就关大门。进不了家,他就打门,“砰砰”几下,门不开,他就唱起戏调:“娘——子,开——门——”围观的人就轰笑。因为有这出戏,他在别家喝酒,别人是劝多不劝少。这就苦了他婆娘和他崽女,他们或是挨打,或是见别人围观而无地自容。他的死讯传开,人们才猛然觉得以前造了孽,去烧香磕头,见他婆娘“砰砰”捶打棺盖,这回人们听不到他唱“娘子开门”了,他婆娘和他崽女的哭声此起彼伏。


【樟油多香呀】
    有一个人,死了。他死前没多久,他们村里一棵要两人才能怀抱的樟树,也死了。此后,村里每死一棵大樟树,不到半月就要死一个人。村里大樟树很多,死一两棵、三五棵,人们并没在意。死到第八棵,人们想起来了,七棵樟树每死一棵都会死一个人!这回要死的是谁呢?!整个村子弥漫着恐怖的气氛。十天,半月,一个月,两个月,半年过去了,村里人平安无事。到九月,一个熬樟油的来了,以每棵两百元的价格向村里买下了全部死樟树。这个人雷厉风行,三两天就弄好了熬樟油的活计,樟油多香呀!村里的恐怖气氛慢慢被樟油香给替换掉。


【哪根神经一受压迫就会让人发出狗叫】
    有一个人,被汽车撞了,当时只是说脑震荡,在医院里呆了一个月,好了,像往常一样生活了。两年后的一天,他去理发。剪完发、洗好头后,发廊小姐就给他吹头。正吹着,突然“汪”地一声,发廊小姐吓了一跳,四下一望,没看到狗。重新打开吹风机,又“汪”地一声,这下发廊小姐听真了,这狗吠是她吹风机下的脑袋发出的。就问,怎么没事学狗叫。这人也缓过神来,是吗,是狗叫吗,是我在学狗叫吗?得到肯定回答后,这人慌了。此后,只要有风吹到了他的头,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汪汪”。事情传开,人们都把这当作笑话。这个人到医院检查,说是车祸后新长出的骨头压迫了神经。检查原因见报,不少人很为恐慌:哪根神经一受压迫就会让人发出狗叫?


【他现在开始学画画了】
    有一个人,母亲去世三年了。第一年,接二连三地梦见母亲。第二年,隔三差五地梦见。第三年,十天半月地梦见。今年是第四年,现在,到二月份,他梦见过两次。他很苦恼,不知多少年后,母亲会彻底的与他隔绝。他的记性不大好,他害怕有一天会忘记母亲的形象。他现在开始学画画了。


【哪里看得到啊】
    有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同住一间研究生宿舍。两人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如果不出意外,毕业后两人会各奔东西,后来认识他们中某一个的人都不会将他俩联系在一起。事情发生在一个周末,这个人出门半个小时后,想起手机和钥匙落在宿舍。回去取,敲门,在里面的那个人没反应,以为那个人也出去了。到隔壁宿舍,隔壁宿舍的窗台离他那个宿舍的窗台就一米的样子,脖子探出去,看见自己宿舍的窗子开着,就取了隔壁同学的床板搭在俩窗台之间。小心翼翼地踩着床板到了自己的窗台,一看,和他同住的那个人吊在天花板下,舌头伸出老长。这个人吓坏了,腿一软,竟往楼下跌了下去。那是五楼啊。这个人所在学校的门卫,是个老头,说几十岁了,这样的事还是头回听说。要去看,他走得慢,哪里看得到啊,救护车在他前面把两个明知救不活的人飞快的拉走了,好多人都没看到。


【无梦听起来总比同床异梦好】
    有一个人,睡觉就做梦,找了个女朋友,睡觉也做梦。女朋友每晚做梦至少有一个梦见他,他偶尔的会梦见女朋友。女朋友起床后就告诉他梦见和他怎么怎么了,他听着,说,没这么夸张吧,又梦见我,然后,告诉女朋友,他没做梦。偶尔的梦见女朋友,起床后他会抢先告诉女朋友。他自己也知道,有些相爱的人一辈子也没互相梦见过,在梦里爱过的,现实生活中可能老死不相往来。但他还是撒谎的时候多,毕竟无梦听起来总比同床异梦好。


【没买到票】
    有一个人,民工,广州的老板叫他第二天必须赶到,他到长沙后,没买到票,想从候车室补票进站,候车室门口站着的当兵的软硬不吃,这人想坐汽车太贵,蹭到出站口,出站口有两个铁路上的警察守着。这是晚上十点多,冷,出站的人稀稀拉拉,趁一个警察领着一个逃票的去补票时,这个人豁出去了,走到另一个警察面前说,你让我进去吧,我有急事。警察上下打量了他,问他是否真有急事。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让他掏五十块钱。这人掏了。进了站,不知道哪趟车去广州,站台上张望一会,怕被人逮着,又下到出站地道。一个扳道工见了,提着大扳手,走近他,问他是不是要上火车,是不是没买票,说他可以让他上车,只要他给五十块钱。这个人看了看扳道工,说,上车前再给你钱。扳道工答应了。两人往站台走。站台冷清,灯光微弱,这个人看见扳道工手里的扳手微微颤抖,怕了,说,我不上车了。噔噔噔,跑回地道。地道里另有三五个要赶火车的人。其中一个走过来对他说,那个人是不是要带你上车,要多少钱。这个人说是的,他要五十块钱,可我刚才进站掏了五十块钱了,我不能总掏冤枉钱。当得知跟他说话的人是瞅空从出站口偷跑进来时,这人两眼发出赞赏的光芒。


