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读书,想说爱你不容易!

文/金星狼

    昨日午间,收到网友四张以校园图片为主题的明信片,有宽阔明洁的学院大门,气势恢宏的名棣教学楼,别致淡雅的逸夫图书馆,恬静温馨的校园小公园。色彩明丽,惋约经典,给人以悠远的诗情和画意。

    晚间上QQ聊天,有位老师又来了句:“你来我们学校吧 ! 深造一下 , 再去打工   。”一瞬间万千感慨涌上心头,那不仅仅是浓浓的学子情结,更有对人生经历的无奈和梦想的艰难!

    我想,我也许会失眠的,时刻向往的校院生活早已飘逸尽经年流离的梦里,一份憔悴破碎的心在现实和梦想间举步唯艰,能有机缘在别人的校门前感受一阵高雅的书香氛围已是很奢侈的事情,我又怎敢奢望今生能与校门与课桌再次结缘,一切的一切,也许只能在梦里。

    但我却没有失眠,一夜都是千奇百怪的梦,所有的梦都与学习与学校无关,梦里最清晰的章节是在叔叔窑洞门前的沟坡地里,坡上是满坡的剌槐,所有的槐树都站立出冬天般的枯秃枝丫,梦境却温暖和馨,富有无尽的诗意,尽管槐树上没有一片叶子,槐树下的苜蓿芽却快活生动的舒展着苍青含粉的叶子,我的一位堂弟手抱一根水管尽心的喷洒,苜蓿间夹杂着许多雪白如帽的小蘑菇,我采啊采啊采,采到的蘑菇却总是那么干瘪……

    梦尽的时候,人总会回味起梦里的情景,我不明白那块沟坡地是第几次走尽我的梦里了,它已常做为我梦的背景,只是这背景里总出现令我伤心的人和事,包括那位因患白血病而早已离去的堂弟和多病未娶中年悬梁的小叔!

    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一个已近而立之年的男人,怎么那许多的梦境总让在童年里徘徊,如果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话,我从来未曾幻想过自己年轻,相反从十多岁出门打工,我就一直感觉到自己比别人成熟,一颗苍老的心态早在我的思想深处植根!

    当然读书的梦是不会泯灭的,从九二年的西安到九三年的兰州,一路到这个我呆了近十年的城市深圳,我做过许多的工,变换过很多的单位,从基建小工、锅炉工、卖菜卖雪糕的小贩到车间作业员、仓库管理员、广告业务员……,我深刻体会到的不只是低学历对我人生质量的影响,更多的周围环境留给我的失意。

    在兰州时,有机会总会去西师大或兰大的校园里走走,虽然那里没有我认识的人,也不会有我的故事,但我喜欢校园那种浓浓的书香氛围,在我的梦里,它曾月宫般的遥远,可当我能有幸步入其间,走在花木葱郁的鹅卵石道间时,一种自慰的满足感会油然而生,尽管总会有些莫名的惆怅与失意纠缠,但十多岁的我总会有了一个天真的感念:“我曾进过大学的校园”!

    在深圳时,我曾参加过一些短期函授,但说是去学校学习,那是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有几次去社区的成教中心门前盘旋,最后却一次次放弃,即使象有人说的是混一张文凭,那仍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和时间空间!

    但任岁月变迁,时光流转,我从未放弃过与书为友,时时相伴。也许兰州桃花村的村民中,至今仍有人记得一个整日抱着书本吹着口琴卖菜的小男孩,而我也仍然记得,初次南下时抱着半蛇皮袋的旧书坐在列车尾地板上被一个老太太误作学生时发出的那一番感慨。

    有人说:“如果你在摇篮里感到幸福,请别忘记摇蓝旁的母亲!”也有人说:“熟悉的路边没有风景!”许多身在校园的学子可能很少感知到读书的快乐和幸福,即使一句“学到用时方恨少”对他们来说也会是老生常谈,但即使在今天优越的时代环境里,他们平凡的生活仍会有许多人期羡,而我更是时刻有梦,但也许终生难圆。

    人生不易,对于读书来说,是否也可以套用那句老话:“想说爱你真的不容易!”真的,不容易 ,尤其是你已远离了那个花季!
我以佝偻的姿态站立成煞人的风景,流离都市旧梦如风!

现在读书挺简单的了,想读就读,有精力就行。爱不爱那是另一回事
Pig-Cow日志 ←点击这里 www.pig-cow.com

TOP

楼上果真人如其名
昴:二十八宿之一,西方白虎七宿第四宿,四星

TOP

返回列表