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青石兑窝

青石兑窝   
文/段作文
我的故乡没有名山,却多石头。石头也无名石,多为沙子奇粗质地极软的泡沙石。别说用它们来雕龙凿凤,就是修房造屋打地基填马路也没多大用场。如果真要我说出故乡的名石来,恐怕也只有一种,那就是青石。青石光亮,没有条纹,石匠可以随心所欲地取材,要厚取厚,要薄取薄,要长取长,要短取短。青石不多,大都在河滩的上游,历经河水冲刷浸泡,外壳尽脱。所以石头的质地特别坚硬,沙细如粉,是乡人制作三宝的最佳材料。
川东农家所谓的三宝,就是擂钵磨子和兑窝。擂钵个小,不足半尺见方,整体方形,内有一拳头大圆孔,是舂擂姜蒜辣酱等佐料的工具,用得不多。磨子大家都知道了,那年月没有电,一家人的口粮就靠磨子辗细磨匀,如今只是被少数人家在嫩玉米出来时推点包谷粑尝尝鲜,就更少人家有了。而兑窝却是家家户户必须备有的。其形如擂钵,只是大了好多倍,专门用来打糍粑的。
我们乡下人八月十五不兴吃月饼,只兴吃糍粑。糍粑是选优质的圆体糯米用木质甄子生蒸后倒进兑窝里舂细打匀后捏成月亮般大小的饼子,然后拌上豆面而制成的。蒸米捏饼谁都会开弄,舂打糍粑必须由男人来完成,而且要体强力壮的中年男子才够劲。糍粑质地的好坏不仅仅取决于米质,更重要的是看舂细打匀没有。
我小的时候,家里特别穷,母亲又长年有病,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父亲。父亲是个远近闻名的石匠,农闲季节,就替人家打制三宝。三宝都是青石制成,青石又要到人迹罕至的青龙湾上游去寻找。所以那年月,父亲替别人家制成一个擂钵,就会得到十斤米面,供一家人吃上三天。要是制成了一副磨子或兑窝,就会得到三十多斤米面,供一家人吃上十天。
父亲年轻时,很有一把力气。记得我上小学二年级快放暑假时,河里涨了大水,水面高过青龙桥两米多。父亲居然把一个两百来斤重的青石兑窝背过了河。
后来制三宝的人家逐渐少了,父亲的手艺也很少派上用场了。即使偶尔有一两户人家要制个兑窝擂钵什么的,父亲打凿起来也非常吃力。因为父亲的身体已一年不如一年,力气也衰弱很多了。
父亲打了一辈子三宝,却没给自家留个兑窝。那时生活清苦,父亲是舍不得用那金贵的水田去种植产量极低的糯谷的。每缝中秋,偶尔有一两户人家端来一两个糍粑,父亲人来舍不得吃一口,全粘了白糖给我和弟弟吃。那时父亲常说,明年吧,明年种点糯谷,制副竞兑窝,让全家人把糍粑吃饱。
明年吧。明年。一年又一年,父亲却一直没有兑现诺言。我考上高中那年,父亲高兴极了,终于从青龙湾背回一大块青石,精雕细磨半个月,把兑窝打成了。父亲鼓励我说,好好读书吧,明年,咱们就有糍粑吃了。
转眼就到了第二年中秋。那一天学校本来是不放假的。我惦记着父亲的诺言,专门请了假回家。在我的想像中,父亲一定早就打好糍粑,拌好白糖豆面在大门口迎接我了。
谁知我回到家里,门却虚掩着,屋里也不亮灯,倒是病重的母亲长呻短呤着。母亲燃起油灯,泪汪汪地说:“今天过节,你爸说糯米好卖,一大早就挑去赶集了。”
我知道母亲的心里比我更难受。我止偏偏住泪水,悄悄地溜了出来。我来到老桃树下,那里有我日夜思念的青石兑窝。桃树光秃秃的,兑窝静静地躺着,里面有半窝枯水,三两片桃叶被秋风轻轻一吹,银盘一样的月亮就不见了。
这时父亲回来了。他轻轻拭掉我眼角的泪水,摸出一把皱巴巴的钱,笑呵呵地说:“我正准备明天给你送去呢!早知道你要回来,我该留两斤糯米。”
那时我还不太懂得父亲的意思,甚至还有点误解。当时我想,就算我不回来,你明天也要来学校啊,留两斤糯米打两个糍粑送来不一样吗?但是我无法说出口,这种念头也是一闪而过。
后来,我跟父亲什么话也没说,我们背靠背坐在青石兑窝上,他望着天,我也望着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突然咳了好一阵子,才缓缓地起身回到屋里,替母亲热了中药,合衣睡了。
直到我高中毕业,父亲也没替我打一回糍粑。那个青石窝,一年比一年陈旧。兑窝上的青苔,一年比一年厚实。青苔水做的,一到天冷水枯了,就“死”了,第二年春雨一来,又青绿地活了。
高考落榜的那年秋天,大概是中秋节的前十天吧,我背着简单的行李去深圳打工。鉴别时,父亲用火纸包了一个小包给我。父亲没说明里是什么,父亲只是说:“想家了,实在熬不下去了,就打开来看看吧。”
其实踏出家门的第一步起,我就非常地想家了。我想我的母亲,也想我的父亲,更怀念老桃树下那个青石兑窝。每次思念到极处,我就想把纸包打开,但每一次我又未曾打开。我知道那是父亲留给我的最为珍贵的纪念,我不敢轻易碰它。
一转眼就是三年。三年来为了能让父亲过上舒心的日子,我一直没回过家。我把工资的整数都寄回去了。
前年中秋节前,我就计划好了,等发了工资,一定帮父亲捎回一盒上好的月饼。然而就中发工资的头天夜里,也就是农历8月14的晚上,我却意外地收到了一个快递包裹,打开一看,是两个又圆又香的糍粑。
糍粑打得非常粗糙,甚至还能见到隐隐约约的饭粒。这时我才突然明白,当父亲有能力为我们舂打糍粑时,已经老了,已经没有那股劲头了。
我一边啃着父亲生平第一次为我打制的糍粑,一边打开那个纸包,里面却是一团干枯的青苔。我端来半碗水,把青苔往碗里一放,枯黄的青苔就鲜活了。
这时我才深深懂得,父亲想告诉我:人生就像兑窝上的青苔一样,时枯时荣,只要有口气,就会复活。
去年中秋前夕,父亲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从深圳赶回家时,父亲已经入棺,只有老桃树下的青石兑窝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我想,父亲在最后的日子,一定是一边念着我的小名,一边抚摸着这个青石兑窝吧。
今年中秋之后,我又回了趟老家。父亲的坟头光秃秃的,而老家的土屋门前,已是杂草丛生,青石兑窝上的青苔,也越来越厚了。