【还有人提着空桶等着】
    有个人,很久没爬山了。这天,趁着明媚的阳光,他去爬了。那是一座不高的山,但在他那个城里,乃至在他那个国家,还颇有名气。从西边的小道上山,迎面下山的,不少手里提着一桶水。桶原来是装色拉油的,洗净了,这个人很远就看出他们提的是水。这个人高兴了,想,我以后每天也来提水。水在哪里呢,这个人迎着提水下山的人走,没多久,赶上了提空桶去提水的人,他就跟在后面。走了三四分钟,前面提着空桶的人停下了,他看见三根铁管接着山坡上涌出的泉水,泉水再由铁管流入三个油桶里。每个铁管旁边,还有人提着空桶等着。这个人就在想这水到底是什么样的水。等了五六分钟,排在他前面的人装满水提走了,他把手伸到铁管下,凉凉地洗净了,再掬着,接了满满一捧水,送到嘴边一口气喝了。“这水也没什么特别呀!”他说。他后面的人有笑的,有不笑的。他一转身,紧跟在他后面的那个老人立马就把空桶送到了铁管下。


【前面的还不让座我就让座了!】
    有一个人,坐公汽。他上车时,车子最后一排还剩一个座位。他吁了口气,迈开逛街逛累了的腿走到了最后一排,在一个姑娘和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中间坐了下去。车每到一站,上来的都比下去的多,车里的气氛闷起来。到第五站,他看见一个大爷上来了,这个大爷戴着帽子、穿着棉衣,小心翼翼地往车子后面移。大爷一点一点移,前面坐着的还没有人起来让座,他急了,吼道:“前面的还不让座我就让座了!”听到他的话的人都扭头向后看。他涨红着脸。终于,前面有个人明白过来,起身给坚定不移地往后走的大爷让了座。


【麻雀的翅膀】
    有一个人,上街买菜回来的路上,感觉实在是冷,风迎面刮着,抬头看那天,好家伙,无数的麻雀盘旋着向西北方向疾飞。这是个爱凑热闹的人,加上从没见过这么多麻雀,一下子兴奋起来,把菜随手一抛,嘴一张:呜!撒腿也往西北方向跑。这人腿快,再快也没麻雀的翅膀快呀,没跑出五十米,麻雀无影无踪了,这人趴倒在地,仰天长叹:妈呀!你生我的时候咋不顺便给我生一对翅膀呀!


【黑色土壤上万物欣欣向荣】
    有一个人,他的天花板刷成绿色,墙刷成绿色,桌椅、床铺及其他一切器具都是深浅不一的各种绿,他身上穿的也是绿的,他是素食主义者,吃的是菠菜、小白菜、蒜苗、青椒、黄瓜、茼蒿、空心菜等,颜色也是深浅不一的绿。走进他的个人世界,你会发现,众多的绿色之下,就一样是黑的——黑色的大理石地板宁静、慈祥。他的解释是,黑色土壤上万物欣欣向荣。


【他和我们不是一家人】
    有一个人,和久未见面的大表妹、表弟、堂弟、大表妹的男朋友上街去玩。走在路上,一个下坡处,他从后面看见大表妹的衣服上有个帽子,再抬眼,看见前面的表弟穿着的也是一件带帽的上衣,堂弟也是,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也坠着个帽子。他再去看大表妹的男朋友的后背,发现他的衣服是不连着帽子的。过了两年,大表妹和她男朋友分了手,他得知消息后对大表妹说:那次我们去逛街,就发现他和我们不是一家人,没想到,果然!


【狗成了她最好的伙伴】
    有一个人,养了一条京巴狗,这条狗吃桔子、吃花生、吃肉、吃饭,跟人一样,能吃的都吃。这个人对她的狗非常好,两年了,狗成了她最好的伙伴。她到了谈恋爱的年纪,她把狗交给她的男朋友,说要出差。其实她也没出差,只是在她男朋友的视线中消失了一段时间。她是用她的宝贝狗检验她的男朋友,如果男朋友对她的狗照顾得好,她就继续和他谈下去,否则就此了断。


【透明的心脏】
    有一个人,他有一晚做梦,梦见自己的心脏是透明的。心脏不可能是透明的,他就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心脏好好的。几年后,他又梦见自己的心脏是透明的,开始他没在意,此后的两晚又梦见。他去了同一家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他患有缺血性心脏病。他急了,一把揪住医生的领口说,三年前你怎么没检查出我有这个病?!