段作老一早就大鸣大放啊
常驻工作点:http://blog.sina.com.cn/m/ghh

TOP

今天梅林关没堵车嘛。

TOP

我骑的自行车。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不错,写得挺好的。
都读得差得儿掉眼泪了。
有时候想钱都想得发疯了 有时候不,就看看书

TOP

阿段真的不错啊![em12][em12][em12][em12][em12]

TOP

老段,原来我家门前的那叫兑窝啊,年年中秋我就想它,想围着他卖力的汉子们,想窝里白白细细的糍粑,便叫爸爸用高压锅擂糍粑。

TOP

阿段啊,下次写文章的时候落笔轻点,砸的心痛。
从明天起 做一个美丽的人 丰腴 妩媚 电眼闪闪 从明天起 关心皮肤和心灵 只有一次人生 面朝孤独 努力盛开

TOP

仔细看了。

感动!!!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阿段兄是湖南人吗?
读着很亲切。
让我想起小时候每逢八月十五吃糍粑的情景了。不过我们的糍粑,都是叔叔家做的。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相约去寻找共同的根 驾马狂奔_星星艾博客http://xingxingai.blogms.com

TOP

阿段是四川人吧,不过四川的兑窝跟湖南的兑窝差不了多少,没什么独特的创意。
同样的兑窝做出的糍粑,在阿段的嘴巴里咂出的味道就不一样。
常驻工作点:http://blog.sina.com.cn/m/ghh

TOP

那是关于父亲的一段记忆,所以每个人都会有感觉。

TOP

老段贴的东西太少了,多来几个。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要贴些更猛料的上来,让大家欣赏。
有时候想钱都想得发疯了 有时候不,就看看书

TOP

叫他回家翻翻箱底~~明天拿来~~~~~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阿段新来的?很猛哦,支持一下[em12][em12][em12][em12]

TOP

不要翻出他老婆的一些私人用品出来。
有时候想钱都想得发疯了 有时候不,就看看书

TOP

他老婆的没事,就怕是老情人的~~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很难说。
这年头。
憨厚如老段,也很难说也包了个二奶三奶的。
烟头就不会。
我晓得。
有时候想钱都想得发疯了 有时候不,就看看书

TOP

烟头是心有余而钱没得~~不然不是这样~~~[em10][em10]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钱也有几个的。
只是腰不太好。
有时候想钱都想得发疯了 有时候不,就看看书

TOP

这种事就指望老段去干了。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哎呀,老段同志被你们这样说看来是说不清啦[em09][em09][em09]

TOP

这就是包装嘛~~~~~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哦,包装啊?有点懂啦。不过今天下班后他跟他老婆可能说不清啦[em09]

TOP

包装成文化公司总经理,他老婆高兴还来不及哪~
我家洗手家间的对联: 上联:英雄豪杰难免屈膝弯腰; 下联:忠贞烈女也要宽衣解带。

TOP

要请个包装高手。
有时候想钱都想得发疯了 有时候不,就看看书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