【他不是张楚】
    有一个人,名叫张楚。有另一个人,名字不记得了。张楚有一首歌,叫做《姐姐》,是另一个人很喜欢听、也很喜欢唱的。另一个人原本没有姐姐,有一天,他有了。他曾打电话给远方的姐姐说,有一天他要在电话里给她唱《姐姐》。他欠他姐姐很多,他到现在还没给她唱《姐姐》,他现在想着想着,嘴里就在哼张楚的《姐姐》。他不是张楚,他的姐姐不是张楚的姐姐,他们的歌却是一样的。


【不会实现的愿望】
    有一个人,他的愿望是时间能够倒退1000年,他说他适合在那个年代生活。时间怎么会倒退呢?!这个人的愿望永远不会实现。关键是这个人不知道他的愿望不会实现,他50年前得了膀胱癌,他的不会实现的愿望支撑着他,他说愿望实现了才甘心与世长辞。


【他的快乐】
    有一个人,他从清扫垃圾中得到快乐。每天,他先清扫自己身上的垃圾,然后,使周围的垃圾,再然后,范围逐渐扩大。他一天到晚、一年到头都是快乐着的,因为垃圾不断产生,他自己身上的垃圾也不断产生。


【他的眼睛】
    有一个人,五官中就眼睛长得不好。好多人说,如果他的眼睛是双眼皮、再大一点、不那么陷进去,那他将非常的漂亮。他自己也这样觉得。但他还是很喜欢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知道,它们应该是现在这样。


【他化好妆后】
    有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这另一个人不喜欢他,他就费尽心思化装成另一个人,当然这是秘密的,在他想另一个人的时候,他化好妆后,坐在穿衣镜前端详。


【他喜欢穿各式各样的新衣服】
    有一个人,喜欢穿新衣服,他钱不多,也没路子赚很多的钱,他就去了一个衣服专卖店帮人卖衣。他喜欢穿各式各样的新衣服,于是他就不停跳巢,每个品牌的专卖店干一两个月就走。他现在还这样。


【母鸡看见你会唱一首很长的生蛋歌】
    有一个人,额上突然长了很多疙瘩。另一个人看见了,说,母鸡看见你会唱一首很长的生蛋歌。这个人不解。另一个人就“咯嗒咯嗒咯嗒咯嗒”起来,很像一只才生了蛋的的得意母鸡。


【他们从没吵什么大架】
    有一个人,即使是他妻子和他一起出门,他都要让他妻子也带上钥匙。他妻子说,你没病吧,你带了钥匙,我还带什么。他说,万一我们等下吵架,你生气要回去,我又不回去,你怎么办?他妻子就更说他有病,说是说,钥匙还是依言带上。奇怪的是,他们从没吵什么大架,每次都是同出同归。


【看走眼决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有一个人,下雨天,他跑到另一个城市,戴着帽子而不是举着雨伞,出门了。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这个陌生人在雨中走得兴高采烈的,看到他的人,都露出鄙夷的神色,有的还嘀咕:疯子!人们的反映与预料的没有两样,他摘掉帽子,对每一个经过他的人声辩:我不是疯子,我这样做,就是要让你们认为我是疯子,我要告诉你们,看走眼决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我只好早点到梦里去找人说话】
    有一个人,他的朋友越来越少,他能够找到说说话的人也越来越少,他现在上床睡觉的时间越来越提前了,他说,没办法,我只好早点到梦里去找人说话。


【他这两年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
    有一个人,他这两年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前年,他每天至少要打两个响屁,哪一天临睡前只打了一个屁,他就会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第二个屁“砰”地应声而出,他才放心,很快进入睡眠。去年,打屁的毛病忽然就好了,另一个毛病有了——每天至少两个喷嚏,他的喷嚏多响呀,啊唒!有一回在人行道上走着,旁边骑自行车的一个中年人听到他的喷嚏,惊得从车上栽了下来。今年呢,倒好,屁也不打,喷嚏也不打,他每天惴惴不安,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毛病会出现。

 

 
大大方方放屁 认认真真做人

挺有趣儿的笔记体小说,比余少镭写得好。
狼啊,你千万别堕落成人!

TOP

写诗的就是写诗的,处处皆诗眼。
很明显 南山有一棵最粗鲁的树

TOP

非牛同学好久没来了呀
做爱做的事

TOP

有意思。

TOP

有清人笔记之趣!
有时候想钱都想得发疯了 有时候不,就看看书

TOP

稿子有看头!不错。

TOP

,呵呵,写着玩的。
大大方方放屁 认认真真做人

TOP

谢谢大家喜欢:)
大大方方放屁 认认真真做人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现在短信小说很受欢迎的。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非牛的这个是他提倡的“纳米小说”
挺好的。在很多网站都看了。
Pig-Cow日志 ←点击这里 www.pig-cow.com

TOP

现实兄说的精确,纳米小说。绝!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有一些很好。四川有个叫张万新家伙的,写短的更是绝。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